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节家族又聚会了!叔伯们继续就俄乌战争等事情展开争吵。

有一个叔叔,是我父系家族众兄弟里看似最温顺的一个,不烟不酒,少时援过藏,做汽车兵,回内地后干过出租车司机。退休后经常为了自己的援藏津贴得不到落实感到愤愤不平(这似乎是他最大的愤懑了)。妻子有先天性心脏病,他多年来承担家务,养娃带娃毫无怨言。儿子早已长大,跟自己的妻子一直住在他家,生了二胎,半啃老至今。

多年以来,这个叔叔是不像其他兄弟们那么“左愤”或者“右愤”的,但这一回俄乌一开战,他最为激动,觉得俄国打得好,“已经被人骑到脸上了都不还击嘛!”说到波兰,“这个民族坏透了!两面三刀,活该被瓜分!”

喜欢最高领导。“反贪!反得好!打黑!打得好!”

疫情,“美国放毒!”

我听他讲话的时候,腔都不敢开。

另外几个兄弟,其中既有一贯非常”左“的(爱党爱国,对前30年无怨无悔),也有一贯非常“右”的(爱党爱国,对前30年非常反感),这一回均持反对意见,觉得不管怎么说打邻国都是不对的。大概这跟他们年轻时经历过中国此前与前苏联发生领土冲突的时代有点关系。

紧接着,发生了另一件事。我的表妹之一交往了一个江浙地方的男生,今年打算结婚。她带了男朋友来吃饭。吃罢午饭,我正躺在草坪上打瞌睡,表妹带着哭腔跑过来对这个叔叔说,“有什么事我们家里可以自己商量,你怎么能当着他的面坑我呢?”说完哭着跑掉了。

我们向当时在场的其他亲戚询问,原来,表妹的男朋友刚向自己未来的岳父(也就是我的某一个叔叔)表示,双方家庭可以安排吃个饭。这个叔叔就直愣愣地回了一句:“我不收彩礼!”一时间众皆尴尬。

男方家族似乎有意按照江浙的礼仪支付彩礼,而我的家族是从来没有开过收或者给彩礼的先例的。姑姑叔叔们对此强烈反对,认为:第一,咱家从来没这个规矩;第二,如果只收别人的彩礼而不回礼,那是不是等于在“卖女儿”?第三,如果要回报以嫁妆,这个表妹自己家里,又是底子相对薄的,给不起。我觉得这个意见没有大问题。但男孩子才说了一句双方家长吃饭见面,叔叔就杠上了彩礼,是不是也有点太杠了?更何况家族内部意见尚未统一,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表妹自己的意思应该是,“如果别人一定要给,那也不妨收着。万一结不成婚,我又怀孕了,这笔钱也可以拿来顶一阵。”(之所以有此种想法,是因为他们前一阵因为怀孕虚惊了一场。)

其余亲戚的意见是,不管怎么说,以表妹的意见为准,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有啥杠的必要呢。然而,我家族里几乎每一个人也都是倔且爆的脾气,一时间又轰轰轰吵将起来。

最后编辑:2022年05月08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已有 9 条评论

  1. 你在豆瓣上follow囧之女神黛西吗?你叔叔虽然跟她爸很不一样,但不知道为什么让我发生了强烈的联想。可能因为都是四川中年男性吧,我开启了地图炮....

  2. 这个叔叔怎么懂得骑脸这么微妙的词?看来人不可貌相

  3. “骑脸”是什么微妙的词?不是都这么说吗?

    囧之女神我关注了的,四川中年男性的确是有某一种共性的。

  4. 难道普通的说法不是骑到头上吗?

  5. 但我后来也有点想不清楚就是这到底是四川中年男性的特性还是天朝中年男子的特性,就是这个里面sichuanesness到底在哪里?

  6. 哈哈,我记得我们家一直都说的是骑到脸上呀……这个“sichuanesness”应该是,私领域里的温顺(顾家好男人,耙耳朵),外加酒桌上挥斥方遒的键政家。

  7. 说到这个sichuanesness啊,之前不是一直说四川还是多女权的嘛,你觉得这个说法的欺骗性主要体现在哪里呢?(aka耙耳朵的欺骗性到底在哪里?)

  8. 耙耳朵倒真没啥欺骗性,尤其是在我家。从我的祖奶奶辈就开始培养家族里的男性成员做家务劳动。我父亲这一辈的家族男性成员,都是分担家务,做菜洗碗收拾屋,带娃娃换尿布。家务劳动,至少在他们的壮年时代,男的至少做一半。

    家族事务,也是女性话事。到了我这一辈,情况更加特殊。

  9. 啊,我突然感觉,你说的这个sichuanesness应该还有一股“不得意的失意中年男子”的味道。是的,他们在雄性社会的阵列里确实都属于“不行”的那种,社会上不太拿得出手。对外事务是听从女性的决定。换句话说,是愿意退出雄性世界竞争的那种人。

    这个叔叔的儿子,我弟弟,也属于此类。家里娃儿大多是他带,做一份收入不太稳定的自由职业,妻子外出挣钱。他不怎么争,人也很温和。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