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不能写,那也不能写

唉,家国大事不能谈,私人八卦没法谈,虽然手里有米,还是巧妇难为。

只有写哈妈老汉儿。

上一代的中老年,政治立场大约分为两种,一种是革命的,一种是很不革命的。我妈当了一辈子又红又专的先进分子,虽然也吃过社会的亏,但对上一代人建设社会主义的愿景,始终秉持美好的憧憬。她年轻时在革命气氛浓重的帝都长大,见识过有着身居高位父母的同学,起初衣着朴素行为低调,革命的热潮一来就扎上巴掌宽的皮带,要干掉那些“反动分子”的狗头,所以直到现在,仍奉行国家大事上谨言慎行的行为准则。

我爸呢,生在蜀地,典型的逍遥派,干事梭边边,年轻时上面让发表意见,那是坚决不说话,可是到了老年,一说到政治,两眼放光地要发表让人尴尬的意见。我说让人尴尬,倒不是说他的立场让人尴尬,而是,随着社会的车轮轰轰往后开,普通人如我,会觉得对陌生人发表有关政治的见解十分不妥当。我爸呢,一开腔就开不正确不红不专的腔,我还得在旁边小心地给他往后扯扯。

那天带着爹去医院复查,眼睛手术做得十分成功,他又恢复了亢奋的劲头。坐在医院走廊候诊室,看着周围人来人往,他对我说,“你说我们这个医疗制度啊,blabulala……”(此处省略无数字。)

我说,“爸爸,这医疗制度确实不够完美,这么多人我也觉得挺烦躁,可是您看,您也就是一个普通退休职工,跟你一起做眼睛手术的,隔壁床就有真正的农民,给你们动刀的是全国一流的医生,虽说您花了一万块钱,可我们一没找门路,二没塞红包,我觉得吧,怎么算也不能算是太糟糕。如果全民免费医疗,我觉得有可能还不如现在。”

“可是他们明明能做得更好。”我爸固执地说。

“爸爸,放眼全球,能做得更好的是哪些国家呢?同样有着13亿人口的印度,肯定没咱们做得好;美国医疗制度的问题那就太大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比咱们好,反正您要是生病了,立刻挂号是想都别想,而且也花很多钱;英国的医疗制度,以前挺好,现在也有问题。日本勉强算不错,北欧诸国应该是好的,可别人不是又富裕又人少吗?这么算来,我国反正不是垫底的。您的眼睛治好了,我就很满意。而且,我觉得,13亿人口,怎么做,都会有问题,虽然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更好。反正在人口方面,能和咱们对标的只有印度,您想去印度试试吗?”

我妈也帮腔说,“是啊,你就收敛收敛,让排队就排着。”

我爸消停了一会儿,又开始说,“你说HK这事儿……都是些街娃儿,能成什么事?”

我觉得我实在不能拦住老父亲聊政治的欲望,可好在我读过一些历史,我说:“爸爸,HK的事儿我实在不熟,我们聊聊中国历史上的民间运动哈。那就算是农民起义吧,刘邦,跟后代那些农民起义的比起来,算是比较正常了。黄巾军的暴逆,历史上有记载。稍微晚近点的,李自成?张献忠?太平天国?义和团?您觉得哪一个好点?挑一个?”

我爸沉吟了半晌,说:“好像都,不太正常。”

唔……

我们的对话在左右摇摆的立场之间,横贯中西纵贯历史,终于!医生出得门来,把我爸叫了进去。我也总算,长出了一口气。再跟他说下去,我都会觉得自己越来越粉。

标签: none

已有 13 条评论

  1. xiaoyin

    为巧妇打call!

  2. 时间是什么

    看了你一番话,心里舒服许多了呢。哈哈。

  3. 路过

    在英国看完病以后觉得这边的医疗环境实在比国内高了不知道哪里去了。最关键的差别不是医疗技术,而在于系统科学的公共卫生政策,医疗理念,对病人的关怀,对人的尊重。

  4. tim.

    是的,英国医疗制度之前看到的都是赞声。但后来也看到不少人的抱怨,我自己没去看过,所以也不好评价了。

    医疗的理念,对病人的关怀,对人的尊重,哈哈哈,在国内说这些就是个笑话。我们还是仅局限于“生了病能找地方治”的层面吧。

  5. messer

    为你跟人交流的耐心和能力鼓掌!

  6. tim.

    没有,这也是多亏了是我爸,要是别的人我直接就走开,这种老愤青我避之不及好嘛(当然,碰到老五毛,也得赶紧躲得远远的)。

  7. 下雨天

    我自己今年动了个手术,在帝都最大的几个医院之一,其实还好,全程感觉还行,不过可能也是因为找了各种关系。

    有个同学移民加拿大了,必须要动一个大手术,在美国、加拿大和国内之间选择不定,最后还是决定回来做。还有一个朋友的孩子,说他们学校一个同学长了个淋巴瘤,加拿大的医生手术打开,搞半天说切不了,搞不定,最后还是回国内做了。

    但是又有好多富豪级别的,比如我另一同学,资产不知道几个亿的,有啥病都跑香港和国外去看。

    以上没任何评判,就是说一些现象。

  8. 哈哈

    重点在第一段

  9. tim.

    国内各大公立医院,在治疗常规病甚至疑难杂症的层面,确实是有一套的。尤其开刀这些,每天几台几台手术的做,技能的娴熟毋庸置疑。国外的医院,患者不可能达到这个数量级。

    但在“医疗的理念,对病人的关怀,对人的尊重”上确实差得远,每天看几十号病人,谁都会累个半死,没有好脾气。在国内的医疗体制下,基本上是把医生当成高级版的流水线工人(甚至可以说是牛马)在使唤。

    有钱人只要到了不在乎钱的层面,理应拿着钱去享受高级的待遇。

  10. 住院

    之前长了个瘤,还好是良性的,手术就没什么大问题了。在魔都住院一次,有深刻体会。

    没任何关系,等床位。瑞金告诉要一周,华山告诉要一两个月后,都排了号,瑞金通知得早,就去了,还是要在走廊住一天。然后,都已经出院一个多月了,华山打电话说可以手术了……

    瑞金医生说,你这种手术,我们每年做一百多例,放心。完全是手到擒来的感觉。

    老家的医院都是巴不得住院时间越长越好,一线城市的医院,真是,巴不得你好了就赶紧出院挪床位,除非是重大疾病,否则基本术后一周就出院了。

  11. messer

    听听,你跟保洁阿姨的交流能力也是我望尘莫及的。

  12. tim.

    美莎,是真的蛮有意思啊,就感觉是从来没接触过的世界。不是都说好的创作者要观察生活咩?我虽然算不上好的创作者,wannabe的创作者要算一个嘛。嗷嗷嗷。

  13. messer

    对嘛对嘛!我记得我那个奥地利朋友写家族故事的时候,他也差不多是那么说吧。道理我都懂...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