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场惨烈的情绪交流

这几天,爸爸因为突然身体又有微恙,住进了医院,由于药物作用,加心情郁闷,再度跟我发生了巨大的冲突。具体的事由当然还是小到不值一提,但冲突程度之惨烈,也属这几年少见的,以至于我事后找了三四个亲戚朋友哭诉了数次,还又再隔了两天,才平复下心情敢去跟爹哋见面。好在这一回他情绪也恢复了,大家又是和和气气体体面面的一家人了。我这两年发了三次大脾气,全都是因为跟家里的极小极小的琐事。但我爸情绪上来了,说话都是专往最痛的点儿上戳,包括但不仅限于小时候的成长之痛,成年之后为什么跟家里不亲...

爹哋的终极疑问

有一天回家陪爸妈,我爸在练吹复音口琴,顺口问起我吹口琴学弹琴的进度。(补充下背景情况:我爸对自己的音乐能力是一贯自信的,毕竟从小吹笛子,相对音准也有,换句话说,能找着调。但他这些年来被老年慢性支气管炎折磨得够呛,据说肺活量只有不到正常人的20%,所以不管吹什么口琴,都吹得上气不接下气。但在我爸的自我感觉里,他觉得我绝对没有他吹得好。)我如实相告,给谱子的话,用口琴吹个流行小曲儿还是不太成问题,也能跟着伴奏吹,但要是纯伴奏,要练上好一阵(因为节奏能力有点差),最开始想达到...

对短发的误解

今天看了[蓝小姐和黄小姐]的公号更新,满满都是回忆杀。私荐||你还记得港风回忆杀里那些飒爽的短发美人么?尤其是这句话:“男仔头”+女性化的长相/妆感+女性化的打扮也成为潮流,华丽又性感的短发女郎也越来越多了!然后我突然醒悟:天啦,的确是这样!华丽又性感的短发女郎才是我小时候(甚至现在)的最爱啊!我记得以前好像说过,小时候我对《刀马旦》里林青霞式的反串角色(或者《新白娘子传奇》里的叶童)并不感冒。但是陈法蓉!张可颐!都是妥妥的梦中情人!然而为什么我后来剪了短发却走上了进不...

不冲顶的人生不算活过

俊友的故事又要开始了。继之前跟小妹女友打得脑袋瓜开花,然后又打又闹、又闹又打地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她们终于,彻底,分手,了。而且,各自找了过渡性质的新欢,互相泯了恩仇,翻开了人生新页面。有一天,我跟俊友相约去一个浪局。所谓的浪局,有点类似美国高中生聚会,出席的人都热情开朗比较放得开,看对眼了今儿就能跟你走一走。这种浪局一般很难攒成,一两年都不见得有一回,需要各种机缘巧合。更何况这一回出席的人个个都青花亮色,简直全都在我的“我可以”象限,我和俊友都高兴惨了。席间大家欢乐地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