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网络时代的意识没跟上后网络时代的现实

大概是一直以来都有种幻觉,觉得自己的博客从不对外宣传,只维持小圈子内流通,于是开心地写着各种八卦。但是,现实给我上了一课。又把我的毛给吓立了。这些八卦,如果是认识我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写的是什么,所以,我只能把现在所有的文章都隐藏掉,泡菜坛挂在主页上的链接也取消了。此前几次博客主机宕机,更换空间更换域名更换博客程序,倒是为这一次减少了不少工作量。以后我大概会采取这样的形式,也就是照常更新,但每次更新的时候,只保持有限的文章数量,比如只保留一个月内可见,就跟朋友圈三天可见...

摔揉一体

先讲个笑话。我的拳击教练有时会给我们示范讲解“怎样将拳击的道理用到其他格斗术上”。对此我毫无疑问是认同的,毕竟格斗术的大道理确实都是通的。他知道我和我师姐也练柔术,比较起来呢,我脑子转得快又好玩一些,所以常爱让我配合他做示范。但我每次配合,都配合得他很尬。前几天训练,他在讲怎样用前手拳格挡对方的攻击,突然又心血来潮,对我说,“来,你来抱摔我。”我教练176的身高,好在不是特别壮,算是偏精瘦,但我一个侏儒国来客,拦腰抱他肯定没戏。但他当时站的是拳击步,左脚在前伸着,于是我...

这也不能写,那也不能写

唉,家国大事不能谈,私人八卦没法谈,虽然手里有米,还是巧妇难为。 只有写哈妈老汉儿。 上一代的中老年,政治立场大约分为两种,一种是革命的,一种是很不革命的。我妈当了一辈子又红又专的先进分子,虽然也吃过社会的亏,但对上一代人建设社会主义的愿景,始终秉持美好的憧憬。她年轻时在革命气氛浓重的帝都长大,见识过有着身居高位父母的同学,起初衣着朴素行为低调,革命的热潮一来就扎上巴掌宽的皮带,要干掉那些“反动分子”的狗头,所以直到现在,仍奉行国家大事上谨言慎行的行为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