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呀,我又来赞扬《美国夫人》了!我昨晚看了第五集,拍案叫绝的同时差点泪奔。

(以下有部分情节的剧透!)

女权主义阵营跟大魔王代表的右翼阵营各自出了一对夫妇在电视节目上对话。女权主义阵营的这方派出了Brenda Feigen和她丈夫Marc,两人是刚30出头的年轻律师,都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Brenda是个比较激进的女权主义者,丈夫也是很开明进步体贴,总之,是外人眼里适合跟大魔王当众论战的完美一对。

然而这里的twist是:辩论之前,Brenda碰到了一位女摄影师/记者,唔……发生了一些众所周知的事,让Brenda开始重新认识自己的性取向。70年代的大家既革命也十分迷茫,Brenda向丈夫坦白了自己跟女人睡了的事实,丈夫先是紧张,而后松了口气说,“睡女人这事嘛,就像是你们女权主义者的成人礼呀。”(唔……?!这说的是什么话?)

公开辩论之前,Brenda又向同伴们吐露心事,心情十分矛盾,“为什么我是个女权主义者又可能会是个女同志呢?我不想像这样!”

唉,朋友们,这种微妙的心梗,你要不是一个女同性恋加一个女权主义者,简直无法体会;而如果你恰好是,那就会双倍地感同身受。

当迎接他人质疑的时候,如果你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你当然希望自己是一个漂亮好看、来自和睦幸福家庭的异性恋女性,这样你在他人眼里才显得更有说服力。如果你丑、父母离异、家庭不幸福、小时候受过性骚扰(所以留下了心理阴影并导致你有点厌男),还是个同性恋者,那你简直等于从一开头就输掉了这场辩论。

[ 这套逻辑也适合女同性恋。如果有人问你,“你为什么会是个女同性恋?”如果你美、你女性化、你来自和睦幸福的家庭,你从来没受过男性的骚扰,你就会特别骄傲地还击说:“因为我就是喜欢女人!”可如果你丑、你不男不女、你父母离异或家庭不幸福或小时候受过性骚扰(所以有可能你有一点厌男),你当然也很想特别骄傲地还击说:“因为我就是喜欢女人!”可这话连你自己都不太相信,你没办法自信满满地说出来。]

这些要求当然都是bullshit,但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哪怕已经努力给自己心理建设了一百万次,你还是想不由自主地渴望自己是“完美的”女权主义者。为什么一个激进女权主义者非得是个女同性恋?!这道理谁也想不通,对不对!

在现实当中,这位看似完美的激进女权主义者Brenda Feigen,一开始也没想通,所以她参加了辩论之后,在矛盾重重中跟丈夫一起生了孩子。等到1987年,她跟丈夫离了婚。到1990年,她见到了自己后来的同性伴侣。

是的,一位激进的女权主义者,她就是一个女同性恋。

最后编辑:2020年05月09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评论已关闭

已有 23 条评论

  1. 报告:没有过这种曲折的心路历程!

  2. 我昨天晚上看了第一集。就看得很气。格格巫在旁边傻乐,说你终于体会到我被逼(因为确实是我逼他看的)看”我的天才女友“的心情了。然后他又觉得奇怪,说为啥你看我的天才女友不会看得这么火冒三丈呢?我想了一下可能是因为我已经看过书了。看过书之后再看剧就纯粹是粉丝行为了。

    其实我说不太清楚为什么看反映女性处境的文艺作品时候共情那么强烈,要说那些不公和屈辱我都承受过吗,其实也没有。可能是因为成为彻底的女权主义者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这一过程中影响我的不只是主观体验,还有各种对理论的逐渐接触和认识,有对她者处境的想象也有再映射到自身体验去挖掘和再次观察的过程,混杂在一起,拓宽了共情的维度。

    之前有一个说法,好像是说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激进就是没有心,如果你步入中年之后不保守就是没有脑子。我现在觉得这个说法很油腻。我年轻的时候不激进,是因为我们成长的环境一直在试图弱化我们对某些议题的参与,我的认知有很大的局限,影响了我对事物的判断。但如果一个人想要了解她身处的世界,那些人为裹上去的帷幕总是会有缝隙的,阅历会增加找到这些缝隙的能力。从这个角度来说,越来越激进应该是正常的事。反正我就是这么变成一个略激进(具体地说是有厌男症倾向)的女权主义者的。

  3. 当然我还是从你的观感里面体验到了不同的个人经历对共情程度的影响!哈哈哈哈。

  4. 另外你看了那部关于那个打网球的女的的电影吗?

