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这两天疫情反复,所有健身项目都暂停,我趁着空闲时间嚯嚯地看起书来。年初疫情的时候狠狠看了不少书,而到了中间的几个月,几乎就没翻过几页纸。转眼到了年底,我一看家里满满堆了几个小箱子当当京东上买的书,碰都还没碰,不禁惊慌起来。

结果最先看完的书无非是混时间的《头等舱》。因为跟黄佟佟的时代相去不远,很多内容很熟悉,也容易共情。看完之后到豆瓣上瞟了一眼,看到有人说,妈呀,这太凡尔赛了。唔……

怎么讲呢? 确实是时代不同了,如今生活的重锤似乎捶打得更重了一些。如果没经历过黄佟佟所说的年代,我猜读者可能真的无法感受,这几个婆娘恁的好命,怎么就算挨了重锤了?之前我也提到过,就是大概是占了早生几年的好处,多多少少受过大学教育,我周围的朋友基本上过得都还行,没有那种颠破流离、一塌糊涂的。当然,刚毕业那几年,谁都要吃点捶打,可一般三年五年,也就走上了比较顺遂的轨道,接受了自己就是个普通人的真相,只要不是特别攀比的性格,朋友们的生活,还是不太焦虑且闲散的(当然,这也是城市气质使然)。

认识艺术妹之后,她给我讲的故事,以及我旁观她的生活,经常让我感叹这些年生活的重锤怎么打得这么重。她从小学习音乐,被父母寄予厚望,但自己被这种厚望折磨得抓狂。到了大学,整个人几乎都被压垮,后来换了专业才好些。毕业之后做的事倒是自己喜欢也想要从事的,结果公司不靠谱,中途她自己也跑偏了一两年,相当于职业发展道路有四五年都是停滞的。后来终于能和自己小时候学的音乐技能和解,甚至想要回到学校去走学术研究的路线。由此导致了另一种局面是,好多年都不能获得一些世俗意义上的成绩(金钱名誉地位)缓解跟父母的关系。

就我个人的体会是,中式家长其实也算好糊弄,给他们一些世俗的成绩,让他们看到,哦,原来你的选择是有道理的,他们基本还是能够放一定的手,当然届时他们还会产生新的期待,但那就是另一个层面的话了,至少双方的关系会渐渐趋于缓和。

然而艺术妹始终没有得到过这样的机会,总是碰上各种大出意外的发展。比如今年她考研,导师找好了,认认真真在学专业课,千手观音般把工作渐渐梳理出头绪,结果,临到打印准考证那一天,目瞪口呆地发现:专业选错了!!旁观此情此景的我也呆若木鸡,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我并没有看到艺术妹做事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何以屡次三番地被命运捶打,我不明白。我特别真心地希望她能碰到一个翻盘的机会并且稳稳抓住。

最后编辑:2020年12月13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评论已关闭

已有 14 条评论

  1. 别的不知道,专业选错了是自己粗心呀!不是生活举锤…

  2. 没有说这不是粗心导致的意思啊。我甚至都不明白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疏忽。但仔细想来,又事有必然。

    生活的捶打,很多时候不就是蝴蝶翅膀扇动导致的连锁反应吗?

  3. 重锤下的人生 2020年12月15日 04:19

    是这样子的,一步错步步错。有时候关键的一步走错了,就发现步步维艰。。。再也没有翻身机会了。小朋友还可以明年再考吧,今年准备的差不多了,明年应该也没问题了。

  4. 楼上,确实是啊。就,普通人生活的容错率其实很低……

    她明年的确是还要再考的,光从这个角度想,倒是没什么。可能我离开学校的日子太久了,一直以来也没有参加特别大型的考试的需求,加上所有学习的进度步调都是顺着自己的性子安排。所以,一旦身临那种“备战备考”的紧迫感,让我连带着也挺紧张的。

  5. 蓝外套绿衬衫 2020年12月16日 19:45

    可能我理解错了“学术研究”的意思!高校青教这些年的生存环境比较糟糕,主要是科研压力,非升即走,艺体类专业相对会小一点,此外还有教学压力和收入问题。
    但是只要适合自己的心性、节奏和目标,其他的困难都能想法克服,话说回来,“打工人”哪有不累的。

