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有个朋友,找了比自己小一些的伴侣。她总结了一个经常出问题的地方,那就是,自己已经拼死拼活熬过了的生活节点,要看着对方再来一回,一方面是非常闹心,另一方面也帮不上忙。

我现在碰到了类似的事情。我自己基本上是个躺平的人,但毕竟搭上了时代的列车,吃到了一点点时代红利。只要自己不想卷,也没被历史的尘埃砸到,各方面就觉得还过得去。

但是艺术妹的家里,是看着时代列车轰隆隆开过、自己却觉得没搭上的一代人,攀比心强,非常之卷。艺术妹从小被这种心态挟持,虽然她自己不想卷,很多时候会硬生生被父母逼着卷,卷到她自己彻底崩溃为止。

这几天,她开始拷问自己的人生意义,我听得心惊胆战,不知所措。我能想到的就是逃避,因为不去想这些事情,我的心情就会愉快,而面对她的时候,又不可能不受到低沉气场的影响,既担心又闹心也烦心。

在这种时候我真的挺怀念一个人的生活:一年365天,只要爸爸不生病,至少350天以上是富有生产力的圆满日子,心情也很平静。现在一个月里经历巨大的情绪冲击就要好几回,感觉甚为疲惫。

最后编辑:2021年10月08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评论已关闭

已有 9 条评论

  1. 所以是……甜蜜的负担?

  2. 谈谈, 深谈, 这事儿确实挺焦虑的。

  3. 妈呀。你是不是又要单身了....

  4. 啊哈哈哈哈哈哈点进来看到心机照片!!!恭喜!!!!

  5. 美莎,还不至于到又单身的程度哈。主要是足以叫我怀念单身时的那种高生产力的快乐。就是每天都能把自己安排好要做的事情噼里啪啦地都做完。

  6. 我觉得你说的是两码事哒。高生产力,在一定程度上,两个人熟悉以及相处模式稳定之后,还是可以计划和重现的。虽然总时段上不能达到跟单身时一样的高生产力,但单位时段是可以实现的,在亲密关系里又有其它新的“生产模式”出现,“总生产力”是可以达到平衡的。

    但你抱怨的好像是一个情绪劳动的问题,就是,你做得有点烦恼,又看不到解决的可能性。

  7. 蓝外套绿衬衫 2021-10-17 11:24

    我目前的理解是,伴侣必定要参与对方的人生,很多时候问题出在大家对参与程度的看法不同。

  8. I understand that kind of anxiety from your partner..

  9. 有同感啊。没办法这就是找比自己小(小的多)的烦恼之处。那就想想好的地方吧…至少很有生活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