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很慢,实属无奈。老爸病情发得频繁,生理心理互相往不好的方向影响;老妈也受累,压力巨大。我经常脑壳精痛。连带搞得我也像美莎一样,从周更变成双周更甚至月更。

当然,一切都是借口!还是应该努力更新才是!

我最近碰到的比较梗的事情是这样:

艺术小妹是从小学乐器的人,科班出身。

我它猫的一个音盲和节奏盲,学了三年琴仍然弹得鬼哭狼嚎(用我老师的话来说,那就是“从来没听你把每一个和弦顺畅地一气呵成地连起来”),实在没脸在这样的人面前班门弄斧。然而由于家里摆着琴,人家怎么着也想要听一下。我每次都特别惭愧地捂脸说,“算了算了,实在不敢。”现在甚至连练琴,都只想躲着她练。

我弹得不好的原因很多,原因之一如上,基础太差,原因之二是,我练习的时间真的太少(基本上保证每天半小时,多了没有)。但从我自己的角度说,第一真的觉得有学到东西,第二真的有一些自己能感受到的微妙进步,第三也真的觉得慢一点无所谓,三年不行五年啊。所以还是很认真地在学。

但由于这种在高手前的羞怯感太过严重,搞得小妹觉得我老师的教法是不是有问题,她们从小学音乐的人,似乎不太能理解练了三年都进展不快的状态。再加上,科班出身的人有科班出身的固执,比如他们认为一定要从五线谱开始学习弹琴,简谱不入流,我老师教的基础乐理是不是太难了(因为她们学古典乐理好像并没有学到那么难),总之,她觉得我误入歧途,进而非要向我推荐别的老师……

我向她解释了很久,我弹得不好实在不怪我老师。但她无法理解的另一点是,我必须要有足够心理安全感才可能在亲密人士面前展示才艺。小时候因为唱不来歌给我爸骂得狗血喷头的体验,实在不想再经历。而且我学习有自己的方法和节奏,我觉得有进步就行了,不喜欢听别人指指点点。

然而,这在旁人(小妹儿)看来似乎同样过分固执……

最后编辑:2020年10月27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评论已关闭

已有 13 条评论

  1. 为什么我无辜被cue!!!???如果不是我们认识多年,简直想要让你学习林毛毛哈哈哈哈。

    说到在专业人士面前展示才艺,我好像跟你正好相反。如果大家都是外行,我反倒会有点不愿意,因为外行是不是对我也没啥帮助。如果大家都是内行,那我内心傲慢的猥琐男又会让我戒备森严,通常一句话都懒得说。反倒是我作为外行在内行面前,那叫一个没有包袱!反正我摆明了是外行,我再痤也是应该的!所以我就可以没完没了地跟格格巫讨论哲学,讨论得他头疼不已,但最近经过我多年的PUA,我觉得他也有点乐在其中了,有些问题还会主动来找我讨论,前阵子我还给了他一些新的写作灵感,为此我感到非常自豪哈哈哈。

  2. 学习林毛毛是什么梗?!

    我觉得手艺活儿跟谈思想还不太一样哈。尤其是哲学,只要你提出的思路合乎逻辑,有恰当的理由,哲学家就不可能不在他的论证中给予回应。更何况你一个话唠,你从来不会因为陈述观点而缺乏自信。

    手艺活儿就不一样了。好比你是个外行人,你从网络上看了一堆游泳技巧,但一下水你就沉,你怎么跟专业人士讨论游泳呢?

    我的情况还更特殊些。我很明确地知道,我小时候对学音乐的兴趣就是因为自信被打击而导致彻底崩溃的。所以我现在一个人练,是一个慢慢培养自信的过程。

    如果她是我的老师,我必定会尊重她的意见。但她同时跟我又是亲密关系,而且她是从那种我小时候视之为畏途的刻苦方式训练出来的。我觉得我没法向她展示,更大一部分的原因就在于非常害怕她以亲密人士身份打击我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些许自信。

  3. 哎呀哎呀没有没有,哲学这个事情,其实是一个技术,很多时候不是一个思想,是有门槛的。所以在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是飙了很多无知蠢话,不只是蠢话,我还有我的价值判断哈哈哈,格格巫没有奋而跟我分手也是一个奇迹。但后来交流多了,我起码知道了什么东西我确实又不了解也无需发表意见,也就是那些所谓的技术点,那我就会绕过那些点,在其它可以被称为“思想”点的地方大放厥词。

    但我想说的就是,我对于这些东西有一种,我虽然这么普通,但我很自信的神奇自信。其实在其它的什么唱歌啊攀岩啊画画啊什么的上面,我也是这样的。

  4. 哈哈哈,我觉得讨论哲学飙价值判断确实是条断绝人讨论欲望的死路啊。

    其实我在其他方面都还好,就哪怕让我跳段很丑陋的钢管舞我也不会怯场。而且事实上我做事并不怯场。

    只有音乐这件事真没办法,实在不想回到心理上的灾难现场。

  5. 对了,林毛毛。林毛毛是微博女权大V啊,但她比较...嗯,怎么说,很有街头智慧,对事物有旗帜鲜明的观点,然后中国温柔的学院派女权好多都特别受不了她,纷纷跟她割席,三天两头还隔空吵架。我这里说到林毛毛是因为她跟自己原生家庭断联了,她说她不想扛鼎,哈哈哈。

  6. 哈哈哈,妈呀,这个事,是要内心非常强大的人或者跟父母矛盾极大才可能做到吧。一般人做不到。哪怕偷尖躲懒耍滑头的心是有的。

    我认识一个跟原生家庭彻底脱钩的人,原因似乎跟被家人性侵有些关系,但是没亲口听当事人说过。总之绝不回头,绝不原谅。我觉得这种情况可以理解。林毛毛那个,我始终觉得她说的在逻辑上有大漏洞。

  7. 啊呀呀,我好羡慕你交了个艺术小妹呀~~~:)

  8. 林毛毛确实是有很大的问题呀。哎怎么说呢,微博上的表演型人格,我倾向于就看她表演出来的是什么,面具后面真人是怎么样我也不太关心。真人还能怎么样?所有的人都有所有人的问题。但她很多话虽然偏激,却还是有很赋权的一面,话糙理不糙。

  9. 是的,其实我是赞同林毛毛的部分观点的,尤其是,别人揍你就要使劲揍回去,往死里弄。以及,不要圣母心爆棚什么的。本来我也没多想过,主要是前一阵她说她弟弟杀了自己的妻子,我就觉得,呃……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10. 可能就是网络平行世界跟现实世界没对上吧。

  11. 潮涨落迷失又归来 2020年11月03日 15:03

    挺好的,和小妹

  12. 专业的人士的确是要求要比较严格些。
    我来成都后开始跟一位老师相对系统的学习二胡。之前也会一些,但这种“老头儿乐”的程度在老师看来就是瞎胡闹,在她看来,我的音准、节奏都糟糕得一塌糊涂。现在呢,学了快两年(只在学期内,每周一次课),终于可以拉一些三级的曲目,但在老师那里,还是觉得节奏不对、音准时常跑偏。
    我的感受是:专业的人士,耳朵非常刁,对演奏表现的心理预期也会比较高。

  13. 哈哈哈哈,是的呀!专业人士对练琴是有不同认知的。我们业余的人真的,每天练着都觉得自己好努力好努力了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