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口!全都是借口!

最近更新很慢,实属无奈。老爸病情发得频繁,生理心理互相往不好的方向影响;老妈也受累,压力巨大。我经常脑壳精痛。连带搞得我也像美莎一样,从周更变成双周更甚至月更。当然,一切都是借口!还是应该努力更新才是!我最近碰到的比较梗的事情是这样:艺术小妹是从小学乐器的人,科班出身。我它猫的一个音盲和节奏盲,学了三年琴仍然弹得鬼哭狼嚎(用我老师的话来说,那就是“从来没听你把每一个和弦顺畅地一气呵成地连起来”),实在没脸在这样的人面前班门弄斧。然而由于家里摆着琴,人家怎么着也想要听一下...

斯巴达式的生活

这里的“斯巴达式”是真正的斯巴达式,就是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几近自虐式的战斗生活。这个梗最初出现我的词典,是有一回我姬友们来喝酒,喝完了晕乎乎到我床上一躺,然后蹬地跳起来说,“你的床怎么这样硬!”有一说一,因为平时久坐,我睡的是硬板床,但铺了三层厚垫子打底,我自己觉得还蛮舒适的。但对睡惯了软床垫的人,可能是不太友好。在我到访过的友人家里,女性无论如何都会把自己的房间(或者至少是床)弄得十分舒适,藉此在劳累的一天之后躺上床时获得一种“啊……这是我温暖的窝”的宽慰感。作为一个两...

淦!

我本来好好滴跟艺术妹吃着火锅儿唱着歌,突然!我爸就又!发病了!好了,忙里忙慌的日子又又又开始了!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