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妹离开她先前不靠谱的团队之后,勤劳地到处跑动,没多久带着几个四五流专科院校的毕业生小姑娘们,自己搭起草台班子开始承办活动。亏得年前疫情控制得力,她拉到两台马路边的表演活动,尽管筹备期满打满算也只有三天,竟然也被她连轴转着搞定了。

整个过年期间,我就旁观看她鸡飞狗跳地磨合团队,训练小姑娘们。

有一点我从前很少想到,那就是,我自己一直以来接触的人,基本都在平均水平线之上。在我有限的记忆里,似乎没听说过有谁说自己对某件工作上的事难于上手,哪怕是跨专业,也都还好。做过草台生意、初创小买卖的人也不少,好像全都是大家嚯嚯嚯地就干起来,吃亏上当跳坑的经历难免都有,但没怎么听过上不了手的。我还记得很多年前跟室友聊天,我们那时的苦恼是,“我们这几个人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什么事情上手都很快,所以往往容易放弃,缺乏坚持。”听者均深以为然。

所以这么多年来,我自己也好,朋友同伴同事也好,要解决的大问题差不多就是两个:寻找适合自己的方向,坚持下去。只要能做到这两点,就都还干得算过得去。

艺术妹读的学校,在相关的专业领域,也还算是不错的学校,但因为是艺术类院校,成绩方面自然不那么拔尖。但根据她的说法,专业技能真正拔尖的人,还是都很灵光,脑壳转得溜溜快(当然,练琴刻苦而不动脑筋的也有,审美能力会差一些)。经我自己的观察,艺术妹自己的脑壳就转得溜溜快,跨界纵横思考的能力很强,执行力也在水准以上。

轮到现在她带的几个学生姑娘们,差异就很大。有一个小姑娘,特别擅长沟通,嘴巴很甜,按她自己的说法是,参加汉服小团体组织活动什么的锻炼出来的;有一个小姑娘,不太爱开口,但交代做点表格什么的,都做得整整齐齐,巴巴适适,票据啥的也归纳整理得很稳妥。这两个小姑娘,都可以派上很好的用场。

第三个小朋友就比较为难了。艺术妹交代她去找人给团队做个Logo,方便在各类名片和信签纸中使用,她说明了对Logo的要求,要点一二三。按理说,这事实在没什么难度。但小朋友在做的过程中,简直感觉是在翻一座高海拔技术型大雪山。先是说,春节期间名片店都没开门,找不到设计师,艺术妹告诉她,可以上淘宝找一找。小朋友去找了,可给回来的Logo小样,要点一二三均未体现。艺术妹说,我的要点一二三呢?小朋友又去催促改。改了两三次,回来告知,不能再改了,淘宝店要加钱多收费了!……

好吧,艺术妹认栽,自己动手画了个小样,发给小朋友说,你去让那个设计师照这个思路给我做一个。小朋友说,“那我明天再去找广告名片店,淘宝店的那家我已经申请退款了!”

……

我跟艺术妹说,这人不行的话,你只有再找个人,要不她帮不了忙还添乱。艺术妹说,可她们三个人是一个寝室的,关系还不错,这叫我怎么开口呢?

唔……

最后编辑:2021年02月22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评论已关闭

已有 12 条评论

  1. 哎呀太感同身受了...

    但我的问题在于,比如像你最后举这个例子吧,我只会觉得,哎呀,怎么什么事情给这个人处理就会变得这么麻烦呢,但我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我只知道我自己做很快就搞定了。

  2. 当然自己动手做就很快嘛。主要是,带团队的话,要克制住“算了算了,还是我自己做”的冲动,把事情交给别人去做呀。要不总觉得别人做得不好,全都自己做,最后就累死了。(另外,女性团队leader的话,好像难以放心让别人做事的情况会多一些,容易陷入“微观管理”,事无巨细都要参与。)

    对了,你魔都的办公室是怎么运转起来的?记得上次你提过一嘴,好像是大家都很精明强干就嚯嚯嚯做起来了?

  3. 哎,我真的有时候不得不非常汗颜地承认,我在很多方面不是一个很“女”的人(但同时很多方面其实又很女,所以我甚至以前都没有发现过自己的不女)。比如你说这个管理的事情吧,我就是一个放养型的人,大家进来我就说大家好啊,开做,就这样。员工因为要跟我汇报设计,所以我还会经常跟他们讨论一下,实习生的话,经常人家几个月实习完了,我连人家叫啥都不知道...而且员工跟我汇报设计是这样的,我想起了会追着他们问,但没有想起来的时候,就完全不问。后来他们发现其实我的标准定得比较高,所以自己担心出问题就养成了追着我讨论的习惯。当然他们来了我是不会拒绝的。

    但是运气比较好,大家确实还都挺给力的。不那么给力的,也被其它那些给力的给带给力了....

