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又见帝都

再次出差来到了帝都,行程安排仍然十分紧张。明明到了颐和园,都没能进园子。每次来帝都,还是会禁不住感叹,如果仅限于自己能接触到的人,确实个人素质上要远较蓉县要高。沟通方面十分顺利。大家仍然像打了鸡血一般,聊的都是工作、理想和人生。同时来的还有一个魔都小伙伴,小伙伴也发表了一番感叹,大意是,在魔都,大家主要聊的都是怎么赚钱。帝都聊人生聊理想的那种劲头,偶尔来上几次,还是深为感动、深受洗礼的。另一点是,这一回住在中关村、学院路附近,实实在在地观察到,周围路人聊得都是宏大的话题...

建设队伍

很多年前,刘瑜说过一句话,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坦率地说,我觉得建设一个人,比建设一支队伍容易多了。在之前的这几年,单身的日子里,我把个人队伍建设工作做得,不说是活色生香,说是井井有条,当不为过。必然地,我生活的重心,全都放在自己身上,外加妈老汉儿。工作、弹琴、习武、看书,都是一个人快快活活享受的事;至于旅游,可以一个人搞定,搞不定的时候就约小伙伴们一起。艺术妹刚开始接触我的时候说,“我觉得和你在一起,有一种,特别舒心消停的感觉,就是……没有很多烦人的事儿。”她之前的pa...

天问

人有时候会因为种种原因,突然间触景伤情。有一天,我练完拳击,开开心心回家,拿出冰箱里的冰冻IPA,美滋滋儿地喝了一口,觉得很好喝就拿给艺术妹。结果她正好因为接的演出活动碰到不开心的事,喝了一口之后就,情绪失控了。她发出的天问包括:“为什么我们从小,四五岁,被藤条打着学乐器,每天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苦练。练到现在,接个什么鬼演出,还要被别人当成随叫随到卖身的鸡?你看你,还有你的朋友们,也没谁受过这样的苦,也就正常地学习考试上大学……”我……?!!胆战心惊不敢接话头。仔细想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