  5. “打网球的女的”是什么片?你多少说个名字呀?

    不同的个人经历当然对共情程度有影响。其实我在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里基本上是个很少受欺负的人,可是阅历这东西,的确很有穿透帷幕的本领,看到不公的地方越多,就很难心平气和。而且,作为一个擅长表达也喜欢表达的人,解读“微妙”的能力也在随年龄增长。好多小时候不以为意的东西,回首过去,哐当,忍不住打个冷战。

    另外,虽然你说你没有那些曲折的心理历程,但还记得我们之前讨论过的一个话题咩:为什么像你这样娘炮的选手可喜欢出柜了,而那些长得柜门大开的姬佬都假装黯得很深甚至坚决不出柜呢?经我观察,这是个普遍现象。具体到每个人的原因当然不一样,可你说这里面有没有曲折的心理历程?哈哈哈。

  6. 娘炮选手就是没有什么曲折的心路历程呀!出柜没有压力,就老子到处说,哈哈哈。

    那个片子叫battle of the sexes,讲Billie Jean King的,我觉得跟你说的这个情节还蛮像。

  7. 还有我不太同意最后一句话哈。如果你把激进女权主义定义为对传统家庭秩序的反对者,那这种反对是有很多形式的。

  8. 最后一句话是我没说清楚啦,我的意思是,具体到这位Brenda Feigen激进女权主义者,经历了她种种的复杂心路历程,最后,她还是得承认:一如女权主义是自己的一部分,女同性恋也是她的一部分。

    激进女权主义反对传统家庭秩序当然有很多种形式,而且跟女同性恋其实没有特别的关系。只是跟剧集里她们自嘲的话一样,两者皆然的概率似乎略大了点。

    对了,有一个好玩的问题,昨天我跟朋友们提到:为什么铁特,在我们如今的刻板印象里,跟女权主义者就不搭边?在我跟朋友们实际接触的概率里也是这样,铁特非常保守,很多时候甚至比直男还直男?(坦率地说,我个人没有碰到过一个思想符合现代价值观的铁特。这当然是政治不正确的,但概率确实如此。)

  9. 激进女权主义同时也是女同性恋的概率的确非常大。而搞女人是成为女权主义者的成人礼,我觉得也挺有道理...前者是因为男的不行,后者是因为很多人需要一个契机跳出框框吧。而且我觉得女权主义者最后落入女权主义者怀抱,这也是很顺理成章的事,因为“三观”对日常生活还是很重要的。

    铁踢选择当铁踢这件事情本身就体现了生活的千疮百孔啊....nothing against 铁踢。但性别认同身份认同这个事情...咋说呢,没法跟人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割裂开。可能就是,拥抱了男性这个身份,很多时候也同时拥抱了这个身份锁定的其它符号吧,更何况也说不清楚很多人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锁定的其它符号,让人想要去拥抱这个身份。

  10. 可能搞女人是一件不在社会架构规范内的一件事,所以会带给激进女权主义者更大的自由。就比如第五集了,Brenda的丈夫已经很开明了,连她的“革命同伴”们都觉得是完美之选,但是,具体到两个人的关系里,仍然在一定程度上要受社会规范的约束。而且这种约束是无形的,你也说不出来个子曰,但一旦跟女人建立更深刻的关系,之前受到的约束感就非常明显了。

    铁特这件事是这样,我不是在B站学美妆嘛,然后就找到一个变装男性美妆博主,叫都市丽人菜,唉呀TA真的超搞笑的。然后我就想到,为啥男的变装女性,就是特别的释放,很自在,很豁得出去;但FTM(女转男)的大家们就,呃……B站还有个视频给大家介绍铁特,本身她们是台湾的,在女校穿个内裤要穿三层,贴身的一层,中间的是平角内裤,然后最外面一定要穿男人的那种四角内裤!!!我的妈呀……

