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降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就成了一个很“铿吝”的人。倒不是说舍不得给自己买东西,而是,不怎么舍得给自己买“顶配”,比较推崇“平价替代品”。比如衣服,基础款到,连看到优衣库的价签,都会觉得,“耶,有点贵有点贵。”至于苹果手机及其配件,更是觉得贵到离谱,多年前就切换到小米的怀抱。(当然近年小米手机的基础能用款,也从1800左右涨到了2800左右。)以前玩单反玩镜头玩电脑,动辄几千数万元,现在就觉得,当年怎么下去手的。没有了苹果手机后,我一直靠一台一代ipadmini度日,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