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感叹是:长远的规划,到底有没有意义呢?

疫情之后,我和大食袋的朋友们就甚少见面。之前多年惯例是,一年中每个人过生都要聚众庆祝。过去两年愣是连一次也约不到一起。今年直姐过生,想约一局,不成功。后来又从星期一约到星期六,总算约上了,不过,人还是没到齐。

没到齐的先不去管。单说过去两年直姐为啥这么忙碌。原来是孩子的学校出了问题。

直姐本人是散养长大的(我们这一代的小孩真的要算运气好,没那么卷),顺风顺水读完研究生,生养小孩的时候,卷起来了。她本着散养精神,送孩子读了一所有情怀的私立学校,打算到时候小孩也不必参加中考高考,混到高中。之后她可以和孩子一起去国外读书,孩子读中学或者大学,她读个社区大学,对啥科目感兴趣就读啥科目。当时设想得非常美好。之后基本上也是这么推进的。

接着时间来到2020年,疫情是一个大转折。

过去两年的教培风暴,远远不止是取消校外培训这么简单。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反正就是,那所私立学校赖以存在的“管理漏洞”,全被补上了,初中部当即宣告解散。

所有的家长大眼瞪小眼,人仰马翻。过去两年,就是直姐带着小孩到处借读,补学籍,补功课,四处协调,想出路想办法的两年。自己读书时代从没发过的愁,在孩子身上集中发作起来。

总之这天晚上的话题,所有人都非常感慨。之前的个人长期设想,时代吹一股风就烟消云散。那么所谓的长期规划,到底有没有意义呢?

跑个题:

顺着这个思路,我们跑题聊到了今年去年看的几部港产片:《手卷烟》、《杀出个黄昏》、《浊水漂流》。全部丧气得要命。直姐还补充说:看到一段最近当地街头的视频,才晚上8点过,就黑灯瞎火,人流车流都稀少。旅游业,境内境外的,垮完;金融业,被新加坡截流一大半;它不再是东方明珠,只是大湾区的一个区。伴随我们成长的灯火辉煌的向往之地,逐渐熄灯。

已有 13 条评论

  1. 今天下午开始,我被微博禁言。告诉你一下。转发多了一点就被夹,嗨!

  2. 唉。它们就只想着打压事态,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另一条消息说,最惨的被噤声的人,还要数那个被关进精神病院里的至今不知道名字的“八孩铁链女”。

  3. 朗姐抱抱!我今天看到有帖子说夹总在裁员,不知道最后一个发言的平台是不是要沉没了。这次看到媒体被团灭触目惊心的结果,不知道之后会是怎样一个情形。

    听听:在疫情之初我也有这个感慨。当然过一天算一天是我一贯的态度,但自从疫情以来,这个情况变得具体了起来,各方面的。

  4. 炸号了,属于软炸,别人看号在但已清零,自己能登入能看,不能转赞评也用不能私信,放狗搜了搜,这种待遇叫幽灵号。
    就是威慑,不让人说话。

  5. 听听:我也看到那张转发很多的图,调查组成立后干的那些not人干事,各种变本加厉的解决提问题的人

  6. 阿朗,我之前也有一个微信号遭受此待遇,如幽灵一般漂浮在赛博空间。

    我记得从前看历史,大约是史景迁一类,当时提到,如果民间要群起而抗粮赋,或是期望推翻某一冤情,举事的群体,会推举一个头领,这个头领会带领大家一路上告,但一旦官方就此事给了结果,做了退让,这个头领是一定会被拿出来枭首的。这个人,在被推举的时候,就知道这个结果;推举他的群众,也都知道这个结果。所以做一个“喊冤”的带头人,是要拿出自己的性命的。这和具体的事情无关,而在于,“反抗官府”的行为本身构成了罪。

    今天看到两名勇敢的女生的狱中记录,有此感概。八孩铁链女事件大概率会被压下去,成为整个社会公义之心的另一道伤疤。

  7. 我对此事的结果也是审慎悲观,从目前情况看,已经不是捂盖子,而是把盖子掀起来,把里面的人当头一铁拳砸死,然后再盖上盖子。脏话。

  8. 我非常担心120斤和拳妹

  9. 我也很担心。新一份公告,基本认可了第四份报告,而且还是不让见受害人。

    受害人虽然可能不是李莹或者网络上流传的任何可能的人,但她跟结婚照上的小花梅是真不像呀!经受了这么大的折磨,她还变年轻好看了?

  10. 第五份就是指鹿为马的强行定音,一铁锤定音了。
    我也担心那两位姑娘被算账,可能都等不到秋后。

  11. 用大厂员工的“命”来冲淡话题和视线了。

  12. 不幸言中,那两个姑娘的围脖被禁言了。

  13. 既然定性是“舆情事件”,那就是维稳为主,封口为主。

    围脖上已经流传出了许多疑点,一定要坚持追问。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