    虽然没有不敬的意思,但总之就觉得这是一群因为自我的选择反而生活在了层层束缚里的人。并没有因为这种释放自己天性的选择而获得更多的自由。

  11. 我其实并不觉得搞男人或者搞女人能带给人更多或更少的自由,只要跟他人发生关系都是一个很微妙的事情。仔细地想一下,激进女权主义者到最后落入女人的怀抱(让我们排除先天的性向选择假设大家都是流动性向),实在是因为大多数男人是既得利益者所以他们更愿意留在社会规范的pattern里,这虽然让人遗憾但也没啥办法。就,比如,设想一下你跟一个真正的一无所有的底层忽然在一起了。啊怎么去协调关系里面那些结构导致的不平等呢所以这真的很难。

    说起来我又想起那天因为看美国夫人,我看得无名火起,就在跟格格巫聊这个问题。他看费兰特不是也看得长吁短叹无名火起吗,我就很较真地说,你那个生气跟我的生气是不一样的!程度不一样性质不一样你就没法跟我比,我这是感同身受,你那不过就是一点理论认知而已。格格巫就很愤怒!觉得我说话很难听!然后过了一会儿他又臊眉搭眼地跑过来说,我被你怼得很生气,但是我仔细想了一下,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生气,我的生气好像没有什么坚实的理由,但我还是挺生气的。然后他自己就露出了羞涩的笑容,很可爱。

    铁踢这个事情,你既然这么对比,我觉得我有必要帮铁踢说两句话了。变装男性特释放特自在特豁得出去,那还是在吃性别福利。说到底男的变女装和女的变男装都是一个性质,三层内裤和毛腿高跟鞋没啥不一样的。高跟鞋穿着不疼吗,大睫毛粘起来不扎眼睛吗?跟束胸胶布比我看也没有洒脱到哪里去。我们如果觉得一个是自由另一个是束缚,那可能我们自己的判断也被传统性别政治影响了。(当然我这么说也有可能是因为当女权主义者当得彻底厌男了)

  12. 如果评论了“李银河成就了王小波,李银河真厉害”这样的话,女权主义者会觉得是一种冒犯吗?

  13. 美莎,跟男性还是女性建立关系,还是不太一样的。当然跟任何人建立关系都是微妙的事,然而如果有些事是社会制度性的,那么男性只要什么都不做就能占女性的便宜啊。

    跟阶层差异大的人也会有这样的问题,但是,如果是同性的话,那种制度性的占便宜问题是相对较少的。

    至于说铁特,我想说的正是你说的意思啊!就是我们得出了不同的观感。

    比如说啊,那个变装男士为化妆,要遮瑕遮自己的胡须根啊!妈呀!麻烦死了是不是!可是这么麻烦的事,TA每次做起来都是欢天喜地,各种喧哗!然后铁特那边,虽然大家也努力搞笑,也是蛮坦诚的,但说到穿三层内裤几层内衣的时候,是蛮无奈的,大意是,“我们就是必须那么做耶。”潜台词是,大概她们本心里也不想。

    我想说的就是啊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异啊!

    我记得有一次看一个男变女士的自叙,他变性前是个老白男文科教授,变性后成了女士,她就说,“突然之间,你发现,别人对你说的话不当回事了。我是男人时可从来没碰到过,我提了一个意见,对方理也不理就走了的情况。”所以她成了更坚定的女权主义者。

    可我很少看到铁特讲说自己在男性身份下和在女性身份下所受到的不公待遇从而自己成为女权主义者的例子。大部分人成了穿着男性外衣的坚定直男。甚至对身为女性的共同困境失去共情。

  14. To xiaoyin:

    什么意思?我不太懂。如果有人觉得是冒犯,可以讲一讲TA从哪个角度觉得是冒犯吗?

  15. 其实我有一点不懂为什么要穿三层内裤?出发点是啥?

