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

教得开心学得快乐

之前说过道馆新请来了柔道和摔跤的教练为馆内学员补习摔法。柔道课我基本上都去上了,深感摔法各种漂亮。摔跤的教练也很靓仔,还是赏心悦目。但是我没有合适的训练搭子,不太好练,所以去了两节课就暂时没去了。

摔跤在我国的推广真是比较惨淡,对身体素质的要求的确也很强。一个压膝打入的动作,柔术里也有,但平常大家也就是热身时练练,摔跤是一整节课都练那个动作,练完了膝盖简直受不了。教练也说自己之前开馆,来了个40多岁的健身房学员,他都有点不敢教,怕伤着。所以这么多年来,摔跤很少有商业馆敢开的。(据说北方中国跤开展得好,我在围脖上看到天津大爷们摔中国跤也很好玩。但南方确实没有这个。)

比较起来,柔道好一些,毕竟是日本的国民项目,人家早总结出来一整套普通人也能练的路数。本地柔道馆还是开得有几家。即便如此,教练来我们馆教了以后,我也能感受到她们的喜悦。毕竟大家都有些训练基础,很多动作一点就明白,跟普通什么也没学过的人比起来,教学难度不知道轻松了多少。

我记得第一次试课时她们带练的热身,柔术课上也练过一部分,但柔道的是升级版。比如柔术里,我们一般就练练后滚翻,接双手撑地起,柔道是后滚翻接直腿立起。前者那动作我都是练了大半年之后才能接,现在也只能勉勉强强并腿屈腿立起,爆发力不够,直腿立不起来。

还有头顶地绕着跑360度,妈呀,我腰不够好,绕到背面就塌了。

虽然才上了几节课,我还是觉得大有收获,一直以来觉得有所欠缺的的受身也全部重新学过,真的很好。感觉上,柔道和柔术简直该重新合为一体才对嘛,站立有摔法,地面有寝技,齐活。像ADCC赛制下的降服式摔跤,基本就是把自由跤和nogi下的柔术结合到了一起。柔术和柔道能结合到一起,那就是有道服版的了。

boring 时代

《致命女人》大家当然已经看了哈?(以下会剧透。)

有没有觉得最闷的就是新时代的三人行?想想看,50年代末的贝丝安设计弄死了老公顺便和小三养娃过起准百合妇女的生活,70年代一起搬到纽约去了;70年代末的西蒙妮日了小狼狗陪着同性恋老公安乐死,到了新时代还能有小狼狗当司机当陪伴,这都是何等带感的不同寻常的人生啊!可是!新时代的“女权”主义律师和她吸毒成瘾的丈夫携手3P又把小三弄死,最后回归传统生活,我的表情当然只能是,哈?哈?哈?所以这个故事的没劲,其实是来自它背弃了整部剧本意想要赞美的自由传统。

我们眼下所身处的21世纪10年代,是回归传统和保守的年代。一来,从20世纪50年代掀起的心向自由的浪潮,冲到此时此刻,能玩儿的花活儿都被玩遍了,人心思变;二来,20世纪90年代出现的通讯网络新技术,许诺要带给我们的更大的自由和更大的平等,可到了21世纪10年代末,这种梦想是彻底破碎了,新的技术成了技术巨头公司和大政府手里的强大武器,作为个体的人受到消费社会更大的桎梏,无路可选之下,人们憧憬起了传统。

任何一个还对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最初10年那种带着向往的生活稍有记忆的人,都觉得最近这10年的年轻人似乎没什么劲。前几天看一篇马伊琍的采访,马伊琍说到自己20多岁的时候:

二十多岁的时候我们都在拼命地谈恋爱,大家吃饭时就是在说话,没有人看手机,有很多话题去聊。有特别丰富的思想,每天都有碰撞,每顿饭都很开心,有很多收获。可是现在大家吃饭就是在玩手机,好像人跟人之间并不需要太多的交流。现在的年轻人好像也不太热衷于谈恋爱,这个我还挺不能理解的,我觉得有点浪费他们的大好青春时光。

