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视链

关于女拉拉们的鄙视链我想不必多说,随着时尚的变迁,它的顺序时而这样,又时而那样。

早几年的时候是铁特位于生物链之首,最纯最正,长得娘炮点的都会被鄙夷为不够革命党,“时刻准备着”要去找男人嫁。这几年风水流转,长得娘炮的翻了身,铁特成了不受欢迎的人。

但从另一个视角来看,在追求链上,永远是“外表女性化的”最受欢迎,实在是僧多肉少之故也。情形类似本地男同志们里0多1少,大家需要组队北上找1。另有段子说,实在找不到1,大家也会努力地让自己0.5起来。

这几年我又发现一个现象,也很有趣。那就是从自信心的角度来说,女性化的女拉拉们,不管长得怎么样,要自信得多。昂首挺胸,自由自在地骚浪,不愁没人追求。稍微中性点的女拉拉就……各种自卑和欠自信。

单纯从做事风格来说,我喜欢自信的骚浪贱货,但从审美上来说,我喜欢长得好看的,往中性和强势靠的女性。但是,天知道为什么很少有中性好看自信的骚浪贱货。(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中性好看自信的骚浪贱货不喜欢我这款,所以人家就算骚浪也不会到我面前发。)

此外,女拉拉们对“女性化”的要求是要高于直男的。我们道馆有几位女学员,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剪了短发,加上又喜欢运动,自然显得飒爽硬朗一点。道馆里的直男们可没嫌她们不够女性化,反正人家不是开心地嫁了,就是有追求者,而我的姬友们,看到别个是短发,就叽叽喳喳地说,“她是不是?什么?她居然不是?她这么特居然不是?”有时候,我简直恨不得翻一百万个白眼。

(当然,道馆里也有一些装束奇怪得不行的已婚妇女,短发中性自不待言,还衬衣内扎,并把一大串钥匙别在裤子的皮带袢上,夏天穿夹脚凉鞋大裤衩。我完全是单纯地从审美上瞪大我的小眼睛:拜托,现在2019年了喂!)

标签: 鄙视链, 0.5

已有 8 条评论

  1. blue

    我作为一个“女性化”的女同性恋,对拉圈对T的鄙视很是厌恶。诚然审美喜好是个人的事,但这种集体的鄙视倾向我认为不只是萝卜白菜那么简单。

    找女性化的拉拉,因为“看着正常”。两个女性化的女性在一起不会秒被怀疑是搞同性恋,特别T的就会秒出柜,感觉都好怕的样子。

    我非常怀疑那些特别鄙视T的拉拉都是恐同的。自我认同的耻感还没有消除,特别害怕某些标签。

    在“正常”的基础上,要“美美的”,我就更不想吐槽了。

    那些普通的、不时尚的、老了的、贫穷的同性恋,是不被看见和刻意抹去的,虽然人类社会一直是这样残忍,念之所及还是会觉得抱歉。

  2. Ava

    我完全不恐同,但也不好长的不好看又不捣持的T呀,哈哈哈,所以关键不在T,在长相和打扮啦。

  3. 情报

    我同样对讨厌T的浪潮反感,我不是所谓T,但我敬重他们在外表上为做自己所做的努力。

    不过我不觉得这种讨厌T的风气是因为恐同,而是因为“我们不需要在外表上搞革命也可以搞革命”的心理动因,只在外表上搞革命是虚弱的。

    但转过来想,这些人在当年承受的远比现在多,她们的外表革命在“让大众不要大惊小怪”、“让大众接受中性审美”这些点上起了不小的作用,基于这一点我还是抱着十分尊重的态度。

  4. tim.

    恐特浪潮,原因很多。

    《我爱我的祖国》里宋佳那造型,也没见着几个人恐;《长安十二时辰》里李媛的造型,大家哭着闹着喊老公也是有的。这样的形象多来几个,我觉着也没有太多人(至少对广大女同胞这一端)要恐。

    还有一个问题是现在的风格多样化了,中性化成为了一个非常宽泛的着装范畴。想要好看又中性化,选择余地非常非常非常的大。太古里的街头走一走,中性化又飒爽又走路有风的好看姑娘,乌央乌央海了去了。换句话说,如果只是想表现自己的中性化,真不一定走特路线。

    最后一个问题,我有个朋友就好特这一口,求偶过程中一度想砍人。在我的想象里,好看的特风格,至少是王珮瑜起坎嘛。她说,“所以你是在做梦吗?”然后发给我几张,真实的,普通群众的特风格。我说,谢天谢地上帝保佑阿弥陀佛,我并不好这一口。

  5. messer

    楼上们的批评很到位!我也是一个不喜欢肥胖臃肿像直男一样脏兮兮邋里邋遢长得也不咋地的铁踢们,但是,ta们有什么错呢?我深深地反省,看出了自己灵魂里的小。

    生活在柏林经常都能看到锦衣夜行的trans们,我也不知道连女人都知道平底鞋舒服的年代,他们为什么还要坚持束腰封穿20公分高的防水台高跟鞋,就权当是补偿心理带来的审美错位吧!理论分析书看多了脑子要乱掉,说白了论同情也轮不到我,大家各有各的生活方式,只要自己开心,我们这些旁观者的意见有什么屁关系?!

    当然了,旁观者的口水有时候也能淹死人,我这么说也是不对的。作为一个喜欢拥有各种各样不正确意见的人,我衷心希望世界上所有旁观者的意见都能变得屁关系都没有!

  6. tim.

    旁观者的意见当然是屁关系没有。上次我们不是还惊抓抓地说,“法国呢!法国呢!为什么普通妇女个个都这样那样打扮得体的法国,女拉拉们还是穿格子衬衣呢?”

    没有办法的,一如trans们宁死也要打扮得像个diva一样,女拉拉们,全球各地的,都要穿格子衬衣。这一定是两种极端的审美。

  7. messer

    哎呀口水淹死人的情况也很多了……我们大家都多反省吧……

  8. messer

    为毛发了两下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