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小结,以及学乐器这件事

2020年是躺平的一年,不过就我个人而言,整体还行。虽然一整年都没有休假出门玩耍,老爹的病情反反复复,多有波澜(辛苦了妈妈),不过工作很顺利,学习有心得,柔术升了紫,交到女朋友。今年因为疫情放弃了跳钢管,柔术练得很多,肉眼可见地变强。今年学弹琴都学了三年了!弹得嘛,还是完全不像话。唔……但是,慢慢地真的还是感受到了一定的乐趣。按我自己的感觉,似乎、好像、仿佛,如果给我一套循序渐进、有音频有视频的教程,我也可以慢慢地啃下去了(之前就啃不动)。另外吹口琴,天啦噜,我终于把蓝...

生活的重锤

趁着这两天疫情反复,所有健身项目都暂停,我趁着空闲时间嚯嚯地看起书来。年初疫情的时候狠狠看了不少书,而到了中间的几个月,几乎就没翻过几页纸。转眼到了年底,我一看家里满满堆了几个小箱子当当京东上买的书,碰都还没碰,不禁惊慌起来。结果最先看完的书无非是混时间的《头等舱》。因为跟黄佟佟的时代相去不远,很多内容很熟悉,也容易共情。看完之后到豆瓣上瞟了一眼,看到有人说,妈呀,这太凡尔赛了。唔……怎么讲呢? 确实是时代不同了,如今生活的重锤似乎捶打得更重了一些。如果没经历过黄佟佟所...

更新来了

果然聚会之后是有八卦的。之前讲到的小姑娘和姐姐的故事有下文了。前几个月的相关日志点这里:小妹的心理需求和中年妇女的性需求大打出手继大打出手那一回之后,小姑娘和姐姐并没有分手,而是大家互相做了检讨,下了矮桩,总之又相处如常。好的时候就看她们发朋友圈秀恩爱,不太好的时候就删朋友圈跟朋友们吐槽。在小姑娘吐槽的过程中,我,还有俊友,隐约感到,从小姑娘口中描述出来的姐姐,常常暴露出隐约的“爹”味。但是姐姐真人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好了,我们纷纷告诉自己说,不,应该是我们只听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