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打出手

小妹和姐姐的故事又来了!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前文请看上一篇:小妹的心理需求和中年妇女的性需求写完上一篇之后,我想着也就是吵吵架吧。然而,事情并不像我想得这么简单。有几个星期,小妹隔三岔五来跟我汇报一下心情的低落和跟姐姐的冲突,各...

善良,but mean

讲个好玩的故事,本心非常善良,但其实又贱嗖嗖的。2019年春天的时候,我跟一名妇女(因为当时是看《爱,死亡和机器人》勾搭上的,我叫她“艾斯基”小姐),勾搭成奸,但无疾而终,一别两宽。因为艾斯基是俊友的朋友,所以后来还听得见她的下文。但...

再说柔术的战斗力

前几天在某乎上看到一位走搞笑路线的巴西柔术女紫带,身高体重大概是167/120这个范畴,同时也会做力量训练。疫情期间手头有点拮据,就想出一个噱头叫“比武招亲”,网络约男性叉架。对男性对手的体重级别什么都没要求,甚至练过其他项目的都可以...

年轻人生猛如虎

今年《乐队的夏天》第一二期,简直是充分展现年轻新乐队生猛如虎的一期(第三四期尴尬之极,不提),几支年轻乐队的音乐素养刷新我的认知。超级斩绝非弱旅,Mandarin不用再说,福禄寿尤其让人赞叹(看到微博上有人说,三胞胎姐妹都是中央音乐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