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应美莎的大衣和凝视的故事来了。

俊友有个规模很小的群,人不多,十来个,常年邀约耍得开的小伙伴。难逢难遇的浪局,往往便出自这个群里这位或者那位姬友的邀请。大家都比较喜欢结交的人,是那种耍得开、不苦逼但也并不油腻的。在现实中,这种人实在不多,只能通过一路一带渐渐地认识。这小群里人人都有许多故事,大意是,只要耍得高兴,总能吃到糖果果。

艺术妹知道有这个群之后,大概是因为之前很久没有结交圈中友人,立刻让俊友把她拉进了群。(我没有进群,是因为一来大部分人我都见过,二来群里还有之前的艾斯基小姐,虽说大家心里也没什么梗,但……能避免的尴尬还是少一点的好。)

艺术妹进群之后,又听我讲了各种油爆故事,感到非常兴奋,立刻要求攒局面姬!俊友说,这事不能急,要等到有人落单想吃果果的时候,那样的局才好玩好耍。大家都有固定果果吃的时候,局就不怎么好玩。艺术妹觉得,唔,是这个道理,也就按下耐心等着。

没过多久,局来了,攒局的人花名“达姐”,叫是这么叫,年纪其实很轻,走的路线是90年代港片里成熟四海的“大姐大”风格,反正远远望去就知道这是个有故事的人。“达姐”落单颇有些时日了,在群里就公然表达了要吃果果的心情。而作为新人送的见面礼,艺术妹把朋友圈里另一个同样也在嚎叫“落单了落单了强烈要求吃果果”的二熟二熟的朋友请进了群,这个朋友,我们叫她小海吧。艺术妹跟小海并不太熟,但能保证小海长得清清秀秀,感觉撮合撮合,再不济露水情缘能来一段。

偏不巧,攒局当天,艺术妹在外面辛苦工作了一整天,穿了一件猴儿棉就赶去了。当时天气太冷,本地飘着鹅毛般的大雪,我过去时思考良久,仍穿着厚厚的大棉袄去了。到了现场一看,当即自愧不如自惭形秽:达姐不光是大衣党,大衣一脱,里头还穿着一件吊带,十分闪亮。她有两个帮衬的好姬友,也打扮得伸伸展展,大衣笔挺。好在那天我本来也是帮衬的看客,迅速在内心里放过了自己。小海已经到了,的确是个清秀孩子,打扮不那么华丽,算是不过不失。其余还有些人等,和故事无关,这里就略过。

必须说,达姐看到小海,觉得还是顺眼的。小海却有几分墙花味道,局进行到一半,没怎么跟达姐说话,反而跟我聊起了比特币。我内心奔跑着怒其不争的马。旁的醒眼色的姬友,开始挨个给小海让座,无声无息不知不觉地把她让到了达姐身边。

其后我们开始给达姐抬轿子,试探小海的口风。大约是没见过这样干脆直接的局这样爽朗大方的“姐”,小海又是小鹿乱撞,又是羞涩难挡,双手夹在膝盖中间,脸红得几乎要说不出来话。

我们所有抬轿子的人都觉得小海实在是太不争气了!不是说要吃果果吗?双手夹在膝盖中间吃个毛的果果?作为半个中间人的艺术妹,也觉得小海的性格出乎自己的意料。“我认识她的时候,她算是爽朗大方啊!今天是怎么回事?”

后来我们转场去唱歌,小海十分努力地鼓足了勇气,站起来跟达姐一同唱了几首歌,我们都觉得有戏。后来夜色稍深,我跟艺术妹先撤了。

第二天传来的消息是,大家各回各家了!我们的心声都是“哈?!”

艺术妹非常不满意地对我说,“你所谓好玩油爆的局就是这样吗??!!”我说,“不是……可那不是你朋友不争气吗?”艺术妹说,“可即便抛开她不算,你认为这样的局算油爆吗?我连我1/3的战斗力都没能发挥……”

我……唉……

最后编辑:2021年01月25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评论已关闭

已有 3 条评论

  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 感觉故事的高潮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呀~~~

  3. 对啊,是真的没有开始就结束了!后来我们问了达姐,达姐说,“(小海)人长得还可以,本来是可以用一哈的,但是太怂了!难道还要我跳到她腿上去嘛!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