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就是大佬

大佬就是大佬,我直接被吓尿了。话说青花小妹最近过生日。好些日子之前,她就向艺术妹发出了生日趴体的邀约,但是并没有特意邀请我。我心眼大,猜她可能以为艺术妹自然会转告我,也没往心里去。“很自然”地,她也并未邀约俊友和领口小姐。唔,我有点疑惑,但,唔……毕竟这几个月发生了这么多事,好吧。快到这一天前,艺术妹惊乍乍地从青花小妹的围脖上发现,这是一场大佬为小妹召开的盛大趴体,将有双方好友30多号人参加!青花小妹自己都发问,这是当婚礼的规格在办吗?大佬说:啥?在我们东北那嘎达,婚礼...

学习是多么快落

前几天有空闲,跟着一个网上绘画班学人体解剖。视频虽然是录播,但老师说话的口吻,是给考研班上大课的那种,自信满满,一边笔下挥洒自如地画,一边信手拈来地介绍各种绘画的艺术流派。教的内容是人体面部肌肉结构。因为是线上班,不可能照着实体模特,就是画照片,或是临摹著名画家的作品。一画就是一两个小时,在视频里,之前那些真正跟着上课的同学还不停地通过QQ提交跟画的作业,总之十足考研班的气息。我的感觉是:专注、紧张和快落。怎么讲呢?因为这个强度恰好在我的能力范围内:虽说是这边观察他怎么...

共情与自省

一直以来不太愿意追热点,因为网络环境已经这样了不想多说话。这一回是热点自己追了上来。我的一位直女老友(以前写过她,放过艺术的洋,回来之后搞过文艺活动也卖过游艇,现在成了律师)打电话来给我倾诉苦闷:“我有个多年的闺蜜,最近因为艺人吴某某事件,搞得我想要跟她绝交。”我内心说:哈?纳尼?这不是高中时代的苦恼吗?且听她说下去。老友说,警方批捕吴姓艺人后,她的闺蜜就数次对她说:“都姓少女甚是可恶,好好的帅哥就这么被毁了。”老友大惊,心里想,“我这闺蜜这么多年也没有少吃过男性的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