  6. 我经常也有听说比如现在小朋友挨重锤的事,比如什么当社畜啊996什么的。但我仔细想想,比如听听你觉得吃了时代红利,不过我们这个代际吃时代红利的,到底是大多数还是一小部分人呢?那些没吃到红利的人,后来他们怎么了呢?我其实不是特别清楚,最近总是被一些数据惊到。你考大学的时候不知道扩招了没有,但就算有了,我那天看到一个数据,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大学生的总量,还不如残障人士的总量多。艺术妹如果跟我们差不多的年纪,不知道她能不能更顺一点。

  7. 美莎,吃到时代红利的人,应该还是不少,只是表现形式各有不同。

    但是这在人群里是极少数还是大多数,我觉得应该是极少数吧。就我所知的范围,我的中学同学,现在还保持联系的,只有当初考上大学的,这一批人都算是赶上了时代的快车,都过得还行。

    但是在此之前,小升初就分过一次流,那些没能上普通中学,上了三线厂子弟中学的,统统被抛在了车厢之外。初中升高中又分过一次流,许多农村来的女同学,从学校里消失了。我现在还隐约知道一些当初没上到普通高中上了厂里职业学校的人的消息,随着三线工厂的倒闭,好多年前,他们就已经失去了工作,据说是有躺在家里赖着爹妈的退休金吃饭的。

    至于那些没有考上大学的农村女同学,有一些熬到现在,也有不少因为国家的征地、开发吃到时代红利的,但按我爸妈的说法,那不叫时代红利,那叫时代给他们半生岁月的些许补偿。

    艺术妹艺术院校里那些跟我们差不多年纪的人,那都是时代红利吃得豁呀豁呀的,怎么讲呢,按我们这个年纪算,怎么着都混成了当当响的业务骨干。

  8. 重锤下的人生 2020年12月17日 19:20

    真是这样...记得大姐技校毕业时满心理想主义的要回县里的无线电厂,准备再去参加成人考试做她的诗人+播音员梦.两个要好的女生到我们家找她,小住了几天,我还记得每天晚上跟几个大姐姐去野地里玩,聊天的场景. 正好其中一个的姐夫是一个大国企的,刚刚在家里听姐夫说那家单位很好.两个闺蜜就赶快陪着她坐车回学校,改了分配的志愿,去了那家单位.
    剩下的都是历史了.如果她去了县里的无线电厂,肯定马上就破产,成了下岗工人,嫁了一个不喜欢的人,拖着一个娃,艰难讨生活.在那家大国企,天南海北的人都有,她英文又好....各种机会...娃也很有出息....自己也搬到了大城市,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轻松讨生活.年纪小的时候没见过别的,只知道诗人+播音员的梦,谁知道要真的信了这个梦,就要在重污染的小城里窝一辈子了.

  9. 对,我的意思就是说,不知道这个代际之间的差别,是因为70后80后吃了红利,然后现在的90后00后吃不着了,还是说70后80后吃红利,导致更宽泛的人群拥有了前面几个代际不曾有的生活水准和视野,但同一代之间幸运者和普通人的比例并没有变化,只不过普通人的失落现在更加可见了而已。

  10. 美莎,那应该还是后者。幸运者是比较出来的呀。我妈一辈子也不觉得自己受过太大的苦,可她讲自己小时候到河北农村烤着蝗虫吃,就是我完全无法想象的体验。我后来去舞室学跳舞,那里很多女孩子是边远的农村出来的,朋友圈里还看得到她们每年回乡下砍柴养猪骑牛的小视频,一旦她们来到城市,受生活怎样的捶打,好像、似乎、可能也比那有所改善吧。当然这又引入了另一个问题,“人被商业社会物质生活所异化”?

  11. 幸运确实是比较出来的。可能再过一百年科技更加发达,那时候的人再来想象我们现在的生活也会觉得,啊,阔怕。当然也有可能大家都已经嗝屁了。

    总之希望艺术妹顺一点吧,听起来是有一点背。但好像是比较乐观也比较有干劲的人?

  12. 她乐观的时候倒算是蛮有干劲的人。但如果老是得不到正面结果的反馈,再有干劲,也耐不住捶打啊。

    这就又回到我写这篇文章时想到的问题了……运气呢,是个无解的事情。因为我就,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运气还真不错的人,以至于回想的时候都简直不觉得自己生活里有什么遗憾。

    而对比来说,她甚至会直接说,“我觉得我运气一直不怎么好……”所以我才觉得她需要的就是翻一次比较重要的盘,从而渐渐减少这种比较负面的认知。

  13. 可怜的妹子。但可能跟时代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14. 重锤下的人生 2020年12月28日 02:08

    看豆瓣的魔幻的帖子:
    https://www.douban.com/people/226793989/status/3229871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