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时候会因为种种原因,突然间触景伤情。

有一天,我练完拳击,开开心心回家,拿出冰箱里的冰冻IPA,美滋滋儿地喝了一口,觉得很好喝就拿给艺术妹。结果她正好因为接的演出活动碰到不开心的事,喝了一口之后就,情绪失控了。

她发出的天问包括:“为什么我们从小,四五岁,被藤条打着学乐器,每天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苦练。练到现在,接个什么鬼演出,还要被别人当成随叫随到卖身的鸡?你看你,还有你的朋友们,也没谁受过这样的苦,也就正常地学习考试上大学……”

我……?!!胆战心惊不敢接话头。

仔细想一想,要把艺术表演/职业体育这一块当成职业来说,性价比真是不高的。

之所以说到职业体育,因为当晚还听到另一个天问。我的拳击教练是体育院校的老师,国家级裁判/教练员,但本来年纪偏大,不愿意放弃学校的编制也不太愿意冒险放手一搏,训练场地要么是跟别人借,要么跟健身房拼时段,要么就是学校操场。当天晚上来了个新学员,大概是暗暗嫌弃场地不够高大上,一直追着我们问,“教练咋不整个好点的场地?”我们这些老学员暗想,“真的整个好点的场地,那训练费用也不是现在这个价。”

新学员又追问教练之前培养出来的学员都在干什么工作。大家把知道下落的人回答了几个,都是全国比赛拿过奖牌的,现在的工作有体制内的,也有体制外的,但听起来都是些寻常工作,并不能唬人。新学员就感觉有些丧气。我们几个老学员又暗自翻白眼,“等于你觉得学了这个就能上天?”

但有一说一的话,如果是从小为一项自己并不热爱的项目投入了大量时间,然后长大了发现,一切不过如此,进而对之前被父母强迫做出的选择产生怀疑和愤怒,也很正常吧。

最后编辑:2021年04月13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评论已关闭

已有 5 条评论

  1. 但是那些教小孩儿的老师不是都赚挺多吗, 比考普通大学的强吧

  2. 是这样,如果仅仅为了教小孩而从小刻苦学琴,性价比也是很低的。

    很多师范大学甚至师范大专还有各种艺体专科院系,都有可以教小孩的乐器专业,这些专业好多学生都是上了大学才学的。整个市场价格也非常混乱,此外家长也并不特别清楚哪些人水平好,哪些人水平差。

  3. 考一个普通大学, 上班天天编织屁屁踢又有什么意思?
    还要看到各种杂乱的人, 接触各种鸟事。

  4. 后悔上大学时没有好好利用体院的资源,就知道逃课宅在寝室

  5. 这个到底是跟行业的关系更大,还是跟时代以及个人的关系更大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