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大叔不高兴

我这两年出行很少打车,去岩馆道馆都骑共享单车或者搭地铁,再远点自己开车或者地铁。昨天出门偶然打了个车,一坐上去,司机大叔就兴奋地说了一声:“终于快要放开了!广州都放了!”我说:“不知道呀,你看周围排核酸队伍还是很长。”司机大叔哼了一声...

问道于鹤鸣

这些天发生太多事了。群体致郁。我在干嘛呢?我真的钻研起了玄学……挨个说吧。11月19日,也就是上上星期六晚,好不容易从致郁中振作起来,决定还是要做事。约了两个朋友下周一和周二出来聊天说事。接着攀了个岩,跟岩友吹水打了气。周日,我爸妈住...

斯坦因的挑夫

事情的起因是我今天早晨看并转发了一篇公号文章,《斯坦因的帐篷》。写文章的人是学历史的,后来搞了一个针对少儿的人文素养线上锻炼,大意是教小朋友们如何阅读史料,既看到史料中写了的东西,又看到没写的东西,并学会真正的提问。我跟了几期,觉得做...

会不会出现另一种逆向而行呢

延续上一篇post下的电影话题。我想到了一种新的可能性。那就是,既然资本是无国界的且文化行业的大佬们都润了,那么,在海外,会不会出现一股华裔文化热潮?这种情况其实之前出现过好几次。比如,1949年之后,上海的很多影视班底到了香港,启动...

不管怎么样,基本function还是得转起来啊……

基本上这周仍处在瘫痪状态。倒不是说没做事,而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状态,简单地说,或许就是对生活的兴致不大高吧。比如说,前几个星期我饶有兴致地看着《女性身体的秘密》,关注女性更年期(!),这两天就完全看不进去了。即便如此还是得做一...

岁月静好,温驯良夜

昨天美莎给我发来信息,说,我们聊一聊吧。我当时刚和朋友攀了岩,经过好些日子辛苦的恢复攀爬(在三家岩馆陆续爬了五六次),终于把岩馆里V2的线基本上刷完一遍。心情变得好了一些。听她说要聊一聊,我立刻拒绝,不不不,我好不容易缓回来的心情,不...

阳台上的干花菜

前几天跟朋友们聚会,一个朋友才从云南回来,此前她因为在上海工作,经历了封城。我在魔都的同学朋友同事不少,我妈在魔都的同学朋友也不少。封城期间,我是压根不敢问别人情况如何,每当看到大家发朋友圈爆炸,我一般都是安慰,鼓励,希望最糟糕的情形...

在疫情的密林

熬过了封城,来到了十一,大家说,必须集体出去玩耍一次!而且一致认为要和大自然亲密接触。出省?出省是绝不可能的。那么,跨市呢?最开始商榷的地点包括川西,但考虑到还有那么多人封在318的路上,防疫政策也很不明朗,大家很务实地选择了峨眉山,...

大佬感、话语份量和女权议题

因为美莎在上一贴楼下的回复,想到了这个主题,也蛮有意思。因为当时我说”女大佬“少,我的意思指的是,拥有”大佬感“的女性很少,而美莎想到的也许是,女性占据高位者少。两个思路其实都跟女权议题相关,但侧重点略有不同。大佬感是什么呢?在我的认...

这盘是真正的八卦

今年过得真的太快了,去年写了这样两篇:大佬就是大佬弯酸的八卦心虽然大家不再有青花小妹的直接联系方式,但圈子本来不大,时不时地,还是会听到无关的旁人提起。封禁期间,俊友发来关于青花小妹的八卦。是别人转发的一个聊天群的记录,青花小妹是捧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