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人斗”·下篇

我点了艺术妹一句之后,她回味了一下,说起之前小头目有一些账目不清不楚的操作,比如该给别人的报酬没及时给啊一类。我听得眉头大皱,越发肯定是他账目不清,想假手此次审计做点手脚。艺术妹觉得有道理,便坚持说,“要不还是等审计完成后一并按规定修改?有什么问题我负责就是了。”这一下可算是引发了火药桶,对方不停地打电话,在微信里反复斥责她(而且话也说得十分难听),倘若不按照他说的修改就一定过不了审计,会有怎样怎样严重的后果,等等等等,沟通长达数小时。考虑到这种行为实在超过了常情,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