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好久没更新,忙工作忙学习,不小心还在训练中砸肿了手指。

去郊外放飞机。数码产品真可怕,感觉买Spark还是不久前的事,转眼最新的mini3pro都出了。这一回试用了别人的Mavic Air 2S,好像,是强大了不少。连接速度快,飞得远,避障灵敏。新出的Mini3 Pro有个带屏幕版的遥控器,颇让我动心。(忍住忍住……我再想想。)

(借飞机给我的艺术妹说,那本来是一家小摄影工作室的工作用机,但工作室规模太小,竟然没有人能操作它。每次放飞,还得专门找飞手,一天要近一千多的费用呢。我看了存储卡里原来拍摄的视频,目瞪口呆,觉得这钱未免也太好挣了呀——我教了艺术妹两次,她就已经能完成基本操作了。比我原先用零度那台飞机学的时候简单太多了……说起来,“零度智控”这家企业还在做无人机吗?)

进山的路上偶然发现有一座财神庙,名头很大,叫“中华财神庙”。似乎疫情前也是地方上有名的拜祭之所。城里的寺庙可免费向香客提供三注小香,我一般也就用这香向各路神佛许个“阖家健康,世界和平”的愿。这庙既然名曰财神庙,自然拜的是财神,香都是极大极壮的高香。考虑到偶遇这么好的意头,我情不自禁掏出了荷包。

许的愿都是照常(并未特意请要发财,因为觉得乱世之中,健康和平更有意义),但流程更加郑重。经庙里留守的大姐指点,高香点燃后,横过来平放,双手举着(意喻平平安安),在财神面前,朝向四方依次拜拜。

每当疫情以及最近发生的各种事要叫人致郁的时候,我都觉得大自然是能治愈的。(当然,如今老大哥管一切,随时能叫任何一个人寸步难行。这话说起来又很致郁,但……)

好吧,就这样。还是阖家健康,世界和平。

20220617125239.jpg

最后编辑:2022年06月17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已有 7 条评论

  1. 这张好看!是下雪了?还是调色调成这样的?如果下雪了,为啥公路这么干净?好迷惑。

  2. 是调色调出来的呀。公路安静也很好玩,因为去的地方是个很偏的景点(甚至算不上景点),车流几乎没有。漂亮的柏油马路就这一段,再开远一点就是没有标示线的村道了。

  3. 我们常合作的建筑摄影师,因为一个项目在北京飞无人机,被抓起来关了两个月,各种走关系才被捞出来,还上了新闻。

  4. 他是飞到海里去了吗?那真是瑟瑟发抖。

    成都市区一直都禁飞的。每次我都是带到郊外。另外操控软件里也有禁飞区限制。

  5. 北京的什么地方吧....他们hack了禁飞的一些限制,可能在其它地方没有问题。但在北京立即就被抓起来了。

  6. 哈哈哈,我猜肯定是飞到北京的那个“海”里或者周边了把。应该是破解了软件的部分控制功能,让它能够飞得更远更高……如果是没有破解的,可能根本飞不到那个海边的。我怀疑周边十公里都是绝对禁飞区。

    去年在乐山的金口河铁道兵博物馆,也是禁飞区,软件里有禁区的设定,根本飞不起来。(但那个河面不用飞机高空拍,真的太浪费了。啊啊啊。)

  7. 再讲个好玩的事:618我忍不住下单买了新出的dji mini 3pro,就想着在闲鱼上把我那款老的小飞机给出掉。我新手运特别好,第二天就碰到了爽快极了的买家,外地人,开车进藏,完全没讨价,现场交易,支付完毕。

    我当时很仔细地给对方讲了一些重要的操作细节,但是因为在城里,没法现场带着他试试。

    上午买完飞机,当天下午他就到了泸定。其间跟我说了几句话,说,操控还是简单的。我想着他应该就愉快地玩起来了吧。结果,今天我才知道,他在泸定跟我说话没多久后,那台曾经属于我的小飞机,我玩了三年多四年都没出过任何事的小飞机,毅然决然地自落大渡河了。

    买家说:“我才飞了一分钟……”

    我……

    好吧,这就是我的那台小飞机的归宿了。(然而我新买的飞机还没发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