  4. 哎呀我好凡尔赛捏!

  5. 哈哈哈,你这个凡尔赛的女人!我觉得这就是工作有没有主动性和自觉性的区别吧。愿意去一家规模比较小的组织的人,一般来说是有工作主动精神的,也就是说,眼睛里有事儿,愿意追到把事情做了。

    好比你分派了一个任务,“去把桌子擦了”,有主动精神的人就会自己去找水,找抹布,如果他事前知道你要求擦桌子的目的是接待重要客人,还会找一张漂亮桌布,放一瓶花,提前摆好茶杯。

    可要是没有主动精神的人,那就是追着你问,“水在哪儿?”“没有盆怎么接水呢?”“抹布呢?”就算你把抹布和水递到他面前,他也就随便那么一擦,也不管桌子上是不是还有油污……做完了还追着你问,“我擦了桌子多少钱来着?”

  6. 对的。我现在很容易跌入老板的思维,然后就去品评员工有没有自觉性什么的,夜深人静的时候觉得自己真是可怕。就,太撕裂了,我的政治走位不是这样的好吗?!我是一直站在受雇佣者的角度批评种种资本主义的恶行的人好吗?有没有自觉性,难道不都是天经地义地应该拿钱放假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吗。然而如果真的遇到这样的人,我还是会觉得谢天谢地你快走吧,太好了天朝没有劳工保护法(误)。

    而且我的个人经历也是很撕裂,比如说起来也给人打了那么多年工,其实就没有一天是正儿八经的雇员,一直都是个什么便宜都想要占到的学生工(意思是说可以一边修学位一边工作,一边拿着不错的工资一边还不用交税纯收入超过了正式员工)。所以到现在我看那种精得到处都冒油光的员工,也觉得自己没有不待见人家的立场,老板挣老板的,员工没有任何立场跟老板共情。但当了老板的人当然希望员工能跟自己共情了!虽然我不灌鸡汤,但如果一个团队的人对做的事情没有一点共同的期待,那事情怎么搞得下去。人生哪人生。

  7. 屁股决定脑袋呗,人之本性。

  8. 楼上。您的脑袋,才是屁股决定的。

  9. 说实话,我也是真不喜欢现在互联网的一种风气,那就是把所有复杂的情况用一句话概括。当然是很有一语断乾坤的感觉,实际上一点儿也不能增加探讨的信息量。

    好比这篇帖子下,我就很想听人来给我讲一讲,比如作为一个在工作上欠缺主观能动性的人,为什么会这样做,是工作对自己的调动不够?还是说对工作不感兴趣?还是怎样?又或者,作为带过团队的人,是怎么处理这类人的?直接开掉?还是换方法激励?等等。

    说实话现在网上能看到的建设性讨论实在不多了,大家都是非常焦虑地,要去分立场,站阵营,戴帽子。

  10. 我也很想知道怎么对待对工作没有积极性的人...我到现在也没有开过人,我的员工也没有表现出那种对工作完全没有积极性的社畜气息——我们团队里最社畜的人不是员工,反而是老板,我的合伙人飞先生,哈哈哈哈。他真的是用一种极致的打工人心态在当老板,所以我们中间一度差点闹到分道扬镳,现在又好了。

    我们为什么没有分道扬镳呢,一方面是因为飞利浦也认同他自己少拿少得,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认可了我开出的重新分配收入的方案,赢得了自己的自由。(当然这是在他工作能力非常强的前提下)另一方面是因为我认同社畜存在的合理性,工作就是工作,有人把它看成实现自我价值的手段,有人把它看成挣钱吃饭的手段,不同的价值判断对应不同的工作态度,我觉得没有哪个价值判断是不对的。不过呢挣钱吃饭也要有职业道德吧,所以作为老板我要求员工的积极性,其实也没啥不对,我也不打鸡血,在我的品质标准下,如果没有积极性,只以打工人的心态估计是不能完成任务的,大家如果能感受到这个标准,可能也会被动或主动地更积极一些。

  11. 这还是以前的泡菜坛子吗,现在遥想那居然是05抑或是06年的事了。因为整理旧电脑的东西,发现了留存的文档。那时收藏了论坛,每日关注着,看你们一双小儿女的日常琐事,竟也觉得很美好。那时候也是二十来岁的样子,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样子。

    晃晃竟是15年过去了,不知道还是之前那个泡菜坛子吗。我们也都荣归中妇的行列,记得坛子里很多熟悉的朋友,每天话着生活的家常,那时候只是静静的看着不说话,不知道你身边的她是否如旧,如果这些年你们还能一起走过,真是让人感慨呢。

  12. 楼上,不如旧不如旧哈,新人都换了几轮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