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降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就成了一个很“铿吝”的人。倒不是说舍不得给自己买东西,而是,不怎么舍得给自己买“顶配”,比较推崇“平价替代品”。比如衣服,基础款到,连看到优衣库的价签,都会觉得,“耶,有点贵有点贵。”至于苹果手机及其配件,更是觉...

一起出行的伙伴们

这一次的出行,去年疫情过了最严重的时候就纷纷在邀约。然而去年老爸身体不好,始终不敢出门。今年年初,一同去格聂的小伙伴就说夏天的时候还要再来一次带劲的旅行,我当然高高兴兴地答应下来。五月份,拉着艺术妹去见小伙伴,一起商量目的地和出发日期...

当现代的痕迹无所不在

出门玩耍了一趟,误打误撞中加入了一场朋友攒的“旅行局”,去了黔东南若干不知名的侗寨苗寨。说明一下:如果是抱着度假的心情,还是应该选择自己开车出门去川西玩耍,不想出门就在民宿里瘫着就很好。组队的话,饶是每天8点出门,我都觉得好困;而且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