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

骚鸡之城

本地虽然身处内陆,四面环山,但民风并不保守,从不落后于时代潮流(甚至主动创造时代潮流)。尤其两性或者同性作风问题,那就是妥妥地大步将国内同类城市甩在身后。不管是北方城市(除了北京),还是南方城市(除了上海、南京或者苏杭、武汉),本地群众都觉得那些地方可保守可保守。反而是西南诸地,不管是重庆或者昆明还是贵州,好像都还行。

我不止一次听到外地来蓉直男群众(尤其是北方直男)表达如下观点:“嗨呀,你们这个地方简直要不得,女的骚男的浪,离婚率高得哐哐哐,这怎么可以的呢?”

当然这些都是生活作风正派的人的看法,但在我以及跟我同一挂生活作风不正派的人看来,这根本就太美好了嘛。

之前跟美莎在酒馆里聊天,我们也指着满屋子乌泱泱又喜洋洋懒散散聊着天的酒客对外国友人说,“看嘛,如果这是北京的小酒馆,大家聊的大概会是理想啊人生啊追梦啊政治融资啊;如果是上海的小酒馆,大家大概是在聊,各种有关钱的事吧。可在这里,你看看这些男男女女,他们聊得肯定都是两性八卦。”说完,美莎嘿嘿一笑,“嘿嘿,This is my city.”

日常生活的八卦氛围和八卦之心,导致几乎人人都有一双观察八卦的犀利的眼睛。以上是今日八卦的背景。

不久前,道馆来了个画全妆的女学员。所有其他女学员都目瞪口呆,心中暗暗吐槽,“垫子上滚来滚去你撸个全妆来练?这个运动不适合你好不好……“

按理说,这种妹儿来一次知道不适合自己,也就打退堂鼓了。但是,她居然有一搭没一搭地坚持来。来呢,又并不仔细训练,不打实战不练drill,坐在墙角里玩手机。

当时我就觉得,唔……此中有深意。只是不知道她的对家是哪一个。

结果,有一天,她又来了,因为她实在太弱,连其他女学员都没法跟她练drill,于是由当天的课时教练带着她练。

到训练完之后的大合照环节,少一个人拍照,教练就不客气地差遣她去,“你去拍你去拍。”拍完以后有人说,“换个人换个人,让她也拍个合照。”教练似乎是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她拍什么拍?她不拍。”

我心里当时就咔哒一声,知道对家是谁了。但我也没跟别人说。

再下一次来上课,女学员们凑在一起聊起了八卦,其他人提供了其他的线索,原来大家都已经,在不同的时刻,知道了对家是谁。

本来男女之事也没什么,主要男方是已婚已育。大家就有点……唔……当着这么多人暴露自己的婚外情,是不是还是有点不妥当……

“淡淡烟草味道”

有一首古早的惨情歌,叫《味道》,里头有一句歌词叫做“想念你……手指淡淡烟草味道”。小时候真的觉得,这应该是一股,好闻的味道吧……

年轻时候我倒是抽过烟,没有烟瘾。而且那时候为了追求“酷”感,只抽劲儿大的烟。现在基本上只抽抽社交烟,自己从来没有吸烟的习惯,平常也不吸,但是朋友三四聚到家里要抽,我也可以凑个热闹。没抽完的烟,每回都扔到冰箱里,下一次聚,万一大家都没了烟,就拿出来救场。

我不抽烟好像跟锻炼身体有点关系,总之常年锻炼,到一段时间之后,很自然地就不再想抽烟了。以前写文章需要抽烟调动灵感,现在也完全不需要。

说回烟草味道。小时候就知道,农村里抽叶子烟的大爷,身上会传出一股浓郁的烟味,不是香烟本来的味道,而是焦油或者别的什么物质,经过身体的新陈代谢,从皮肤里传出来的。讲真,这不是一股令人愉快的味道,而且我一直以为这股味道专属于抽烟的大爷。至少,我从来没从女性身上闻到过这股味。

然而……机缘巧合,跟人面姬,居然从对方身上闻到了这股味,我大惊失色。

对方年龄并不太大,是老烟民,差不多每天半包,没有锻炼习惯,长得不错看,正处于年轻时的良好基础即将被目前的生活方式摧毁但又尚未开始崩塌的边缘。

我是站在她身边闻到了那股大爷烟味的,对方解释说是因为自己中午下午都跟朋友在抽烟。但我的鼻子闻得很清楚,不是那种漂浮在身体表面的烟味,是从皮肤里渗出来的。我自认为不是对气味特别敏感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回嗅觉这么敏锐。

所以,虽然眼睛告诉我这是个不错看的女性,鼻子却告诉我这是个“大爷”,这落差还满叫人出戏的。

回家以后自我对照审视良久,同时也蛮担心年纪大了在这些不经意甚至自己根本无法察觉的细节上给人留下奇怪的印象。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