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一更来了!昨天在岩馆攀岩的时候,美莎发来“愤怒”的质疑:“难道你耍了朋友就不更新了嘛?!!”我说,“要啊!可是!耍了朋友不就更新时间少了吗!”

美莎还继续表达了其他的“愤怒”,但是我当时小臂都爬得充血了,就没有理她……

——另外,美莎你自己的更新呢!!

闲话休提,转回主题。我自己从小就很讨厌“与人斗其乐无穷”这档事,学校里是散仙,工作后基本没混过正规职场,人际关系十分简单,满足于小打小闹地卖点技能过活。什么宫斗戏官场戏,从来都不要看的,还常跟朋友之间打趣说,真要是穿越到宫斗戏里,铁定是一出场就扑街。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建立了一些简单的处事原则,大体上是:自己的利益一定要主动争取;有错一定改,尽量不吃屎。)

艺术妹基本上也是个靠卖技能为生的人,但众所周知,2020年的疫情,搞得她的技能无处可售。为了在考研的同时也有点收入,她参加了一个十分小的小团队,向甲方提供活动类的服务。本来甲方就很严苛,付款周期长(往往要半年),拨款审核流程又繁琐,然而好在工作本身不需要坐班,参与组织承办的活动也比较投合她自己的胃口,还是顶着艰难坚持做了下来。

她去年下半年参与的一个服务项目,标的很少,不到三万块,前前后后跑了七八趟,数次修改返工,即便不算做得出彩,也算不过不失地完成了。去年12月终于结算,甲方发放了全部款项。但按甲方的流程,今年还需要向第三方复审机构做一场相当于“回顾报告”的事情,整个流程就是总结这个项目的得失,哪些地方做得好,哪些地方做得差。此外,还需要提供项目推进过程中支出费用的财务资料。(钱难挣啊天啦噜。)整个复审过程,是跟多个其他同类的乙方一起做,所以每个小团队分到的时间只有20分钟。

按照常理,标的这么小,又如此大费周章,复审机构并不会为难特定的某个乙方。所以,只要老老实实按照要求,把别人要的PPT和各种资料准备齐全即可。即便有不合乎对方规定的地方,复审完毕,按别人的要求整改,也不是什么大事。到此为止,事情不过是个“甲方很难伺候”的故事。

艺术妹按复审机构下发的要求,把资料准备齐全了。然而,她所在小团队的小头目突然跑来跟她说,“你这个费用支出的财务资料不规范呀!你必须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地整改才行!”而且,言语态度强硬。

这个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涉及到团队对公账目上的一些操作。艺术妹觉得事情很蹊跷,所涉及的支出是若干笔几百元的私人小额劳务费,都是直接支付的。她向复审方询问了这种情况,复审机构的对接人告诉她说,这种小额费用,拿到收款人的签收记录也就可以了。她便向小头目说明了复审机构的回复,哪知道小头目还是不依不饶,仍然措辞强硬地要她以公对公账目的形式走流水。

双方在沟通期间,我偶然听到了一耳朵,一时忍不住,多了句嘴,说,“非要你去改这个,是不是小头目自己的账做不平,借你的手操作一番,让你去顶雷啊?”

艺术妹听了我的说法,也觉得颇有可疑。

在此之前,我并未对艺术妹的工作插过嘴,但之前听她开过团队的线上会议,整个团队,加上小头目不过4个人,其他两个人大概是纷纷觉得此工作不够靠谱,竞相趁着节日到来要求撤漂。而小头目面对自己马上要成为光杆司令的前景,非但不安抚团队成员,说话反倒刺耳得很。我心里暗暗说,“这个人怎么连画个大饼都不会啊?哪有这么做事的道理?”其余不靠谱的事情也大致类似,总之不是个好队长。

故事先写到这里,因为这几天还没闹完……

最后编辑:2021年01月09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评论已关闭

已有 2 条评论

  1.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是因为自己无能,所以就指望你了吗?!

  2. 拜托!!气是自己蒸出来的!快快努力地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