[原文点此](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47612992862060194&wfr=spider&for=pc

即便还渴望谈恋爱的年轻人,追求的也大多是“平稳的生活”,“安定的过日子”。可劲了造作的人越来越少。(说时迟那时快,我点开了《我爱我家》重温起了那一辈儿的年轻人:志新和燕红。)


跑个题:说到“女权”主义者,那天跟美莎聊天时,我们聊到类似的一个例子。我们都觉得例子中的人,大事上非常不糊涂,工作上对自己也有良好的判断力,但也像这部剧里的律师一样,一进入个人生活,就变得免不了让旁人惊讶:“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女权’主义者,呢?”不少人对剧中律师的选择感到困惑,我觉得一点也不困惑,的确就是那样的。


鄙视链

关于女拉拉们的鄙视链我想不必多说,随着时尚的变迁,它的顺序时而这样,又时而那样。

早几年的时候是铁特位于生物链之首,最纯最正,长得娘炮点的都会被鄙夷为不够革命党,“时刻准备着”要去找男人嫁。这几年风水流转,长得娘炮的翻了身,铁特成了不受欢迎的人。

但从另一个视角来看,在追求链上,永远是“外表女性化的”最受欢迎,实在是僧多肉少之故也。情形类似本地男同志们里0多1少,大家需要组队北上找1。另有段子说,实在找不到1,大家也会努力地让自己0.5起来。

这几年我又发现一个现象,也很有趣。那就是从自信心的角度来说,女性化的女拉拉们,不管长得怎么样,要自信得多。昂首挺胸,自由自在地骚浪,不愁没人追求。稍微中性点的女拉拉就……各种自卑和欠自信。

单纯从做事风格来说,我喜欢自信的骚浪贱货,但从审美上来说,我喜欢长得好看的,往中性和强势靠的女性。但是,天知道为什么很少有中性好看自信的骚浪贱货。(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中性好看自信的骚浪贱货不喜欢我这款,所以人家就算骚浪也不会到我面前发。)

此外,女拉拉们对“女性化”的要求是要高于直男的。我们道馆有几位女学员,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剪了短发,加上又喜欢运动,自然显得飒爽硬朗一点。道馆里的直男们可没嫌她们不够女性化,反正人家不是开心地嫁了,就是有追求者,而我的姬友们,看到别个是短发,就叽叽喳喳地说,“她是不是?什么?她居然不是?她这么特居然不是?”有时候,我简直恨不得翻一百万个白眼。

(当然,道馆里也有一些装束奇怪得不行的已婚妇女,短发中性自不待言,还衬衣内扎,并把一大串钥匙别在裤子的皮带袢上,夏天穿夹脚凉鞋大裤衩。我完全是单纯地从审美上瞪大我的小眼睛:拜托,现在2019年了喂!)

入乡随俗weirdo

亲爱的美莎带着她的男人回国来探亲。我们开心地碰了头。

碰头之前,美莎说,我们去找地方喝酒啊!我说,好,喝什么酒?美莎说,喝啤酒。于是我就找了个喝精酿的地方。

美莎看了看,觉得不够满意,“外国友人来,能不能不走这种高端路线?人家是外国友人呢!我们还是来个传统的川式露天烧烤啤酒?”

