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是真的打爆了头。

——是的,我们又要讲俊友的八卦了。

或者因为年龄实长我后来认识的几个姬友,兼之办事还算干练(嘘~此乃自夸,不必真信),她几个碰到着急事了爱找我商量。

俊友和小女友交往后,给我打过几轮救命电话,都是吵得濒临崩溃的时候。俊友性子急躁,小女友发作的理由又十足刁钻,总是能把她气炸肺。

第一次吵得要给我打电话是一年多前,事由非常无厘头,总之我过去的时候,亲眼见到两人面前砸碎了一堆玻璃瓶。当时我心里就一惊,赶紧把她们从玻璃渣前拖开,怕情绪激动起来锐物伤人伤己。

还有一次俊友气急了用手砸墙,把手指头砸伤,养了好几个月。

这几天临到快过年,大家工作学习锻炼上不免都有点松懈,我又碰上姨妈诱发严重的鼻炎,瘫在家里。前几个小时还在群里跟姬友们商量过年期间一起吃个饭八个卦(此时还一切正常),话音还没落,俊友就打电话来,带着哭腔,以及一种略带迷惑的眩晕语调。

“那个……你知道……脑袋受伤应该怎么处理吗?”

我?!*&¥#“哈?”

“我脑袋上破了个大口子,血呼呼往外冒,现在应该怎么办?去哪家医院?”

我?!*&¥#

我听她说话的内容虽然离谱,但语音语调都正常也有理智,中气够,不像是喝醉了酒,也不像受了重伤,又想起上次我妈摔倒,脸上跌了两毫米的小口子,路人打电话时也说的是“血呼呼往外喷”,就镇定了一下,问:“你现在在哪儿?”

“小女友她家。”

“她呢?”

“我现在不想见到她。我应该去哪家医院?”

“你现在头晕吗?还清醒吗?流了多少血?”

“头有点发麻。还算清醒。流了很多血。”

按理说现在应该叫她去最近的医院,可俊友说不愿意被小女友找到,于是我就让她打车到离我家比较近的一家医院急诊。那家医院经常处理夜半醉酒、打架等导致的外伤,我觉得对这类伤口的处置经验肯定是很丰富的。

没过多久俊友来了,用毛巾包着头,毛巾上有星星点点的血迹,衣服上没有,我放下心来。赶紧带进医院,交给急诊医生。医生把她头发拨开,我顺势瞅了一眼,两厘米见方的直角口子,皮也翻起来两毫米。俊友扯了个谎说是跌倒在楼梯上磕的,医生说,“还好,小伤。”然后把我支开让我去挂号取药。等药拿到手之后,医生叫上护士,三下两下把俊友受伤部位的头发剃了,消毒缝合一气呵成,不到10分钟搞定。

伤口处理好之后我陪俊友去拍片看看有没有脑震荡,顺便听她这又是怎么回事。事由起因仍然小得何足挂齿,总之她又在水槽边给小女友洗碗(苍天啊),两人吵将起来。俊友一气之下砸了一个大瓷碗,结果瓷碗的碎片反弹起来,砸在她头上,酿成惨剧。

我扶额。无语。

“我知道这怪我自己。但更叫我生气的是她的表现。我都出血了,按理说这时候她送我去医院也就完了,结果她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那意思大概就是‘你怎么又给我添麻烦?’你猜第一句话她说的是什么——她居然说,‘完了,我们这次算是完了。’”

说话间,小女友不停在给俊友打电话。俊友不搭理她。后来小女友的电话直接打给我,我假装不知道此事,问小女友是怎么回事。小女友语气还是很焦虑,说:“哎呀,俊友刚才……反正就她头上受了伤,我现在到处在医院找她。你要是知道她的消息,跟我说一声。”

我挂了电话,等俊友表态。俊友坚决表示不想见到对方。

当晚小女友又打来无数电话,俊友招架不住,接了几个,大意是不想再见,自己受了伤,不舒服,想早点回家早些休息。小女友继续联系,有几次说的是软话,有几次说的是硬话,大有见不到人自己放不下心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毕竟俊友的心意也是经常在变。等她在我家歇了几个小时,我送她上车回家,我说:“就算等会你回去,被她堵到了,你也不要又着急,伤口才缝合上,线崩开了不得了。再吵架之前想想头上的伤。记得保持冷静,不要再冲动。”

晚上俊友到家报了平安,我也算是暂时放下心来。至于之后的事,咳,且管它呢。

最后编辑:2020年01月18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已有 9 条评论

  1. 你这些朋友们真是生活得富有生机和活力!

  2. 哈哈哈,就是每年都要喧哗一下!还是蛮带感的啊!

  3. 建议她俩买个洗碗机吧。

  4. 噢身在其中觉得这是谈恋爱,身在其外觉得咋这些子事情处理的那么狗血呢。。就想不到除了本能之外其他的应对方式了吗。。连牛叉的人也不例外吗

  5. 哈哈哈,虽然我自己不是个抓马的人,但从审美意义而言,我还真的蛮喜欢抓马的。再说这么丧的时代,抓马一点又怎么样。

  6. 多么年轻有活力的事情!想起追的《昨日的美食2020年新年特别篇》里那个伺候小男友的俊大叔,小男友就说了:“我就是要这么无条件的爱啊,如果我心血来潮要吃蛋糕,你就赶紧出去买来,买来了我说不想吃了,扔掉,你要说,嗯,你现在没了吃蛋糕的情绪,我理解的。”俊大叔也就是喜欢如此伺候他呢!

    怎么说呢,只要当事人乐在其中,也是挺有趣的呢!

  7. 当事人其实也没有乐在其中,但是认账。所谓的认账就是,“妈呀,是我自己找的女朋友,我也不怨她。”也没有哭哭啼啼,也没有一脸悲情。都是生命的体验,我也觉得没什么不好的。说实在话我觉得比动不动要厮守终生那种好多了。

  8. 能如此诚实地认账,不抱怨,不勉强,我觉得已经相当厉害了。
    回想自己年轻的时候动不动想着和某某人要厮守终生真是太脸红了,不了解自己,也没有多了解对方——大概年轻的时候比较容易被终生,永远这些词汇打动,额,太幼稚了些(捂脸)

  9. 所以年轻的时候多耍朋友是件好事情啊!

    年纪大了也不是耍不到朋友了,但是一来不愿意随便耍,二来冲顶的那股劲儿不是太足。哈哈哈,当然,老房子着火的情况自然也有,可那概率低啊。

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