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亮色小妹在跟姐姐分手之后,有一两个月玩得很嗨。艺术妹因为一些事情跟她接触较多,常常说起她的新绞绞儿,“有点,一言难尽。”隔两天,又碰到一个,“呃,特别一言难尽。”

我、俊友和领口小姐这时候已经根本不敢开腔,都切入“假装不知道状态”。

有一天,青花小妹说她耍朋友了。艺术妹看到了这位新朋友,心下惊骇,也不敢开腔。回来给我形容了一番,这个新朋友是如此如此的大,这样这样的高,态度像是个老干部,云云。我说,“难道因为别个年纪大、体型大,就不能耍朋友了吗!——这也不对是不是!——唔,青花小妹的容忍阈值确实很高!”

后来青花小妹自己忍不住发照片秀起了恩爱,俊友和领口小姐也都看到了新朋友的样貌,大家都哭了。小妹当天发的照片,还有一张是空镜头,里头看得到摆在烟灰缸上的雪茄和专用的雪茄点火器。大家捏紧了坨子夹紧了脚趾姆,并给这位新朋友起了个别号,叫“雪茄大佬”。

小妹之前经常抱怨和专业人士姐姐之间有多少多少问题,然而,俊友和领口小姐分别因为不同的工作原因向姐姐做过一些事务性咨询,别人做事认认真真,给大家的印象仍然很好,于是又有点疑心是小妹自己情绪控制有问题。——当然,怀疑自己的朋友同样显得很不地道,大家又只好装鸵鸟,不提此事。

有一天,青花小妹跑来找艺术妹说事,忍不住说起了雪茄大佬,盛赞对方“很有少年感”、“情绪稳定”、“有事说事、没有弯弯绕的心思”。我和艺术妹又不敢接话。后来,我说,这样吧,等下个月的今天你再来聊一聊那时候的感受。

长相很重要。我的心得就是这个。完全是因为雪茄大佬长那样,大家毫无兴趣听小妹的八卦。

最后编辑:2021年07月03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评论已关闭

已有 10 条评论

  1.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 我昨天也在路上看到了这么一对。其中吸引我注意力那一枚,又胖又大,穿oversize黑灰色T,寸头,气质是没有涅雪茄,胜似捏雪茄的赶脚。我是觉得很有娱乐效果啦,但估计听听要是在场,又要捏紧小拳拳了。

  4. 美莎,对不认识的人,我是不会产生过度联想的呀。主要是认识。好比说你,咵咵咵绘声绘色地给我讲了一个跟美轮美奂的英国佬的凡尔赛故事,然后我一看,英国佬长得跟查尔斯王子似的,我是不是也要做半天的心理建设?

  5. 我好久给你讲过什么美轮美奂的凡尔赛故事?!

  6. 我这是在举例呀!美莎,举例!“好比说”的意思就是“假设你”……

  7. 好嘛!但我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你在路上看到这种微胖仿男女子,你每次都抓紧脚尖!

  8. 那种抓紧角尖又是另一种方式,大约是对隐约可见的命运的哀嚎吧。比如青花小妹可想跟我们倾诉她的新爱人了,为了套近乎,她说,“她跟你可像了,非常自律,情绪稳定,心理健康……”

    而我的心理发出的哀嚎是,“不!我不是!我不是!不要跟我比!”

  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同情你(并没有很)

  10. 万一大佬的心里住着小公举呢:)
    好想听故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