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得开心学得快乐

之前说过道馆新请来了柔道和摔跤的教练为馆内学员补习摔法。柔道课我基本上都去上了,深感摔法各种漂亮。摔跤的教练也很靓仔,还是赏心悦目。但是我没有合适的训练搭子,不太好练,所以去了两节课就暂时没去了。摔跤在我国的推广真是比较惨淡,对身体素质的要求的确也很强。一个压膝打入的动作,柔术里也有,但平常大家也就是热身时练练,摔跤是一整节课都练那个动作,练完了膝盖简直受不了。教练也说自己之前开馆,来了个40多岁的健身房学员,他都有点不敢教,怕伤着。所以这么多年来,摔跤很少有商业馆敢开...

boring 时代

《致命女人》大家当然已经看了哈?(以下会剧透。)有没有觉得最闷的就是新时代的三人行?想想看,50年代末的贝丝安设计弄死了老公顺便和小三养娃过起准百合妇女的生活,70年代一起搬到纽约去了;70年代末的西蒙妮日了小狼狗陪着同性恋老公安乐死,到了新时代还能有小狼狗当司机当陪伴,这都是何等带感的不同寻常的人生啊!可是!新时代的“女权”主义律师和她吸毒成瘾的丈夫携手3P又把小三弄死,最后回归传统生活,我的表情当然只能是,哈?哈?哈?所以这个故事的没劲,其实是来自它背弃了整部剧本意...

鄙视链

关于女拉拉们的鄙视链我想不必多说,随着时尚的变迁,它的顺序时而这样,又时而那样。早几年的时候是铁特位于生物链之首,最纯最正,长得娘炮点的都会被鄙夷为不够革命党,“时刻准备着”要去找男人嫁。这几年风水流转,长得娘炮的翻了身,铁特成了不受欢迎的人。但从另一个视角来看,在追求链上,永远是“外表女性化的”最受欢迎,实在是僧多肉少之故也。情形类似本地男同志们里0多1少,大家需要组队北上找1。另有段子说,实在找不到1,大家也会努力地让自己0.5起来。这几年我又发现一个现象,也很有趣...

入乡随俗weirdo

亲爱的美莎带着她的男人回国来探亲。我们开心地碰了头。碰头之前,美莎说,我们去找地方喝酒啊!我说,好,喝什么酒?美莎说,喝啤酒。于是我就找了个喝精酿的地方。美莎看了看,觉得不够满意,“外国友人来,能不能不走这种高端路线?人家是外国友人呢!我们还是来个传统的川式露天烧烤啤酒?”我……好吧,无疑是可以的。等到碰头坐下,外国友人四处打量,露出一种牙尖的“咦~?”的表情,还问我,“你们朋友之间来这种地方喝酒吗?”我也露出了一个牙尖的“咦~?”的表情,说,“美莎说要选传统川式露天烧...

战斗力

每回滑铁卢事件结束后,都有一个百无聊赖的过渡期。倒不是说是真正的百无聊赖,实际上整个日常生活都是照旧的,但心理上总有一种“唔,好无聊”感。类似过山车没得坐了而略感失落。所以这一阵,只要有人约我去锻炼,我都踊跃参与,连续一个星期就没消停,不光往常的课照上,还试了新开的摔跤和柔道课,摔得那叫一个东倒西歪。柔道课的教练据说是现役国手,一本投出要多帅有多帅,但受身没受好的话,真的太痛了。热身时也是各种跳跃翻腾,比平常柔术课速度快得多。(听说两人都腿上韧带有伤正在养,不禁感到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