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玩耍了一趟,误打误撞中加入了一场朋友攒的“旅行局”,去了黔东南若干不知名的侗寨苗寨。

说明一下:如果是抱着度假的心情,还是应该选择自己开车出门去川西玩耍,不想出门就在民宿里瘫着就很好。组队的话,饶是每天8点出门,我都觉得好困;而且每天坐在车里的时间太久太久,每个寨里待的时间不超过两小时,唉……

约我的朋友是上次一起自驾去格聂的靠谱小伙伴,她也是抱着“去网红打卡地刷刷卡,平时就在漂亮的网红民宿里瘫着”的心情去的。然而,我们俩都算计失误。一开始她提出这条路线,就是因为她之前健身伤到了腰,不能久坐,担心自驾出行太累太辛苦。实践证明,自驾出行,只要抱着不赶路的心情,决不可能比多人组队出行更辛苦!

但是呢,有一说一,在“地陪”的带领下,这些寨子的确是自己设计路线怎么也想不到的地方。这些村寨,按古早的说法,都属于“生苗”的地界,如今的贫苦程度大约相当于21世纪之初的川西,除了镇和县能住宿并找到饭吃,凡是村子都几乎没有接待游客的能力。但党的基层建设搞得还是很好,村村通的确全通。每个寨的寨口都立着“感恩”的石碑,说明本寨已于某某年(基本上都在2014年之后,还有2019年才脱贫的)在当地干部和外界支援的共同努力下脱贫。

领队大哥是想带我们看当地的祭祀文化、传统服饰、手工和传统歌舞,但是我们去得很不巧,赶上了农忙季。白天村民都在田里劳作,只剩下老婆婆们守寨。老婆婆们的服饰还是遵循传统的,年轻人已经基本上全是寻常打扮了。(关于祭祀文化,从领队大哥和司机小哥那里听了许多古早故事,跟小时候看的倪匡卫斯理苗疆系列互为参照,还是很有意思的。)

领队大哥说,从前村民们其实在生活状态上是“富足”的,一切都可以自给自足,只是没有现金。现在年轻人都出寨打工,钱是比以前多,但也随之感染了现代社会的焦虑。司机小哥补充道:县城里买一处房子也要几十万接近一百万,再养一个老婆两三个娃,很辛苦的。

我对服饰文化这些真没有太多了解,只是在一旁听人讲故事讲个闹热。从我的视角看来,每个寨的样子都差不太多,古老的民居杂糅一些近年修建的水泥房子,搁在川西平原上,这类寨子铁定可以改造成“某某古镇”。

用旧的现代工业制成品,散落在寨里的每个角落,没有年代感,只有破败感。传统的手工艺仍在延续,原料上却打了一些折扣。比如图一里老婆婆正在编织捞鱼的小网,以前这类小网,原料是自己搓的麻绳,现在呢,是把肥料袋拆掉,用那一根根的塑料绳来编织。

20210607101209-s.jpg
20210607101244-s.jpg
20210607101249-s.jpg

最后编辑:2021年06月07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评论已关闭

已有 2 条评论

  1. 年轻人本来应该没有焦虑,或者千百年来应该焦虑的范式很固定,现在也被资本裹挟,大家一起卷了起来。不管是从审美还是别的什么维度,这条没有回头路的路都让人绝望。

  2. 昨天听说邯郸路的事情,真是兔死狐悲了很久。在地铁上听说的这事,回到家一查居然似乎是很多年前面熟的人,都记不起是为什么认识他的了,是因为一个共同的老上海熟人?记忆中他总是穿着浅蓝衬衫,很斯文,总和几个前任的熟人一起出现的。都忘记了他是不是逢年过节时也来过家里的"盛大"party.
    能躺平是多幸福的事情啊,只怕连躺平的选择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