    可能男的变女的之后,体验到了女性遭受的不平等,然后就变成了女权主义者。很多女的变男的之后,或多或少享受了一点性别福利,所以就更加直男...

    这个制度性占便宜确实是这样的。不过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身份,种族、年龄、性别、美丑、学历、阶层、财富地位,一笔烂账很难扯得清楚。电视剧里的情况因为我还没看到那里而且对Brenda也不了解,所以也没法说。但举个类似的例子比如我跟格格巫吧,跟你描述就还挺像,虽然格格巫很开明,但他当然是吃了各种各样的红利啊,我以前也跟你抱怨过这个事。对于其它人在这些方面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就像我上一条回复里说的那样,他只有理论认知,没有亲身体验。但我为什么还是能跟他在一起呢,因为排除个人吸引力那些因素,他确实是一个很有同理心的白左,他的共情也不是像大家批评白左的那种虚伪做作。咋说...就像他有100块,我只有1块钱,虽然他也没把他的钱分一半给我,但他能真心地体谅我作为一个只拥有1块钱的人遇到的难处,我觉得也是很难得的。如果我能够推动某些改变的发生,让他让渡自己的钱,他是会愿意的。很多时候他实际上也在做很多事情去推动改变的发生,甚至有时候做得比我还多。

    我也跟女人在一起过,除了在性别政治上我们同样占不到便宜,其它时候能不能跳出框框来看问题呢,很多时候也很难。哎,反正我的意思就是,性别说明问题不呢,肯定是说明的。但具体还是要看个体。比如上面说的那种情况,女的变男的之后,享受了一点点性别红利就变得更加直男,这种人要得不呢,肯定是要不得。就算她一时半会儿是女的,但她的意识里面是没有公正啊平等之类的概念的。

  16. 哈哈,穿三层内裤的道理我也没有搞太清楚哦。大概是因为平角内裤不太好贴姨妈巾,所以最靠里层要穿三角内裤;但三角内裤直接套男士大裤衩子容易走光,所以还得再加一层女士平角内裤?台湾人对男士大裤衩的爱,我真的有点理解不能,更何况大裤衩的精华不就在于让屌松松垮垮、没有约束地四处摇荡吗?

    我觉得格格巫是很好的。不过记得之前你提到过一件事,就是学校有规定必须是家人才能享受学校的各种设施及家属价格,但这样的话你们就要去结个婚?虽然反过来的情形也是成立的,比如你是教职员工而他是家属。国外这种制度并不是特别针对女性的,但你知道,在国内,很多制度就是专门针对女性的不合理制度,比如结了婚的女性就没有办法拿到自己所在乡村的宅基地的权益。社会架构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支持(父权)家庭制度,很多时候不是个人努力能够平衡的。

    所以这时候我特别觉得我妈当年是多么牛逼啊。她所在的工厂,当年分配房子,是按职工工龄长短(最高层政策是没有分男女的),但具体到基层实施,就变成了按男性职工工龄,换句话说,如果一个家庭里,妻子的工龄长,那是没用的,只看丈夫的工龄。我妈深刻地感受到了这套制度的歧视,愤而投诉,甚至,一路投诉到了当时还存在的帝都部委!而且拿到了领导的批示,要求妥善处理此事。当然,由于县官不如现管,这件事还是无疾而终并未得到解决,但是我妈总是很骄傲地说,“那至少老子一路斗争过啊!”我现在想起来我就很佩服她这种斗争精神。(如果是我大概就……会……放弃吧。)

    还有一种情形,比如你是一位女性,你在酒吧喝酒,受到了醉酒男子的骚扰。如果这时的你身边只有女伴,那么你们大概率会选择遁为上策。但如果你身边有一位男士(比如格格巫这样高大的男士),他在你身边一杵,大概是醉酒男子会自行退下吧。但在这种案例中,作为女权主义者的你的一部分,会有一些比较矛盾的并不开心吧。因为你的安全,是通过一位男性对你的“主权宣示”得到保障的。然而可怜的格格巫并没有做错任何事,就成为了一套默认制度的共谋(哪怕他是好心,而且结果也是好的)。(我知道这话说得很见鬼,也不是所有女性都会觉得这样,但你知道,一经思考,很多事情就是怪眉怪眼。)

