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是件好事情

疫情完全封闭期间关在家里无处可去,天天在家里练引体。刚开始练的那天,是5,4,3,2,3五组这么做,做了快一个月的时候,能做十组:6,6,7,6,10,9,6,5,6,6。后来管得没那么严了,天气也转暖,又找到一个操场上有单杠,就跑去用弹力带辅助拉摆荡双力臂,最后一次做是3月20日,能做八组:4,3,8,4,7,5,5,5。现在还没有完全拉成不靠弹力带辅助的双力臂,估计还得练一阵去了。本地体育场馆可开放之后,我练了几场柔术。心肺耐力是真的降低很多。比如之前一次训练能打4...

牙!牙!牙!

我的牙齿,去年消停了一年。我不小心便忘了去洁牙和复诊,想着平时电动牙刷、水牙线、牙线全都招呼着,应该没有大问题吧。结果,大年三十武汉封城那天晚上,我刷牙时感觉大牙上似乎掉了个东西下来,牙面上就,露出一个洞,大概是之前补的材料掉了。可当时正是人仰马翻的时候,自然也顾不上这茬。等过完了春节,我打电话给牙科医院,医院方面说,补牙会用到钻头,必然会有飞沫,所以是重点关照不能开业的单位。注意保持牙齿卫生,等着吧。这一等就是整整两个月。我每天都觉得那个洞在扩大加深。部分复工的时候,...

靠得太近就散了焦

这两天陪父母回我小时候住的三线工厂小镇处理一些家事。那边还有一套我小时候住的房子,说是要拆掉,陆陆续续就有许多东西要处理,许多手续要办。父母原先效力的工厂,各自倒闭若干年。小镇有了新的产业发展方向定位,经过了十数年的萧条过后竟然也有了不少外地的青年前往工作和居住。多年前爸妈搬到gaydu(这是Peter Hessler在他新发表文章中对本地的认证)的时候,把老房子隔了一间出来保留了一些旧时物件,又把客厅卧室租出去给这些青年。我妈勤劳爱收拾,每次换新房客都要抱怨,说这些房...

微信失而复得和独立博客

话说我对微信的印象一直并不好,甚至对它的好些理念不认同。大量开放网络的内容,因为贪图方便转到了微信平台,但随之而来的也就成了腾讯的私产,又不方便检索,又可能遭到随意删除。但架不住它的使用人数和使用场景都越来越多,我逼不得已加了大量的工作联系人在上面。我的私人社交网也在上面,各种健身群更不用说。疫情之前,我跟几个老同学吃了饭,现场建了群聊,因为我是发起人,所以就是“群主”了。中年职业妇女+家庭妇女还是有很多天可以聊的,疫情没到来之前,这个群主要就是养娃儿炒股票各种姆姆儿话...

“你长得像那个谁……”

张伟丽在UFC248上的精彩比赛,一下让许多不看综合格斗赛事的人知道了这位选手。UFC比赛的观看门槛,其实并不算低,尤其是打到地面或者打到笼边,很多技术不了解的话,很难理解其中的精妙。但张伟丽和乔安娜这一战不同寻常的地方就在于,两人全程站立硬磕,强输出打满五局。任何练过格斗技术的人都知道这对体能的要求有多高。由此带出了一个意外的副产品——降低了观战门槛(想想看要是两人搂搂抱抱在地面翻滚,在笼边耍赖皮,可能很多观众就懵逼了)。张伟丽胜利之后的一天,美莎突然跑来问我:“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