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头秃

多年前有个朋友,找了比自己小一些的伴侣。她总结了一个经常出问题的地方,那就是,自己已经拼死拼活熬过了的生活节点,要看着对方再来一回,一方面是非常闹心,另一方面也帮不上忙。我现在碰到了类似的事情。我自己基本上是个躺平的人,但毕竟搭上了时代的列车,吃到了一点点时代红利。只要自己不想卷,也没被历史的尘埃砸到,各方面就觉得还过得去。但是艺术妹的家里,是看着时代列车轰隆隆开过、自己却觉得没搭上的一代人,攀比心强,非常之卷。艺术妹从小被这种心态挟持,虽然她自己不想卷,很多时候会硬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