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地下》的南斯拉夫导演库里斯图卡写过一本书,叫《我身在历史何处》,是他的自传。书里的内容在我看的时候,已经没有特别敏感的地方了。但这个书名起得很好,所以就一直记住了。同时记住的还有另一回,爸爸来我家,看到我书架上的这本书,抽出来翻了翻,又放了回去。我说你要看吗,挺好看的。爸爸说,“不看。自己国家的事儿都没搞醒豁,我管他南斯拉夫的事儿干嘛。”

我当时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态度。世界各地的人类体验,五花八门的,既然有人写出来了,就应该看一看。尤其这种前铁幕阵营国家后来又走独立路线结果解体了结果内战了的国家的经历,怎么能够不看呢?更何况,作者是《地下》的导演呀,他拍出了那么地身临现场的荒唐!

当时间来到疫情三年,我的想法,虽然不能说发生了变化,但也……怎么说呢,当身临现场地围观着荒唐,看到无数地人书写、用手机拍下现实的荒唐,我的心里只有紧张,我确实也不太关心俄乌打仗。

年初疫情还不那么紧张的时候看,去参加一场读书会。有读者提问说,“我们为什么应该害怕利维坦?”作者回答:“人对利维坦是有着天然的恐惧的,它是那么地庞大,那么地有力量而且无法抗拒。不可能不怕它。”(大意)

果真,利维坦的齿轮开动起来,让所有的人目瞪口呆,而且对谁都一样,几乎十分公平地吞噬掉。所以,在民间合同中,利维坦,跟地震等天灾同属一个级别,都叫“不可抗力”。

但是我还是很喜欢看历史书。我看了好几本关于一战的历史书。一战或许是欧洲的几个国家第一次体验到利维坦的威力吧,那时大家的呆若木鸡,跟现在很类似。我们国家虽然历代都要被利维坦搞得死去活来,但大家总是忘性特别大,没几十年就都全部忘了。

最后编辑:2022年04月22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已有 2 条评论

  1. 润吗?

  2. 这个才是历史周期律吧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