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不太愿意追热点,因为网络环境已经这样了不想多说话。这一回是热点自己追了上来。

我的一位直女老友(以前写过她,放过艺术的洋,回来之后搞过文艺活动也卖过游艇,现在成了律师)打电话来给我倾诉苦闷:“我有个多年的闺蜜,最近因为艺人吴某某事件,搞得我想要跟她绝交。”

我内心说:哈?纳尼?这不是高中时代的苦恼吗?且听她说下去。

老友说,警方批捕吴姓艺人后,她的闺蜜就数次对她说:“都姓少女甚是可恶,好好的帅哥就这么被毁了。”

老友大惊,心里想,“我这闺蜜这么多年也没有少吃过男性的亏,怎么会这样?一定是她不太了解这些八卦的始末。”就根据现在已经曝光的信息,给闺蜜又梳理了一遍,说:“警方采取行动跟都姓少女是没有关系的,都姓少女的揭露虽然形成了网络热点,但警方显然是有更多的实际证据才可能行动。”

闺蜜说:“对啊,就是她先惹事生非,要没有她,也不会有警方的参与。”接着又把恐/厌女症的说辞轮番上演了一遍(跟大家在网上见到过的那些如出一辙)。最后还抛出一句话:“你别给我输出价值观!你那套价值观对我来说不成立!”

老友又惊又气,如同一口血堵在心口,只能慢慢咽回去。车转身来给我打电话吐槽。

我说:“她都这样说了,那真是道不同,只有少讨论这些了。”

老友说:“如果是关系普通的别人,我也就认了,主要是这人是那谁谁。”

我一听名字,也是大吃一惊。因为那谁谁确实跟我老友关系很铁,之前也碰到过人生的低谷(前夫出轨+离婚),还是她们几个朋友陪她度过的,按理说应该很能够理解女性互助的意义。

老友还说,自己的闺蜜抱怨都某,说她不挣扎不反抗不讲女德不讲妇道,老友就把自己很年轻时被一位尊敬的师长上下其手的经历讲了出来,闺蜜不解其意,反而说:“对啊,你看你就做得很对,你就知道呼叫、求救和逃跑,那都某就不知道?”

老友又是一口血,最后非常郁闷地说,“这么多年来,也许你运气好,被身边的环境保护得很好,但哪怕你没有过类似的经历,也不应该这样去恶意揣度更年轻的一代。”结束了两人的谈话。

老友和我有着同样的感概,MeToo运动刚兴起的时候,我们都觉得那些当事的女孩非常勇敢,因为我们自己有过类似遭遇、看见过别人有过类似的遭遇,终于有人把这黑暗的一幕展现了出来,感觉十分鼓舞。但当身边的女性朋友,而且是特别熟的亲密朋友,竟然扮演起了“不,那是她们的错”式的角色,我们会觉得很困惑:为什么同为女性,不能共情女性,反而共情的是男性呢?

跑题:

老友告诉我:她隔了快要十年,才终于成熟到足以面对当初师长试图猥亵自己的那一幕。日后同学聚会,她偶然跟当年另一位女同学提起此事,对方愣了愣,说:“他也对我干过同样的事。”

不同的是,老友当年险些遭毒手之后,鼓足勇气跟一位南方女同学倾诉此事,却不料该女同学特别羡慕地说:“那不是因为老师喜欢你吗?你为什么不接受?”老友被这么一说,整个人都不好了,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错了。所以之后也一直把这件事藏在心底不敢对别人说。

而另一位女同学,事后立刻跟自己的同寝好友说了,后者对她非常能够共情和体贴。

girls help girls是真的,girls hurt girls也可能是真的。

最后编辑:2021年08月08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评论已关闭

已有 8 条评论

  1. 我认识一些人,年纪渐长,人就越发偏执了起来。可能这位姐姐的生活已经被逼到了所有的情感和激情都寄托在爱豆上,爱豆消失了,她就只知道爱豆消失这件事...其它所有都不重要,所谓的厌女也是看到别人怎么说一下顺便就套用一下。

    还有就是中文网络的大环境。因为正确的话已经没地方说了,所以大家都沉浮在屎河里,时不时地灌进去那么一两口。抵抗力强的人还在挣扎,但大多数已然满脑子屎了。这几年这个感受特别明显。

  2. 这就不知道了,但我们后来回忆了一下,老友她闺蜜厌女好像是一贯的,只是之前没有讨论过类似的话题。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当有越来越多的类似的话题浮出水面,意味着有机会可以去讨论和争辩,不管是否能够争出个输赢,甚至不管争辩的结果是多么的闹心,在某种程度上仍然是进步的。

    我记得很清楚,我小时候我妈就特别谨慎告诉我,碰到类似的事,哪怕不是你的错,但是你也绝对不能开口对别人倾诉,传出去就是你的问题,谁都会瞧不起你。我也记得很清楚,很多年前,我初入职场的时候,酒桌文化/职场“兄弟会”,都是默认的事情,没有女性喜欢,很多人吃过亏,但大部分人选择了缄口不言。

