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打出手

小妹和姐姐的故事又来了!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前文请看上一篇:小妹的心理需求和中年妇女的性需求写完上一篇之后,我想着也就是吵吵架吧。然而,事情并不像我想得这么简单。有几个星期,小妹隔三岔五来跟我汇报一下心情的低落和跟姐姐的冲突,各种哭啊,摔东西啊,打冷战,半夜冲出门啊,等等,反正还在我接受范围内。小妹之前讲过她和前任“小哥”在街上打过一次架,据说有过互铲耳屎的壮举,我虽然扶额抹汗,但觉得,妈的,这才是年轻人的爱好不好!Well,管它的,就是干!跑题:我自己虽然练这练...

善良,but mean

讲个好玩的故事,本心非常善良,但其实又贱嗖嗖的。2019年春天的时候,我跟一名妇女(因为当时是看《爱,死亡和机器人》勾搭上的,我叫她“艾斯基”小姐),勾搭成奸,但无疾而终,一别两宽。因为艾斯基是俊友的朋友,所以后来还听得见她的下文。但也许是俊友怕惹我难过(其实并不会),每回只汇报一些在我的耳朵里听起来很美的消息,比如,“她们长胖了”,或者,“她们又长胖了。”长胖了说明别个日子过得还是宽心稳定的,同时又暗示颜值要减分,总之,在各式各样的回答里,算是个稳妥偏上的好回答。艾斯...

再说柔术的战斗力

前几天在某乎上看到一位走搞笑路线的巴西柔术女紫带,身高体重大概是167/120这个范畴,同时也会做力量训练。疫情期间手头有点拮据,就想出一个噱头叫“比武招亲”,网络约男性叉架。对男性对手的体重级别什么都没要求,甚至练过其他项目的都可以,只要柔术是小白并且叉架按巴西柔术规则即可。对方输了就给钱,女紫带输了就输个人。女紫带说,一开始想到要输人,还是很紧张的,可是打了几次之后,对对手的能力也有谱了,越到后来越放松,甚至自己有些伤痛都可以带伤打,只要对方真没练过柔术,按柔术的“...

年轻人生猛如虎

今年《乐队的夏天》第一二期,简直是充分展现年轻新乐队生猛如虎的一期(第三四期尴尬之极,不提),几支年轻乐队的音乐素养刷新我的认知。超级斩绝非弱旅,Mandarin不用再说,福禄寿尤其让人赞叹(看到微博上有人说,三胞胎姐妹都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一人学一种乐器,还有一个人学的是竖琴!!我刚好认识有熟人家的孩子学这种乐器,唯一能说的评价就是,比学钢琴烧钱到哪里去了)。而且她们的风格居然是国内很少有人玩的宗教音乐!说完这个,再说说我们柔术馆里新来的几个年轻小孩,也不停在刷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