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我对微信的印象一直并不好,甚至对它的好些理念不认同。大量开放网络的内容,因为贪图方便转到了微信平台,但随之而来的也就成了腾讯的私产,又不方便检索,又可能遭到随意删除。

但架不住它的使用人数和使用场景都越来越多,我逼不得已加了大量的工作联系人在上面。我的私人社交网也在上面,各种健身群更不用说。

疫情之前,我跟几个老同学吃了饭,现场建了群聊,因为我是发起人,所以就是“群主”了。中年职业妇女+家庭妇女还是有很多天可以聊的,疫情没到来之前,这个群主要就是养娃儿炒股票各种姆姆儿话题。

等疫情到来,大家自然很关心进展,各种转发消息,当然也免不了传小道话题。我没察觉有太冒进的地方,说到底,都是大家的工作生活号,怎么可能说什么太过火的事情呢。就这样一个小群,3月1号之前炸了群,我也被连带封了号。

刚封号的时候我是懵逼的,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等接到同样炸号的同学的电话来,我才知道群炸了号也炸了。上网一搜索,同样命运的人很多。大家也纷纷认识几个腾讯公司的朋友,打听了一轮,回来综合反馈:没戏,永久被封,解不了。有些专门组织现场活动的朋友说,他们每次搞活动拉群,一定是用专门的工作号建群,工作号和私人号最好分开,否则一旦中弹,就损失惨重。

我听了也只好双手一摊,没辙。一边跟腾讯申诉,一边导出数据,接着又买了电话号买了新手机,重来吧。挨个把工作上的人加回来,当然有些加不回来了,但好歹最近接触多的能加回来,其余的也只能随缘。

随着时间的推移,“丧号之痛”逐渐缓解。等今天早晨醒来,一同被封号的姆姆儿们传来好消息,“我们的号解封啦!”我?!好吧……

这一波疫情期间,被炸号的朋友很多,被炸公号的朋友就更多。在这种时候,大家不免再次重新说起独立博客的话来。独立博客当然也不是万能的,也可能遭到封杀,但至少,数据都还在啊。搞独立博客当然更麻烦,既要花钱还要付出许多心力学习很多新东西,但手里握有一定的自主权,始终是一件能带给人力量感的事情。

老实说,我觉得,这跟成为一个成年人是一样的道理:一个成年人,就是一个各方面独立的人,遇到事情就自己动手动脑子解决事情,不会总想着依靠家长,家长也就不可能妄加干涉。

最后编辑:2020年03月14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已有 6 条评论

  1. 安?恭喜!我在整个疫情期间展开动员工作,把很多朋友动员到了telegram和signal上面,剩下还有whatsapp和fb messenger。后两者其实我也并不推荐,因为毕竟还是大公司的涉及到数据问题。telegram也有点点问题因为是俄国人做的。首选是signal,而且signal目前在国内还没被墙。社交媒体和私人博客毕竟是两码事撒,更何况我这种深柜社恐...

  2. 手动点赞最后一段!最近才明白要做一个称职的成年人也是需要颇多学习和打怪的过程的!

  3. 美莎啊,是这样的,一种通讯软件,主要是看用户数量多。如果社交关系网全在微信上,别的通讯软件再好用,也是没有办法的。以前我的工作关系都用电邮+QQ联系,本来QQ传文件什么的都很好用,电邮也起到了整理信息流+双方有备份的作用,可架不住大家现在动不动都要加微信,微信不保存对话记录,传文件也各种限制,所以真的没办法。

    我以前申请过毛子的电报,做足安全工作,用的手机号是一次性的,设定好了15天不登录就删除账号。结果呢,果然账号自动删除了。

  4. 所以现在是改版了吗?有一点点不习惯!
    我不是动员朋友们完全转移到其它软件上去。但是有几个alternative还是很好的撒。如果要说一些敏感内容的时候,就不需要自我阉割,而是转移阵地即可。这和用脚投票可能是一个性质吧。
    我平时用微信还是用得很多。但是上面几个社交软件我都用,不用的时候就搁在那里,如果有人给我打招呼我都能看见。欧美的朋友很多爱用whatsapp,最近转移到signal上有两帮子人天天吹水,telegram上是有一个欧洲的新冠消息群天天能收到提醒,我听的好几个博客好像也有telegram群但是我社恐没有加入,fb messenger倒真的是用得少,不过有时候也会有fb上的朋友发来消息。另外想了一下,qq居然还有时候用来传文件呢。总之就各种各样的东西真的很多。被我在手机上收到同一个文件夹下面,如果有小红点,就是社交网络小红点。

    欸?这个emoji表情为什么好像用不起的样子。

  5. 哎呀,改版试试看哈。习惯一下就好。emoji表情时好时坏,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刚测试了一下,它的服务好像是用的外链服务,确实会时好时坏,我还是关掉这个选项吧。

  6. 我觉得改版蛮好的!就是需要习惯一下。

评论已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