    这些年来,是多亏了这些不怕被人瞧不起的女性的惨烈呼喊,把这么丑陋的一面曝光出来,哪怕文化氛围不会改变,至少也能多提醒一些年轻女性多个心眼吧。

    至于说简体中文的大环境,那只能是一声,唉……。

  3. 哎是的,有时候如果批评男性,男性们不爱听了,就会说某某、某某、某某也是女的,她们不也有你说到的这一系列问题吗?他们往往意识不到厌女是一个社会普遍存在的情况,女性在男权社会下受到更多的压迫,可能意味着她们需要用更大的力量去催眠自己,合理化受到的压迫来消解自己感受到的痛苦。

    有两种情况特别明显(同时让我觉得非常遗憾),一种是千军万马中杀出一条血路的女强人,人们期待她们在经历了无数男权社会施加的困难后,会更能共情其它女性,当然也不排除有些人确实是这样的,但是在我认识的样本中,很多这样的优秀女性往往极度自我中心,不太有共情能力,反倒会觉得其它经受困难的女性是弱者,不努力,不值得同情;还有一种情况是男孩儿的“宝妈”们...这个说起来就更让人...一言难尽了。与之相反的是我认识一些本来可以称得上是无可救药的直男,自己结婚繁殖后代之后,因为后代是女儿,反倒习得了一些人性,足以让人啧啧称奇。

  4. 唉,美莎,你说得对,“很多这样的优秀女性往往极度自我中心,不太有共情能力,反倒会觉得其它经受困难的女性是弱者,不努力,不值得同情”,这种情况确实很多,因为好不容易爬上去了,吃了很多苦,受过很多委屈,再加上如今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很自然地认为爬不上来的人都是弱者,应该被自然淘汰……太幸运的人反而意识不到自己的幸运,只觉得全都是自己努力。

    (坦率地说,其实我自己也会有一些,就是,出于理性是共情的,出于感性是并不认同的,我有时听到一些故事就会觉得说,“woc,讲个鸡毛情面,为什么不能直接拉黑?翻脸?当面nen死?”)

    这两天接二连三出的这些新闻,都是些什么破事儿呀。

  5.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当有越来越多的类似的话题浮出水面,意味着有机会可以去讨论和争辩,不管是否能够争出个输赢,甚至不管争辩的结果是多么的闹心,在某种程度上仍然是进步的。"

    你那天说的这个话,我也蛮有感触的。前两天去普罗旺斯找朋友玩,我们在老城闲逛,去了一个美术馆,刚好有一个木乃伊展,我们秉持中国人“来都来了”的传统美德,就顺便看了一下。不看不知道,普罗旺斯有大量的古埃及文物,当然都是殖民时代恁过来的。这几年借metoo和blm的顺风,西方世界的身份政治运动搞得如火如荼。很多大城市都在办一些乱七八糟的跟殖民历史或者少数族裔艺术相关的展,很多时候这些展一看就是临时拉出来的,水平很不怎么样,比他们平时那些跟文艺复兴或者任何一个本文化相关的展览那种学术水平深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毕竟,还是办了,还是有展,声量也是大的。然而这个普罗旺斯的展呢,就非常“外省”(普罗旺斯),一点都没提什么殖民什么的,非常自豪地在前言里罗列,什么什么时候我们从哪里哪里搞到了什么什么,这样。

    我看了就觉得很好笑,就嘲笑了他们一下。但我的朋友却说,她不知道是这样赤裸裸当王八蛋好,还是很虚伪地假装政治正确,敷衍了事一下然后继续我行我素地好。她举了一个例子,巧克力味的屎和屎味的巧克力,你吃哪个?

    你说到的这个情况,又让我想了一下这个巧克力味的屎和屎味巧克力的事。如果真的要选,一个是屎,一个是巧克力,当然有所不同。即使敷衍了事,但虚伪地假装政治正确,也在社会上造成了一种风潮,这种风潮能够影响到后来的人,也许就会有更多人真心做出这样的选择。就像米兔的话题浮出水面,辩论就算再荒谬,也比根本没人提,所有女性在各个层面被继续剥削要好得多。

  6. 是的,总能让人多个心眼吧。

    这其实会回到你之前说过我也经常说的一点,就是,网络技术的普及,让我们见识到这么多奇葩言论,感觉天天在吃屎,很崩溃。但实际上你退一步想,这其实就是之前技术没有普及之前整个社会里沉默无声的大多数言论呀。

    且不说房间里还有高科技加持的利维坦,能够精准地踩死每一只蚂蚁。而女性/两性话题,几乎如今是能够稍作展开的唯一公共话题了。事实上,其余公共话题的被窒息,是促使现在女性话题声浪这么高的很大因素。

  7. 女性话题 2021-08-13 16:49

    那些“ 令人窒息”的状况, 不是有人专门输入的啊? 我还一直以为是某个组织输出的呢。

    女性话题被提出, 是因为我们关注, 或者说你和我及她这样的人关注, 很多大街上的女性和男性并不清楚,你关注的, 是你的圈层关注的, 而不是更多, 大多数人关注的。

    普及后的网络吧, 尤其智能手机的崛起,让人多出一个肢体和向空间发出影像和声音的方式, 2D影像输出3D 错觉, 最终在影响整个商业和生活终端,DOUYIN 天天在偷听我们说话聊天, 最终DOUYIN 也搞的广告业。

    那些在达尔文上端的女性和男性一样可恶, 甚至更加可恶。

  8. 楼上是那谁吗?不管批什么马甲,说话总是辣摸滴有特色。小绿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