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前,刘瑜说过一句话,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

坦率地说,我觉得建设一个人,比建设一支队伍容易多了。在之前的这几年,单身的日子里,我把个人队伍建设工作做得,不说是活色生香,说是井井有条,当不为过。必然地,我生活的重心,全都放在自己身上,外加妈老汉儿。工作、弹琴、习武、看书,都是一个人快快活活享受的事;至于旅游,可以一个人搞定,搞不定的时候就约小伙伴们一起。

艺术妹刚开始接触我的时候说,“我觉得和你在一起,有一种,特别舒心消停的感觉,就是……没有很多烦人的事儿。”她之前的partner,很能折腾找事,把她闹腾得够呛,再加上她自己的工作和学习也在调整转轨,感觉许多日子都在上演大戏。我呢,接得到招但戏十分少,对比之下似乎形成了亮点。

然而,真耍起朋友来,这突然成了一个问题。跟她相处的这几个月,她几次提到,“你的生活太完整,完整到,几乎并不需要另一个人。”(其实之前跟我有过较长期绞骚的女性,也以不同的语言表达过类似观点,只是当时我也并没有引起太大重视。)

有一天发生争执的由头是这样:白天她去工作,我也工作,工作中我当然没跟她说话啦。她下班回来了,我去训练了。晚上我回来了,我觉得,和她一起抿两杯小酒,再看看书是极好的。

艺术妹(郁闷地):啊啊啊啊!!!!

我(困惑地抬起头):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昨天我们约了好久不见的青花亮色小妹儿和“姐姐”吃饭,小妹儿和小妹儿吐起两位中年mermer独自生活的槽来,出发点真的非常类似了。我和“姐姐”共同扶额。饭后大家开玩笑说,以后万一真的因为这些原因分了手,我和“姐姐”互相做个炮搭子,应该是合适的。

不管怎么说,现在还是要想个办法建设两个人的队伍才行。

最后编辑:2021年04月14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评论已关闭

已有 3 条评论

  1. 啊哈哈哈哈。小妹妹习惯一下就好了,我觉得年轻女性的优点在这里:就是她们被社会教育得非常柔软,愿意去接受和习惯各种框架。我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

    另外国内和国外的语境真的也不太一样。当然这是我的感觉。就觉得在中国,独立生活并懂得其中的乐趣,这个好像只有很少的人能做到。

  2. 年轻的时候,人本来也柔软很多呀,其实男孩子也一样的。根据我的一位直女朋友所说,交往年龄小的男友,只要顺着毛毛抹,按他们能接受的方式去“调教”,小男友的调教空间非常之大。

    然而中年男性,哪怕那些把自己打理得特别干净妥帖的,稍微一接触也感觉是碰到了一堵墙。她曾经受邀和一位爱好攀岩的中年男士去对方家里吃饭,对方家里一尘不染,装修高档,很有日式独身主义的范儿,可这位直女朋友事后说,“整个硬件设施是很好,但气氛非常别扭和拧巴,不舒适,不想跟他相处,我累他也累。”

    至于说到享受独立生活的乐趣,大氛围里你是很难找到这类人存在的痕迹,但是,谁还不认识个“独身生活很久”的“奶奶”、“姨妈”、“姑妈”、“老师”呢?快乐独立生活的女性多着呢,只是她们大多年龄较大,早就不在整个社会的视线当中了。她们自己当然也不会蹦跶出来说,“我过得快乐着呢!”

    即便是像英国这种城市化很久的老牌工业国家,写到独身生活的女性,仍然往往是类似“那个寡居的婶婶性格乖僻”的刻板印象。只有女作家会创作出享受独立生活的“马普尔小姐”呀。

  3. 恩,是的,年轻人确实都要柔软很多。但女性那种柔软和男性还是不一样,就是在属于年轻的开放之上还加入了很多觉得自己需要顺从或者愿意顺从的因素。

    而那种“奇怪”的老处女,确实仔细想想周围的环境里是有的,她们开不开心我不知道,但存在是存在的。但环境不一样的意思是,数量和她们的生存质量。不知道生活质量的普遍提高对她们的存在会不会有一个很正面的影响,希望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