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两年出行很少打车,去岩馆道馆都骑共享单车或者搭地铁,再远点自己开车或者地铁。

昨天出门偶然打了个车,一坐上去,司机大叔就兴奋地说了一声:“终于快要放开了!广州都放了!”

我说:“不知道呀,你看周围排核酸队伍还是很长。”

司机大叔哼了一声,“我可不想做了!坚决不做了!”

当时是七点过,因为这两天降温厉害,天黑得早,即便如此,路面交通也有一种异样的冷清。七点过途经市中心竟然不堵车,至少,在我打车的记忆中是没有过。

经过大慈寺时,大叔说:“你看,我开车这么多年,这一段路这个钟点居然不堵车了,以前一直要堵到晚上10点过呢!春熙路也没有人走动了,成都好久这样过?”

我说:“那当然是呀。当年大地震的时候都没这么萧条呢。”

司机:“地震那年——地震那年啥生意都好做!”

我点头称是,问他:“今年你们受影响厉害哇?”

“那是当然,以前订单多得接都接不过来,片刻都不停息。今年得停好久才有一笔单送来。”

说话间车来到了河边,前几天有人聚会的地方,现在黑灯瞎火一片。司机说:“你晓得哇,前几天这里年轻人闹得……”

我说:“那可不?大学生失业率25%,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情况!“

司机说:“现在大脑壳(这里虽然写的是“大脑壳”,但司机本人用的词反而是标标准准的尊称,姓氏加职位)有点恼火哟。”

我说:“唉,谁知道他咋想的呢。”

司机说:“我这几天拉的生意,每个人都垂头叹气,哀声连连。我们中国人这么老实好管,他居然都搞不好。”

我说:“是呀,大家就想着老老实实干活吃饭,也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这样。”

司机说:“这什么鬼疫情,不查核酸屁事没有。一切就是从天天查核酸乱起来的。我还拉了个客人,说的是修方舱,拉一个人过去,承包商可以吃好多钱,中间人可以吃好多钱。”

我叹气,“都是些什么事儿。幺蛾子太多了。”

一路上司机抱怨不绝口。是我这些年来打车经历里极罕有的一次。

已有 14 条评论

  1. 好像很多地方急转弯放开了?
    话说周围除了我家之外唯一一家还没中招的朋友因为丈夫感恩节聚会也中招了,确实挺难受的。有很多已经中了几次了。

  2. 急转弯,很漂移,我妈说今天又被通知去做核酸,之前停了三天。

  3. 坐标北京,朋友说这几天全家心理建设好几次了,有点害怕,本人年轻体壮没问题,但爸妈都有年纪大的了有点基础病。一切太突然。

  4. 这一周里确实是大急转弯了。星期二的通知还是所有的室内娱乐体育场所再封5天;昨天大部分就已经全放开了。

    我爸也是高危群体,寻常的着凉就能让他难受好多天。所以也得好好注意了。

  5. 我觉得故意夸大和缩小它的危险都是不好的。现在说这个比感冒还轻也挺不负责任的,尤其是那些基金管理者,经济学者最喜欢这么说。好像周围大部分人搞上都很难受啊,除了喉咙巨难受,发烧,有些人咳嗽的一塌糊涂之外,和感冒的区别主要是胸疼,或者胸部有很强的压迫感,感冒可不大会胸疼吧。
    其实那些统计研究主要是跟流感做对比。东亚人本来就不是flu 的易感人群,可能分不大清流感和普通感冒的区别。他们硬要把流感说成感冒。。。太不应该了。
    当然我也不知道。。。但看其它地区的数据,也没那么乐观。

  6. 我2018年得过一轮不知道什么型的流感。弄了整整一个星期。先是低微烧,紧接着从后腰开始痛,一阵阵地发冷,发汗。吃普通感冒药没有效果。昏昏沉沉躺到第三天,吃了头孢,立竿见影地背不痛了。之后也逐渐好转起来。

    所以这一轮疫情一开始,我就赶紧在家里备了头孢。但又听说应该备奥司他韦,但现在购买奥司他韦甚为麻烦,很容易被流调监控上。所以暂时没有买。

    有没有懂行的朋友介绍下应该到底准备什么药物合适?

    另外,我觉得还应该考虑另一种情况:之前经济不好,可以说是封控搞的;如果说封控放开,经济仍然不好(这恐怕是大概率会出现的情况),那会怎么样?

    1. @tim.

      止咳药,退烧药,止痛片,维生素C,维生素D(多照射阳光可以自然获取),锌。市面上有多重维生素补充剂里面有搭配了锌的,可以看看。

      另外搞个夹手指那种血氧仪,小东西简单方便,奥密克戎多数人身上应该去不到血氧下降那么严重,但有备无患。

      我今年八月份中过一次covid,就是感冒症状,吃了一些维生素,捱了三四天自愈的。每个人身体状况不一样,小心一点还是需要的。

      1. @朗姐

        谢谢朗姐。大部分都有。我再备上点没有的。

        1. @tim.

          还有喉糖,据说那种越南咸柠檬对缓解这种喉咙痛很有效。我还备了接骨木莓果(elderberry)软糖,不知道有没有用。但小狗子得了犬窝咳之后,给他吃倒是挺有用的,开始时咳得不行,口吐白沫,只给吃了elderberry没几天就自愈了。

    2. @tim.

      我还记得你18年那次感冒。19年底你开车我们去我那个桥上,当时周围没得人,我们都在神神鬼鬼地讲前段时间感冒发烧的事情,我记得你当时有讲到。

      头孢是最近两年才听国内的朋友老是提到,好像是很厉害的东西。我感冒发烧其实都不怎么吃药,最多吃点止疼片,然后就是喝水睡觉,嗯,吃水果。夏天我被芬兰邻居摆阵那一次,晕了大概一个多星期,我觉得是因为没有好好休息,工作日就不提了,但周末我居然跟朋友出门郊游,还去了露天电影院,所以拖那么久纯属自己作死。

  7. 有疫苗还是把疫苗打好。但是啊——先说明我们自己都打了三针的——有的人打疫苗真的反应很大。我朋友的公婆,从来没有过心脏问题,突然去年双双需要搭桥。都打了辉瑞,无法证明是否相关。这毕竟是短时间内开发出来的…

    1. @小明

      我也是乖乖的打了四针了,包括最近的bivalent booster. 打了摩德纳之后确实要骨头酸疼,发热两天,但之后没觉得有什么长久的副作用。有两本书挺好看的,the great influenza, 写 1918 的大流感的。因为当时中国没有什么公共医疗记录(除了上海和香港),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关于中国的内容。还有一本是 A Shot to Save the World: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Life-or-Death Race for a COVID-19 Vaccine, 非常好看。

      我小时候翻过我们地方志,得到的印象是古代时如果哪个村庄发了瘟疫,就搞物理隔绝,所以地方志上就没几句话可记录了,因为人都死光了。估计非洲直到很近的过去,还是这样搞的。

    2. @小明

      国内因为都是接种的灭活,周围听到的不良反应是,很多人都在今年出现了肺结节。

      我接种的是两针灭活加一针cho重组。但这两年不想去医院,所以暂时没有体检,不知道是否出现了结节。也听有人说,这种结节说不定明年就消失了……

      今天去药店买药,管理也放松了,之前买奥司他韦、芬必得等感冒药都需要出示身份证,甚至没有药,今天店员问了一声,我说没带,他也没多问,直接卖给了我。

  8. 说起来疫苗,我已经有甲方准备过年的时候出门了,在外面呆两个星期,落地一针,回程前一针,顺便玩两个星期,回家再隔离五天。他们就是那种不愿意打灭活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