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尼?捞?女?

最近艺术妹跟青花小妹在工作中接触比较多。艺术妹是个随时随地风风火火想把事情做起来的人,一天的时间恨不得全部塞满各种各样的事情。她跟青花小妹接触之下,忍不住抱怨说,“这妹妹一天到晚在干嘛呀?做二休五?怪不得之前职业姐姐要生气。”青花小妹从事的是最近狠吃政策亏的教培行业,而且是线下开大课的那种。之前疫情中没工作就有大半年时间,之后逐渐恢复,可因为再也没有挂靠固定的机构,所以的确生计是有一搭没一搭。她也说过,职业姐姐就经常抱怨她休息太多不工作。但之前也没这么熟,我看到她平常发...

临摹-搞创作

自从正版苹果笔收到之后我就吭哧吭哧开始画。然后赫然发现之前没解决的问题还是没解决。两个大问题:尽管线条基本没问题,上色要出人命;尽管临摹基本没问题,搞创作完全不得行。我的线条嘛,还是花了好一阵力气练过的,几年前爹哋住院,随身带着小本在医院里画速写,吭哧过几个小本本。反过来说,颜色的话,就真没办法像这样随身训练了。此外就是,临摹基本没问题,给我个东西,我准能用线条给吭哧出来,但要我平空画个什么,那就,脑袋一片空白。所以我现在应该怎么练,练什么,似乎没有太多方向。当然,由于...

以貌取人是不对的

青花亮色小妹在跟姐姐分手之后,有一两个月玩得很嗨。艺术妹因为一些事情跟她接触较多,常常说起她的新绞绞儿,“有点,一言难尽。”隔两天,又碰到一个,“呃,特别一言难尽。”我、俊友和领口小姐这时候已经根本不敢开腔,都切入“假装不知道状态”。有一天,青花小妹说她耍朋友了。艺术妹看到了这位新朋友,心下惊骇,也不敢开腔。回来给我形容了一番,这个新朋友是如此如此的大,这样这样的高,态度像是个老干部,云云。我说,“难道因为别个年纪大、体型大,就不能耍朋友了吗!——这也不对是不是!——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