我……好吧,无疑是可以的。

等到碰头坐下,外国友人四处打量,露出一种牙尖的“咦~?”的表情,还问我,“你们朋友之间来这种地方喝酒吗?”我也露出了一个牙尖的“咦~?”的表情,说,“美莎说要选传统川式露天烧烤啤酒呢。我们自己当然偶尔也会来。”外国友人给出了“唔”的回应。

过了一会儿,美莎离开一下,我对外国友人说,“所以你并不想感受传统的川式露天烧烤啤酒?”外国友人说,“我只说要去个hip and cool的地方,并不是要求‘传统川式’的呀。我和她(美莎)审美有点不同呢。”

我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等美莎回来了,我向她表示,你男人说不要坐在这种传统川式露天烧烤店。美莎皱眉说,“你不是说要去那种cool的地方吗?”我说,“他说的cool好像跟你说的不是一种。”

唔……

后来换了地方,我们继续聊起这个话题。我说,“我记得美莎到德国以后,超喜欢抱怨吃香肠这种德国习俗。但凡不在她审美象限的人,一概称之为,‘他们都是吃香肠的~!’”

外国友人说,“我虽然也是个德国人,可我对吃香肠从来无感。然而美莎是个weirdo,我们约会的时候,她居然安排我们一起去吃香肠!”

我?!

美莎说,“我不是要入乡随俗吗?!”

说到weirdo,美莎说,很多年前,她曾在涪陵附近碰到过,照常理推测是彼得·海勒斯同事的两位外国女性。那时候会深入中国腹地的外籍人士,那当然必定是weirdo,一路上都用小玻璃罐子吃着毫无味道可言的白米饭糊糊。猜想起来,应该也是一种因为想要入乡随俗又对其他食物略感惊恐而做出的反应。至于她男人,一个发达国家的知识分子,年轻时自然也是weirdo,到南亚类似涪陵的偏僻地方待了不短时间。

话题就此飘向了远方。为了照顾外国友人,我跟美莎使用了我们并不太熟悉的英语,每当想要形容一些不太日常的场景就,宕机。然而在这种情形下,我们居然牙尖得把互相都认识的人一一牙尖了个遍,实在是weirdo之极了。

战斗力

每回滑铁卢事件结束后,都有一个百无聊赖的过渡期。倒不是说是真正的百无聊赖,实际上整个日常生活都是照旧的,但心理上总有一种“唔,好无聊”感。类似过山车没得坐了而略感失落。所以这一阵,只要有人约我去锻炼,我都踊跃参与,连续一个星期就没消停,不光往常的课照上,还试了新开的摔跤和柔道课,摔得那叫一个东倒西歪。

柔道课的教练据说是现役国手,一本投出要多帅有多帅,但受身没受好的话,真的太痛了。热身时也是各种跳跃翻腾,比平常柔术课速度快得多。(听说两人都腿上韧带有伤正在养,不禁感到专业运动员是何其辛苦。)

还有朋友约我到另外的柔术馆去串馆,我也叮叮当当地去了,结果赶上他们备赛训练,我跟两个轻量级的小伙子各练了两轮,一个人57kg,一个人60kg,柔术都没练多久,但之前练过别的格斗术或者有训练基础。虽然四轮最后都以我撇成功告终,但真的太累了,回家路上骑车腿杆都在打闪闪那种累。

这基本上就是我能力的极限了,体重差异再大的话就没得整了。之前听教练说,同体重级别下,一个全盛期的女子柔术黑带,战斗力也就相当于一个火力全开的男子蓝带。早几年还在国外的论坛上看到,就在隆达·罗西打UFC比赛的全盛期,跟她同一个道馆训练过的男子紫带就说,自己能够降服隆达·罗西。

我提到这个是因为,微博上有个女子防身术博主,我经常看到她发的内容。她本身体格比较大,体脂也不低(类似女子大级别摔柔系选手的体格类型),甚至还患有某种妇科疾病,一直在吃激素药物治疗(体脂不低很可能跟这有关),经常会有讨厌的人到她微博下面留言,嘲讽她这,嘲讽她那。

我每次看到心情都有点矛盾,首先,我觉得搞点科普没有错,我也认同女性能做到很多运动技能,比如引体向上之类。但是,练过的人都知道,她说的很多内容(尤其是跟格斗相关的部分)是不对的。

总之想练什么格斗术就去找专业的教练学,这才是正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