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置顶 ] 前网络时代的意识没跟上后网络时代的现实

大概是一直以来都有种幻觉,觉得自己的博客从不对外宣传,只维持小圈子内流通,于是开心地写着各种八卦。但是,现实给我上了一课。又把我的毛给吓立了。这些八卦,如果是认识我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写的是什么,所以,我只能把现在所有的文章都隐藏掉,泡菜坛挂在主页上的链接也取消了。此前几次博客主机宕机,更换空间更换域名更换博客程序,倒是为这一次减少了不少工作量。以后我大概会采取这样的形式,也就是照常更新,但每次更新的时候,只保持有限的文章数量,比如只保留一个月内可见,就跟朋友圈三天可见...

学习是多么快落

前几天有空闲,跟着一个网上绘画班学人体解剖。视频虽然是录播,但老师说话的口吻,是给考研班上大课的那种,自信满满,一边笔下挥洒自如地画,一边信手拈来地介绍各种绘画的艺术流派。教的内容是人体面部肌肉结构。因为是线上班,不可能照着实体模特,就是画照片,或是临摹著名画家的作品。一画就是一两个小时,在视频里,之前那些真正跟着上课的同学还不停地通过QQ提交跟画的作业,总之十足考研班的气息。我的感觉是:专注、紧张和快落。怎么讲呢?因为这个强度恰好在我的能力范围内:虽说是这边观察他怎么...

临摹-搞创作

自从正版苹果笔收到之后我就吭哧吭哧开始画。然后赫然发现之前没解决的问题还是没解决。两个大问题:尽管线条基本没问题,上色要出人命;尽管临摹基本没问题,搞创作完全不得行。我的线条嘛,还是花了好一阵力气练过的,几年前爹哋住院,随身带着小本在医院里画速写,吭哧过几个小本本。反过来说,颜色的话,就真没办法像这样随身训练了。此外就是,临摹基本没问题,给我个东西,我准能用线条给吭哧出来,但要我平空画个什么,那就,脑袋一片空白。所以我现在应该怎么练,练什么,似乎没有太多方向。当然,由于...

一起出行的伙伴们

这一次的出行,去年疫情过了最严重的时候就纷纷在邀约。然而去年老爸身体不好,始终不敢出门。今年年初,一同去格聂的小伙伴就说夏天的时候还要再来一次带劲的旅行,我当然高高兴兴地答应下来。五月份,拉着艺术妹去见小伙伴,一起商量目的地和出发日期。本来我还是打算大家自驾去川西找个冷僻点的地方玩,但是户外小伙伴说,自己练crossfit时伤了腰,虽然已经休养蛮久了,自驾久坐似乎仍不大方便。她提议再多玩一些文化杂糅的地区,并说自己有个当年玩户外时认识的大哥,在贵州搞田野文化研究,黔东南...

当现代的痕迹无所不在

出门玩耍了一趟,误打误撞中加入了一场朋友攒的“旅行局”,去了黔东南若干不知名的侗寨苗寨。说明一下:如果是抱着度假的心情,还是应该选择自己开车出门去川西玩耍,不想出门就在民宿里瘫着就很好。组队的话,饶是每天8点出门,我都觉得好困;而且每天坐在车里的时间太久太久,每个寨里待的时间不超过两小时,唉……约我的朋友是上次一起自驾去格聂的靠谱小伙伴,她也是抱着“去网红打卡地刷刷卡,平时就在漂亮的网红民宿里瘫着”的心情去的。然而,我们俩都算计失误。一开始她提出这条路线,就是因为她之前...

帝都,又见帝都

再次出差来到了帝都,行程安排仍然十分紧张。明明到了颐和园,都没能进园子。每次来帝都,还是会禁不住感叹,如果仅限于自己能接触到的人,确实个人素质上要远较蓉县要高。沟通方面十分顺利。大家仍然像打了鸡血一般,聊的都是工作、理想和人生。同时来的还有一个魔都小伙伴,小伙伴也发表了一番感叹,大意是,在魔都,大家主要聊的都是怎么赚钱。帝都聊人生聊理想的那种劲头,偶尔来上几次,还是深为感动、深受洗礼的。另一点是,这一回住在中关村、学院路附近,实实在在地观察到,周围路人聊得都是宏大的话题...

社会主义新农村

趁着天气好,赶在清明大军浩荡出发前去周边玩耍。以前一直知道雅安是茶马古道上的重镇,也知道蒙顶山上产茶,但对“本地竟然有茶山”这个概念一直不甚了了。常见于各种宣传的茶山,都是云南那边的“古树茶”,但,实际上的茶山,类似图一中,长得一横格一横格的那种,就是所谓的大面积人工种植的“台地茶”。在喝茶人口中,“台地茶”当然都没那么好的喽,都是要打农药的喽——的确是要打。我们去的时候,就有茶场的许多女工,全身蒙得密密实实,带着大沿草帽,背着打农药的装备,一格一格地打,十分辛苦。估计...

“极端女权主义的成人礼”

妈呀,我又来赞扬《美国夫人》了!我昨晚看了第五集,拍案叫绝的同时差点泪奔。(以下有部分情节的剧透!)女权主义阵营跟大魔王代表的右翼阵营各自出了一对夫妇在电视节目上对话。女权主义阵营的这方派出了Brenda Feigen和她丈夫Marc,两人是刚30出头的年轻律师,都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Brenda是个比较激进的女权主义者,丈夫也是很开明进步体贴,总之,是外人眼里适合跟大魔王当众论战的完美一对。然而这里的twist是:辩论之前,Brenda碰到了一位女摄影师/记者,唔…...

成年世界的硬饭软吃

在进入正题之前,美莎的留言再一次提醒了我,叫我想起了一件对做事情非常重要的trick:如果你要做的事情是全新的,有违你过往形象的,或者你知道自己可能会做不好的事情,你一定要去一个陌生的环境,悄悄咪咪,放下对这件事和对自己的所有认知,听从专业人士的指导,从头开始做。如果有之前认识你的人在身边,会影响(甚至可能妨碍)你做这件全新的事情,削弱它的效果。还是就说照工作照这件事吧,我事前就知道我要去照一些跟我平常形象有较大差异的照片。所以,虽然我的姐妹花曾经无比激动地提出过陪同前...

前30年的艰辛探索

美莎最近在自己的博客上写家族里长辈们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生活记录。像这样的文章,看了以后五味杂陈,最后也只能说,“这都是‘前30年的艰辛探索’吧。”今年的春节过成这个鬼样子,时事实在不想谈,也不想给人心上添乱,我就再说一些跟前30年艰辛探索有关的“段子”算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很喜欢看前30年艰辛探索的书,基本上公开出版过的都找来看过。因为这些艰辛探索,是某些事情的最酷烈的版本,多看一些,你就知道这其中有很多如今的人想象不到的“政治”生活技能。之前我曾推荐过冯骥才的《无...

很文艺的文艺生活笔记

大概是因为每年年底看到豆瓣当年的读书总结,深深感觉读书太少,于是翻过年之后我就会痛定思痛地一口气读上不少书。一般而言我已经很少看小说或者虚构作品了,但不知为什么,看日本剑侠小说,尤其是短篇,总是看得津津有味。去年底看的藤泽周平应留下姓名。因为《黄昏的清兵卫》而去找到了他的短篇小说集《隐剑秋风抄》、《隐剑孤影抄》,都写得非常漂亮。但是再接下来看他写的《小说周边》,却索然无味,感觉中就是一个日本中老年男子的叨叨叨(以至于看不完)。刘勃的《失败者的春秋》和《战国歧途》,十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