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的好,每家每户的壁橱里都藏着点小秘密。五一节里家族出游,我跟离婚后独立带小朋友的大表妹聊起“姨妈”的话题,表妹说,她去华西看了几次月经不调了,医生让她要么带环要么吃避孕药,通过药物内的雌激素,对身体周期进行调理。我因为这两年姨妈周期越缩越短,也很苦恼,就仔细听她讲。

其间我对她说,你要是不想再婚,找可爱的男孩子多多date也是极好的,别的不说,心情愉快呀!结婚反而要慎重。你多参加点有年轻人的活动,比如城市徒步什么的,说着就翻出我关注的一些旅游徒步公众号给她看。

大表妹说,那是自然,毕竟年纪也不小了,也有孩子,结婚谨慎这一点还是很懂的。

过了一会儿,全家人还是热热闹闹地吃饭。因为这一回,全家呱躁的男士们在另一桌喝酒吹牛,我们坐的这一桌声音没那么大,也不喝酒,大表妹突然,压低了声音说:“我跟公司里一个男同事有染,已经好些年了!”

我,夹了一块肉正要往嘴里送,听了这话难免还是一惊,但竟然筷子上的肉并没有掉,只是中途停了半秒,接着继续往嘴里送,“然后?”

“今年年初怀了个孕,又打掉了。所以才有去看姨妈不调、医生建议安环或者吃避孕药的这回事。”

我放下筷子,喝了口茶,继续听她往下讲。

长话短说,我表妹说是自己跟前夫本来就处不好,所以有了婚外情;但后来还是想跟前夫努力改善关系,于是努力出了小孩,但还是处不好;离婚之后,跟男同事又死灰复燃,反而越发情谊浓厚。但男同事也是已婚身份,有小孩,也没法离婚。

我叹了口气,说:“保重身体还是很重要。”

表妹说,我是离婚身份,按理说错不在我。

我说,对,本来也是无所谓的,主要是万一消息炸了,社会舆论对女性是很不利的。

表妹说,我的闺蜜正在经历这场舆论的风暴,个中辛苦她都先替我尝了。我怎么会不知道。但考虑到同事关系,断起来实在也有难度。男方这两年因为种种原因,也没法离婚。我甚至思考过最差的情况:万一炸了,我辞职,找不到工作靠现在的积蓄还能不能过下去。

我说:过得下去吗?

她说,基本上能。

我说,那既然想好了,就这样呗。

我仔细一思量,之前大食袋的直女闺蜜们,也都是各种故事都经历过,纷纷当过第三者,也纷纷被人三过;纷纷扯过离婚,闹过架,最终又纷纷决定还是跟丈夫合作带娃各耍各。

其实我华夏人民对生活复杂性的认知尺度真的很大,关键是:关起门来偷偷做,别声张。


另外顺便跑个题,五一档期的《寻汉计》还不错看,表现的是没有绝对的错或对的现实的人生,只是排片巨大的少,得空的朋友可以去电影院支持一把。

最后编辑:2021年05月06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评论已关闭

已有 4 条评论

  1. 我之所以没法在华夏大地上生存,就是因为对“别声张”三个字理解无能。老娘没做错事,想声张就要声张。当初搞女人的时候,没少因为这个跟女人闹...所以还是遁出去了好,没得这些道道...

  2. 这个要看怎么阐释了。壁橱里藏着骷髅这说法,本来是英语里传过来的,更何况,“中产阶级的隐秘生活”,表现这题材的欧美剧难道是少了吗?(当然,中国连影视剧里也很少表现这些,所以很多人,在没进入中年前,并不知道存在这种“参差多态”的“生存法则”。)

    所以按我的理解,“别声张”这件事应该是成年人世界里一件放诸四海都心照不宣的事情,并不单单是我华夏独有的。

  3. 那可能我太不中产阶级了?确实在欧洲美国,老派点的中产阶级也确实大家藏着掖着,也喜欢点评别人,也在意别人的眼光。不过用脚投票的意思就是,既然都把自己发配那么远了,那肯定要找个舒服的地方呆着。我呆的地方怪人多,其实大家也未必就不牙尖,被牙尖的人也未必就不着相,但因为对参差百态的阈值高,所以对藏着掖着的要求低,比我更奇怪的人都无所谓,更何况我这种大体上来讲中规中矩的普通人...

  4. 对的,而且人在陌生的地方,本来也有可能更放松一些,对一些非常规状态更不以为意,更不在乎他人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