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趴

这真是累趴了的一个星期,然而!特别!好玩!被一个,在我感兴趣的好几个领域都有过直接从业经验的艺术小妹儿带到黑耍!一句话就是,除了精力跟不上,别的都好有意思!有意思的经历包括但不限于:第二次被拖着逛夜公园,逛完了唱歌给我听:她觉得自己的声音像莫文蔚(受过训练的准专业级水平,我觉得更像陈粒)。半夜拉着我去了一家黑咕隆咚的电子音乐迪吧,绕了几转绕到一个更加黑咕隆咚暂时被废弃的储物空间,打着手电指给我看几年前一群artist留在那里的涂鸦墙绘。(我深刻地感觉到了“成姆斯特丹”的...

傲娇

之前讲过,对于建立亲密关系,我是“锦上添花”派(点这里)。这两天发生了另一个小故事,突然让我意识到另一点:我自己对建立亲密关系靠“雪中送炭”的行为,是,很,瞧不上眼的。随着岁月的流逝,我获得了一种“莫名其妙地会成为小妹儿们的‘老娘舅’”的能力。但仔细分析起来,倒也不算是莫名其妙,而是时代(或年龄)赋予人在性格(或认识)上的落差。前几天水木丁有篇公号文也讲到类似的话题(见这篇:点此):我最近在复习《恋爱世纪》,松隆子坦坦荡荡的对木村拓哉说,晚上来我家吧,工作那么累,我可以...

另一种大打出手

好了,这回讲另一种“大打出手”。我跟我师姐最近都很郁闷。我们现在跟的柔术教练是技术流,这半年来,他正在很系统地帮大家梳理所有位置的技术。而且他比较强调不要用太大力量去揉以免受伤。这边的男学员也都比较斯文,很少有人是出重手的。所以我跟师姐现在养成的习惯就是跟男生揉,用七到八成力量,争取多用技术多思考。跟女生打就是五成力,最多六成,点到为止,多换位置多用新技术。后来有几天,我们跑去别家馆练了下,碰到几个女生都是刚练没多久的力量流选手,一时之间居然搞得我俩非常狼狈!对方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