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准宕机

美莎的第二版demo看得我充满了惊讶感。如果说第一版的状态是,“虽然我在拍但我不知道我在干嘛,”第二版的状态就变成了“我知道我在干嘛了!而且我还知道该给它加点儿花!”迭代之快令人瞠目。这就是实干派的力量啊!作为一个还算勤快的人,自从恢复上琴课以后我完全处在CPU转不过来的状态。因为我学的是流行键盘,老师教的主要是首调思维,所以一直用的是简谱加注和弦的形式(这在弹琴的鄙视链上当然处在很末端的位置,但只要能解决问题,我觉得无所谓,更何况现在如果采用五线谱,我的脑袋可能直接炸...

成年世界的硬饭软吃

在进入正题之前,美莎的留言再一次提醒了我,叫我想起了一件对做事情非常重要的trick:如果你要做的事情是全新的,有违你过往形象的,或者你知道自己可能会做不好的事情,你一定要去一个陌生的环境,悄悄咪咪,放下对这件事和对自己的所有认知,听从专业人士的指导,从头开始做。如果有之前认识你的人在身边,会影响(甚至可能妨碍)你做这件全新的事情,削弱它的效果。还是就说照工作照这件事吧,我事前就知道我要去照一些跟我平常形象有较大差异的照片。所以,虽然我的姐妹花曾经无比激动地提出过陪同前...

大突破

这是一个十分欢乐喜悦的故事。虽然是个社会闲散人员,免不了有时还是要发张工作照去给事务对接方。我不算是一个不常拍照的人,但是拍照场合不是在打拳,就是在练柔术,要么就是在攀岩。但我的工作性质毕竟不是健身教练啊!所以,每当翻遍手机相册却找不到合适照片的时候,也不免有点懊恼。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照片对付过去了以后,下一回再碰到,仍然要大费周章。去年疫情还没到来之前,我的一朵人造姐妹花去一家小型摄影室拍了职业照,照得非常满意,店家也觉得十分拿得出手,甚至拿姐妹花的照片打起了宣传的小...

“我只能告诉自己我是爱他的,只有这样我才能……”

鲍毓明的事情看得人恶心透顶。就退上一万步说,即便真的是小女孩的妈妈把女儿卖了拿了钱(所以要追查她妈妈的责任,这是完全合理的也是应该的),一个40多岁的高大成年男性跟14岁的小女孩发生性关系的事实也是没跑的。这种地也能洗?昨天刚看了《Good Fight》的最新一集,Diane穿越到“一个不同版本”的“现实”世界,在那个世界,希拉里当上了总统,可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好:那个世界没有发生MeToo。或许,所谓的现实就是如此,所有的“好”事都伴随着另一些“坏”事,反过来说也是一样...

来的都是客,全凭腿一张

国内疫情放缓,朋友们又出来吃香喝辣打屁聊天。席间聊到这样一个话题:情侣之间年龄相差很大,算不算是一种不公平。虽然按理说成年以后,年龄差再大也并不构成太大的不公平。如果大家都是真诚以待,这个问题就不成为问题。但如果不是,那么,谁对这段关系更无所谓,场面就更占优一些。好比说,同样是20岁的妹儿(或弟娃儿)碰到30岁的妇女(或男人),可能年轻的那方是耍家,而对年长那方来说,自己的年龄自然就是劣势(因为选择更少);反过来说,如果年长的那方是耍家,年轻的那方因为年轻,人生之路就会...

人人都在做视频直播带货——但钱袋在哪里?

据说如今的世界已经分裂成了“爱看视频直播带货”和“不看视频直播带货”的两种人。我是保守的那一卦,李佳琦当然听说过,也看过他的采访,可从没去守过他的直播;至于抖音、快手,我恨不得软件都不要装的。拜托,自己看书不香吗?那么多美剧和电影不香吗?为什么要去看口水话都说不伸展、内容并无太多价值的直播?(不过,我觉得用快手素材做摇滚MV实在是一绝。强烈点赞。)我的琴课老师,是抖音上的中等网红,靠着抖音导流卖教学视频,疫情期间好歹维持了一定的收入。此前的2019年,他刚买下一处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