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鸡汤灌鸡汤

这个星期我自己打了自己的脸,上一篇博客刚说了我讨厌看国产综艺,这几天就看《乘风破浪的姐姐》几乎到发花痴。而且,可能我审美比较清奇,我特别喜欢阿朵现在的样子。小时候听到阿朵这个名字,真的是负面印象高到原地爆炸。结果人家现在重新出来,思路清晰、会做人会说话、业务能力强,还把之前瞄准异性的性感变成了一种自信爽朗的女性力量。我觉得好棒。(《兰花草》我反复刷了N遍。)所以,自信来自……来自多次的成功,以及,恰当的心理预期。(我觉得自己现在的鸡汤味越来越浓。但确实每次都是有感而发。...

小妹的心理需求和中年妇女的性需求

之前说过,前几年我认识了一个长得青花亮色的小妹儿,在这一篇里提到了她:点这里。 我们一起看电影的时候,她的女朋友还是个基本跟她同龄的短发“小哥”,但在疫情到来之前,两人分了手。而疫情即将到来的时候,她搅上一个中年妇女。小姑娘本来就有点“姐控”,这一回搅的妇女的确长得好看而且人也体面,我们几个姬友都替她高兴。我对这位姐姐的印象很好,因为有一件小事,让我觉得姐姐真的是很体面的人。姐姐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专业人士,确实是弯的,但本身社交圈比较窄,跟长期交往的前任分手之后,因为性...

真·“乘风破浪的姐姐”

这两天“姐姐”太热门了。我也来讲一个有趣的“姐姐”的故事。其实就是我的一个老同学,魔都人士。她从大学时代就把自己的隐私掩得特别好,我们的关系虽然算不上特别特别好,也是很熟很好的了,但我这么多年,愣是不知道她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具体做的什么工作。只不过,好几年前,她就是一个特别干练的活动承办人,当时她来本地做一场活动,找我帮了个小忙,我全程观察了她的工作流程,连续两天高强度地对接大大小小各种事务,全部由她拍案定夺。我当时就回家跟爸妈说,她那工作我可真是做不下来。这一晃就是好多...

叙事思维

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不光我自己是个话唠,我的朋友们也都是话唠。不能活色生香讲故事的人,我也没有办法跟对方建立起有意义的社交关系。不过,我在本地认识的话唠朋友们,不管认识途径是什么,始终是女性。男性的话,如果对方话太多,反而会让我失去了解对方的欲望,会觉得别人嘴碎、婆妈和牙尖,这对男性形象真是莫大的不利。(当然偶尔听四川牙尖男人牙尖还是很有意思的哈。)所以,这么多年来,我都暗暗觉得,我跟男性的社会交往是不是有点问题?但是因为前不久一位帝都男同事的到来,我惊讶地发现,不,男性...

祝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

虽然世事烂污,私人生活里还是碰到了一件令我非常意外非常惊讶非常高兴的事,获得了一份荣誉。(由此也会卷入一些我不愿意卷入的是非,但之后的事并非我能左右了。)虽然事后冷静下来想,早已经有人为此做了很多相关的铺垫和打底,幕后有不少人际关系和金钱方面的运作,但这件事本身的出现是个偶然,而且球运到我头上时,我也没掉链子,自己先前掌握的技能恰到好处地完成了这件事的最后一脚。哐当,进球。这就像《Good Wife》正剧里有一集,Diane说的一句话,“当机会来了,哪怕你知道这里头有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