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新农村

趁着天气好,赶在清明大军浩荡出发前去周边玩耍。以前一直知道雅安是茶马古道上的重镇,也知道蒙顶山上产茶,但对“本地竟然有茶山”这个概念一直不甚了了。常见于各种宣传的茶山,都是云南那边的“古树茶”,但,实际上的茶山,类似图一中,长得一横格一横格的那种,就是所谓的大面积人工种植的“台地茶”。在喝茶人口中,“台地茶”当然都没那么好的喽,都是要打农药的喽——的确是要打。我们去的时候,就有茶场的许多女工,全身蒙得密密实实,带着大沿草帽,背着打农药的装备,一格一格地打,十分辛苦。估计...

只能专注半小时

简中网络这两年令人窒息。十多年前,大家上网,单为打发时间的话,可以有很多渠道的选择,天涯有无数个板块,网易有时评专区。信息的聚集趋势并不像如今这么单一和强烈。十多年后,经过了竞争,残留下来的文字信息出口几乎仅剩微博、知乎、豆瓣,没有哪一个地方的信息,不是让人越看越焦虑的。所以,为了让自己心情愉悦,最好的办法,还是多把时间投入线下的真实世界吧。我现在发现,弹吉他的爬格子基本功,真是一种减压良方。因为它把脑子的资源正好用完,既需要保持专注,又不必太过紧张:开启慢悠悠的节拍器...

内功心法,触类旁通

上次说到我开了新项目,因为得到一把马丁,又戳起了吉他。这半个多月来奋力研究期间,无数次地感到,天啦撸,之前跟着琴课老师学了那么久的乐理,真是太棒了!每一个触类旁通的瞬间都有感动得想哭的冲动。大学时代曾经有过一把巨大的烧火棍,那时候电子调音还不普及,耳朵不好,弦都定不准;加上学得又很不规范,在F大横和弦上败下阵来。学了一个学期左右,卒。这一次,虽然说马丁的弦不是太好按,但跟烧火棍比起来也是天壤之别。再加上电子调音器的助力,感觉第一个难关,在技术的帮助下烟消云散。接下来,几...

新年开了新项目

我们现在的黑带教练,想逐渐从一线训练员中抽身去搞管理工作(他忙起来一天要带三场训练,确实也累得不行),就让我和师姐替他一周上一堂专门针对女学员的柔术课。女学员柔术课,之前我偶尔曾去拜访的另一家道馆也办过,那里的女紫带技术比我俩都要好,而且一度打算走准专业路线,全国各地的道馆走过,蓝带组参加过多次比赛,儿童班也带过。但他们那里开的纯女生柔术班,办了没多久,就因为人数太少无疾而终。我自己的考虑是,反正教别人等于是自己巩固所知,实在没人来,我跟师姐互相训练也可以。再说了,要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