    这种集体无意识的父权概念,也不是能通过个人努力消除的。

  17. To Tim:
    人家觉得我怎么能用一个人做了帮别人的事情赞扬她,而不是赞扬她本身的事业成就呢?——潜台词类似于,这是一种贬低女性自我实现的说法吧。

    我其实并不怎么热心女权,对于父权概念对自己造成的一些无意识的负面影响也是看了你们这些讨论才慢慢地有反省。于我而言,能抓住个体差异高于其他差异算是个方便法门一般,当然也是种懒惰了,实在思考不了这般错综复杂的问题。只是有时候和思考这些的朋友偶尔聊起来会惊诧于自己原来不是特别合适随意发表些不成熟的观点啊。

  18. 楼上,你这样一说就清楚了。很多讨论和话语要放在前因后果的语境里才知道啊。你突然甩出来一句话,那谁知道是什么意思呢?比如大家正在讨论王小波的作品的时候,你提一句,“当时李嬢全力支持王小波,她也很牛逼,”正常而言不会有人觉得受冒犯。

    如果大家正在讨论李银河这些年的努力和作为,你来一句,“李银河成就了王小波,李银河真厉害,”肯定会招来无数白眼啊。(我肯定翻你两万个白眼。)

    不过,人生就是这点好,活得久的人也挺“占便宜”。前两天看到豆瓣上有人转发年轻一代的话,说的是:“哇,原来李银河她老公王小波写过一本书叫《沉默的大多数》耶,还蛮有意思的。”

    唔,这也是还蛮有意思的一件事。

  19. 那是不是不来月经的时候就可以穿两层内裤?!铁踢用棉条吗?我觉得这是一个灵魂之问!!!感觉铁踢因为不愿意接受阴道的存在,更加不会愿意往阴道里放入棉条或塑料碗或任何其它东西。但从实际使用的感受来说,棉条什么的放进去了就感受不到了,反倒是卫生巾湿乎乎地贴住下体每分每秒都在提醒使用者作为女性的烦恼!啊!同情铁踢,当女人够难的了,她们还要体会这种更复杂的撕裂。

    然后说到四角内裤我还想说一下,我也很get不到四角内裤的点!喜欢穿四角内裤的男(女)孩心中是不是都有一个冲浪少年的梦?实际上如果外面不穿裤子还好,如果要穿裤子的话,必然是会在穿的过程中被外面的裤子裹挟着向上翻卷成一团,最后都塞在腹股沟部位,形成一个鼓鼓囊囊的defacto三角裤,还是那种纸尿裤形状的三角裤。总之,我也算是在人肉市场上沉浮多年的人,用数据说话,大部分中国男性都穿三角裤,大部分欧美男性都穿贴身短裤,那些穿面料没有弹性的大裤衩的人很多时候有着随性而邋遢的特点,短裤在腹部卷成一团这种小事很难引起他们的注意,就算经提醒意识到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舒服。这是我的一个人类学观察。

    你妈妈真的很厉害!称赞!葱白!我想我也是没有这样的力气和勇气去斗争的。不过说起来德国也有很多乱七八糟的这类制度的,就拿现在网上大家都在讨论的离婚冷静期来说吧,德国也一样是有离婚冷静期的,这是什么操蛋的规定啊,凭什么不把成年人的智商当回事啊,这是典型的“爹型政策”。不过反过来,好像德国结婚也有冷静期,哈哈哈。我呢,遇上这样的事情虽然不爽,但是不会拿身边人来撒气,大多数时候也不会把男性盆友作为我愤怒的投射对象。我前面夸赞格格巫并不是要炫耀男盆友撒狗粮,而是我在女人那里也踩了很多坑啊。有的坑真是深不见底妈耶。大家都在被男权社会捶打这个平等的先决条件根本没有帮到我什么。

