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自我放逐之路

我身边有两个“师姐”,一个是一起练柔术练拳击的,一个是一起攀岩的,大概是取其成熟稳重话不多,莫名其妙就成为了“师姐”。攀岩“师姐”的岩龄并不长,不过老岩棍嘛,三年五年简直不算长。她耐力超强,一周三练,现在长线攀爬能力妥妥比我高两个字母左右。状态尚可时,我10c左右的线能一把(或者两把)完成,人家11a的线能一把完成。户外就更别说了,我是馆养动物,能不野外就不野外。人家野外可以整个周末都吊在岩壁上磕同一条线。“师姐”话不多,认识很久以后,我才东拼西凑地知道她也是个主动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