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个好玩的故事,本心非常善良,但其实又贱嗖嗖的。

2019年春天的时候,我跟一名妇女(因为当时是看《爱,死亡和机器人》勾搭上的,我叫她“艾斯基”小姐),勾搭成奸,但无疾而终,一别两宽。

因为艾斯基是俊友的朋友,所以后来还听得见她的下文。但也许是俊友怕惹我难过(其实并不会),每回只汇报一些在我的耳朵里听起来很美的消息,比如,“她们长胖了”,或者,“她们又长胖了。”

长胖了说明别个日子过得还是宽心稳定的,同时又暗示颜值要减分,总之,在各式各样的回答里,算是个稳妥偏上的好回答。

艾斯基小姐的现任,我们在一起勾搭的时候她曾经提到过(我们date是按的西方规则,只要还没正式commitment就可以自由date其他人;话虽然是这么说,这期间我并没有date其他人,但艾斯基小姐才得自由身,一心向着森林;我是那种,“commitment先不着急无所谓的,多多搞黄色就行”,自然没有理由拦着她),而且我很久之前也跟那位小姐面过姬。

那位小姐,这里先叫她“白猫”小姐吧,高高大大样儿也好看,只是此前几年我见她的时候,她正在为了形婚而苦恼,整个精神状态烂爆。到几年后,她跟艾斯基小姐认识的时候,已经形婚了,而且还跟男方住在一起,据说以后还要生娃儿。

听艾斯基小姐讲到有这样一个人,我在战略上其实挺轻视对方的,因为照我想来,这无异于是个埋了个天大地雷的人,根本不能去招惹的。但艾斯基小姐说,“她家里的白猫好可爱啊。”我心里的白眼翻到天上。更何况她们那时候住得远,一个星期只能吃顿饭。我跟艾斯基小姐算是近水楼台,天天晚上先得月搞黄色。总之我压根没把白猫小姐当成过竞争对手。我难道要跟猫比竞争力吗?

结果真就还败给了猫。

友好分别的时候,艾斯基小姐对我说过一段话,大意是,没有人想要做锦上添花的那朵花的,因为那意味着那朵花对锦压根就不重要,只是个“添头”而已。

我自己的恋爱观的确是锦上添花论,因为我觉得,除了“开荤”这件事算是吃了这顿不知道下顿在哪儿,我其他方面都过得挺不错的,我想要找的伴侣,必然是能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美好的人。艾斯基小姐的这番话,算是对我的正面回应吧。必须承认,在这以前,我从来没从这个角度想过这个问题,她这样说,的确也有她的道理。既然在这么重大的问题上存在这么重大的认识分歧,想来双方肯定是有不合适的地方。总之我闷闷不乐地过了几天,也就恢复了元气。

时光飞逝如电。这期间陆续听说,白猫小姐已经搞定了形婚的男方,跟艾斯基小姐同居了。日子除了无聊还是过得可以。我还拿这事勉励过自己,觉得凡事还是要努力,如果喜欢的话,明知有坑也要有胆儿跳,说不定就把坑还给跳过去了。

大概是一年多以后,我时不时地看到艾斯基小姐玩小软件,甚至会回复别人的帖子说,“哎呀,我想要开放式关系。”我?黑人问号脸。八卦的心确实上来了,就去找俊友问个究竟。

俊友哈哈大笑说,“别提了。笑死个人。艾斯基小姐可想出来玩耍了,但白猫小姐就对你严防死守,只要听说有你在,就把艾斯基小姐打得满头包。”

想到我居然成了别人的“问题”,我也忍不住哈哈大笑,翻着白眼对俊友说,“那莫法,她个人选的嘛。”

俊友说,“是啊,那是她个人选的。”

最后编辑:2020年08月14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评论已关闭

已有 12 条评论

  1. 友好分别那段话,感觉就是借口。
    容易得到的总是不易珍惜,成本太低。

  2. 无所谓吧,我想说的是,这种阐释方式也有她合理的逻辑在,是对生活不同思路的体现。

  3. 也是。理由也好借口也罢,实际怎么做才重要。

  4. 还是会关心艾斯基嘛

  5. 不是关心,是单纯的牙尖哈。就是那种,“生活的小小不顺你选了又选还是要栽进去,哈哈哈哈。”强调一下,此种“幸灾乐祸”的心情仅限于非常小非常小的小不顺。

  6. 我也是锦上添花论持有者,但有时候我也会说,花很重要!是锦上至关重要的一朵花!没有这朵花,多么好的锦都失去了颜色!这种话有时候说起来也是真心的,有时候不一定,但从来不是完全错误的。好像呢,地区不同,大家对这种态度的观念不同。嗯,在德国的话,有些人也会是埃斯基小姐的论点,但接受锦上添花论的人也有很多,反正多到我觉得池塘够大吧,就行了。

  7. 潮涨落迷失又归来 2020年08月16日 19:31

    老早失恋的时候就有前辈安慰我:爱情从来都是锦上添花,虽然你当时觉得那像是雪中的炭。我理解为,首先要做好自己,才能吸引别人。

  8. 美莎,花当然很重要,这还用讨论吗。我非常喜欢花!好比说作为一个肉食动物,吃一年素当然也能快乐地活着,但吃到肉的时候,五脏六肺都会感动得流泪啊。又好比说,这个小故事,不管它是否发生或者你是否看到,生活当然都一样过下去,可是我牙尖地讲给朋友们听的时候,大家彼此牙尖地会心一笑——是的,那会心一笑就相当于是“花”啊。

    我特意提到这个思路,是因为,真的,在听到她说之前,我从来没从这个角度想过这个问题。而且感觉乍一听,好像也蛮有道理的嚯。所以,当我冷静下来以后,我不得不承认她得出的结论,也就是我们并不合适。

    但不管怎么说,甚至不管池子够不够大也好,还是先自己好好地织成锦再说,免得下一盘别个对我说的是,“我它喵的好好一朵花,为啥要插在牛粪上?”

  9. 花也好,炭也好,都是操纵嘛

  10. 操纵是什么鬼?

  11. 思路就是没有信心保证自己不会在任何方面需要你“向下兼容”(虽然不喜欢这个词)么。。

  12. 呃,这类思路我也从来没想过。因为我觉得大家本质上确实都是善良的人,对方给出了合乎逻辑的合不来的理由,我接受,那就这样了。推测更多也没意义。

    而且我自己毫无疑问有我的问题,就是我现在对亲密关系的需求不是那么的强烈,因此也就达不到别人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