    其实我是最近几年才更加深刻地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是你站的位置虽然重要,但是你自己怎么去看你站的这个位置,你的反省是什么,这是更加重要一百倍的事情。另外一个例子就是,那像我这样的人,不管到哪里“弯仔码头”的名号是坐实了的。我有很多gay朋友,我一直以来也都很喜欢他们。他们的优点大家都知道也不用我细说。但其实很微妙年少无知的我意识不到的一点就是,gay也是男人,他们虽然是性少数人群,但身为男性的红利可一点没有少拿。我因为身在欧洲,身边也没有什么骗婚gay啊代孕gay啊什么的,所以以前很难意识到这一点,但其实不需要一定遇上结婚或者生小孩这种“人生大事”才能让人意识到gay也是男人这一点的,这些细节真的是渗透在生活的每一个细枝末节里面,那些没有自省的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经不起推敲的,仔细想想真是太可怕了。一旦意识到这一点,就很难再回到以前那种“纯真年代”了。

  20. To Tim
    哈哈,被你一解释我顿时明白自己果然是发表了“该遭至少200个白眼”等级的言论啊。

    活久见真的有意思!

  21. 哈哈哈,棉条我给你解释过了!我尝试过无数次就是放不对位置啊!!!(大概十次尝试能有一次放对过。)就是体内异物存在感太强烈了,简直受不了,尤其是运动的时候,异物感令我抓狂!

    四角大裤衩会卷起来!对对对!!必然如此啊!我穿过非常贴身的平角内裤,可是连平角内裤的边也经常会上卷好嘛!就是如果穿长裤的话,会被卷到大腿根部,变成一条棱,很不舒服。后来就只穿三角内裤了。

    还有就是我要汇报,随着科技的进步,出现一种叫莫代尔的新内裤内衣材料,穿起来就是丝绸般的光滑和爽!比纯棉材质的还舒服!夏天穿超服帖的。(我最开始是在优衣库买到,但是并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只知道盯着那一种买。后来突然有一天,淘宝上就铺天盖地都是了。)

    gay也是男人这一点,在国内应该很早就能意识到了。我曾受到过一次近乎傲慢与无礼的“好意”结婚邀约,除了目瞪狗呆之外无法形容。它甚至导致我很多时候对直男的好感要大于基佬(类似直男行无心之蠢,基佬谋有意之坏)。

    对自己位置的反省同样非常重要。我都忘了我是在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了。但跟你说的一样,一旦意识到,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在很大程度上无非是因为投胎投得好的幸运(自己的努力只占一小部分),就根本无法回到从前妄自菲薄的“纯真年代”了,对他人的苦处,也有了更多的体谅。

  22. 我推荐你用一下带导管的棉条。虽然很不环保吧...但是导管自然帮你把位置摆好了,然后把棉条送到正确的地方,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导管有纸导管和塑料导管,塑料导管是最不环保的,但是塑料导管很光滑又不吸水,不会把什么地方的皮肤挂住,而且前面往往可以做一个圆形的头,很方便导入体内...值得尝试....

    莫代尔确实是舒服的!我的T恤什么的也有很多是莫代尔的面料,但这个东西高温容易洗变形。但我所有贴身的东西都想用高温去洗....

    国内的gay是更糟糕的。我的意思是,即使在没有这些结婚压力产子压力的地方,矛盾是不明显了吧,但你仔细去看,矛盾无处不在。所以我也觉得还蛮奇怪的,这两年我真的gay朋友就变少了,我这两年女性朋友越来越多了。以前会觉得跟女孩子们玩儿没有那么好玩儿,现在觉得我真的是???姑娘们太好玩儿了啊,各种各样有意思的人,反倒是男的一个比一个boring.

  23. 我就是用的塑料导管啊!也是按照说明的手法操作的呀。不知道为什么放不准确。

    有个说法是女性的话,只要过了婚育年龄,到了拥有更大人生自决权的时代,就会……越来越好玩。(当然,当事人的性格不能是那种容易焦虑的类型,要不还是恼火。但谁交朋友不是挑挑拣拣找跟自己性情合拍的呢。)

    我的观察也是这样。我前几年开始跟从前的一些中学同学恢复了联系,大家都是已婚已育的职场女性,确实十分地有意思,每个人的身上都蕴含着一箩筐的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