骚鸡之城

本地虽然身处内陆,四面环山,但民风并不保守,从不落后于时代潮流(甚至主动创造时代潮流)。尤其两性或者同性作风问题,那就是妥妥地大步将国内同类城市甩在身后。不管是北方城市(除了北京),还是南方城市(除了

“淡淡烟草味道”

有一首古早的惨情歌,叫《味道》,里头有一句歌词叫做“想念你……手指淡淡烟草味道”。小时候真的觉得,这应该是一股,好闻的味道吧……年轻时候我倒是抽过烟,没有烟瘾。而且那时候为了追求“酷”感,只抽劲儿大的

教得开心学得快乐

之前说过道馆新请来了柔道和摔跤的教练为馆内学员补习摔法。柔道课我基本上都去上了,深感摔法各种漂亮。摔跤的教练也很靓仔,还是赏心悦目。但是我没有合适的训练搭子,不太好练,所以去了两节课就暂时没去了。摔跤

boring 时代

《致命女人》大家当然已经看了哈?(以下会剧透。)有没有觉得最闷的就是新时代的三人行?想想看,50年代末的贝丝安设计弄死了老公顺便和小三养娃过起准百合妇女的生活,70年代一起搬到纽约去了;70年代末的西

鄙视链

关于女拉拉们的鄙视链我想不必多说,随着时尚的变迁,它的顺序时而这样,又时而那样。早几年的时候是铁特位于生物链之首,最纯最正,长得娘炮点的都会被鄙夷为不够革命党,“时刻准备着”要去找男人嫁。这几年风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