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置顶 ] 前网络时代的意识没跟上后网络时代的现实

大概是一直以来都有种幻觉,觉得自己的博客从不对外宣传,只维持小圈子内流通,于是开心地写着各种八卦。但是,现实给我上了一课。又把我的毛给吓立了。这些八卦,如果是认识我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写的是什么,所以,我只能把现在所有的文章都隐藏掉,泡菜坛挂在主页上的链接也取消了。此前几次博客主机宕机,更换空间更换域名更换博客程序,倒是为这一次减少了不少工作量。以后我大概会采取这样的形式,也就是照常更新,但每次更新的时候,只保持有限的文章数量,比如只保留一个月内可见,就跟朋友圈三天可见...

耐心,专注

自从上一次更新之后,再接再厉地继续研究色彩。进展忽好忽坏,也就是说,有时候发挥得好一些,觉得自己的水平一日千里;有时候发挥得很烂,一下子又打回原形,乌糟糟十分闹心。而且,画画真是一个太令人投入时间的活动,反正就是随便地那么一画,哦豁,一两个小时过去了。B站上有一套名叫“V大预科”的绘画教程,干货满满,诚意满满。大概是因为作者在提供这套教程的时候,打算面向日后的原画从业者,说了很多励志的话,比如,上班族没时间画怎么办?”熬夜画吧,没坏处。“或者,“我这些作业就是要画几十个...

似是心得来

我每一个周期练画画,总会情不自禁地搜罗一堆教程,心怀“看了教程就会了”的美好梦想。在上一个周期哈哈哈练习画画的时候,似乎还没有B站这个神器,如果有,那时大概还是个很纯的二次元视频网站,尚未破圈。而到了这个周期,它已经演变成我必不可少的学画网站,几乎想找哪类知识点,都能找到形形色色UP主们的分享。但是更绝的地方还不在这里。我在色彩方面一直苦手,也不必多说了。这么多年来,看过很多视频很多书,都没有解决。始终没有找到一个我能理解色彩的途径,一画色彩就脏脏脏。然而这一次似乎有不...

这几天没有更新

主要原因当然是(不,不是)我在耍朋友啦……但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呢,我在国庆期间要去参加一场以后恐怕不会再参加的比赛:趁着疫情情况特殊,外地选手参赛的少,跟我师姐内部摸摸鱼拿个牌,意思一下。这两年,我是真切的感到体能变差了。哪怕坚持锻炼,跟前几年的自己比也是大大不如。比如攀岩攀两个小时,必定体能报废;如果说抱石不够明显,爬长线那就太明显了:一碰到难点只有发力试一把的耐力,磕不过立刻就只有掉的份,再没有挣扎的劲儿。柔术也是,实战环节只能揉一轮休一轮……,基本上三到四把报废...

新年开了新项目

我们现在的黑带教练,想逐渐从一线训练员中抽身去搞管理工作(他忙起来一天要带三场训练,确实也累得不行),就让我和师姐替他一周上一堂专门针对女学员的柔术课。女学员柔术课,之前我偶尔曾去拜访的另一家道馆也办过,那里的女紫带技术比我俩都要好,而且一度打算走准专业路线,全国各地的道馆走过,蓝带组参加过多次比赛,儿童班也带过。但他们那里开的纯女生柔术班,办了没多久,就因为人数太少无疾而终。我自己的考虑是,反正教别人等于是自己巩固所知,实在没人来,我跟师姐互相训练也可以。再说了,要教...

另一种大打出手

好了,这回讲另一种“大打出手”。我跟我师姐最近都很郁闷。我们现在跟的柔术教练是技术流,这半年来,他正在很系统地帮大家梳理所有位置的技术。而且他比较强调不要用太大力量去揉以免受伤。这边的男学员也都比较斯文,很少有人是出重手的。所以我跟师姐现在养成的习惯就是跟男生揉,用七到八成力量,争取多用技术多思考。跟女生打就是五成力,最多六成,点到为止,多换位置多用新技术。后来有几天,我们跑去别家馆练了下,碰到几个女生都是刚练没多久的力量流选手,一时之间居然搞得我俩非常狼狈!对方也没有...

再说柔术的战斗力

前几天在某乎上看到一位走搞笑路线的巴西柔术女紫带,身高体重大概是167/120这个范畴,同时也会做力量训练。疫情期间手头有点拮据,就想出一个噱头叫“比武招亲”,网络约男性叉架。对男性对手的体重级别什么都没要求,甚至练过其他项目的都可以,只要柔术是小白并且叉架按巴西柔术规则即可。对方输了就给钱,女紫带输了就输个人。女紫带说,一开始想到要输人,还是很紧张的,可是打了几次之后,对对手的能力也有谱了,越到后来越放松,甚至自己有些伤痛都可以带伤打,只要对方真没练过柔术,按柔术的“...

年轻人生猛如虎

今年《乐队的夏天》第一二期,简直是充分展现年轻新乐队生猛如虎的一期(第三四期尴尬之极,不提),几支年轻乐队的音乐素养刷新我的认知。超级斩绝非弱旅,Mandarin不用再说,福禄寿尤其让人赞叹(看到微博上有人说,三胞胎姐妹都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一人学一种乐器,还有一个人学的是竖琴!!我刚好认识有熟人家的孩子学这种乐器,唯一能说的评价就是,比学钢琴烧钱到哪里去了)。而且她们的风格居然是国内很少有人玩的宗教音乐!说完这个,再说说我们柔术馆里新来的几个年轻小孩,也不停在刷新我...

祝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

虽然世事烂污,私人生活里还是碰到了一件令我非常意外非常惊讶非常高兴的事,获得了一份荣誉。(由此也会卷入一些我不愿意卷入的是非,但之后的事并非我能左右了。)虽然事后冷静下来想,早已经有人为此做了很多相关的铺垫和打底,幕后有不少人际关系和金钱方面的运作,但这件事本身的出现是个偶然,而且球运到我头上时,我也没掉链子,自己先前掌握的技能恰到好处地完成了这件事的最后一脚。哐当,进球。这就像《Good Wife》正剧里有一集,Diane说的一句话,“当机会来了,哪怕你知道这里头有烂...

解锁一个小技能

从5月2号找化妆师去学了化妆,到今天刚好过了10天。这10天里我给自己大概化了6次或者7次脸。前五天基本上每天洗漱完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化一次!然后还发妆前妆后对比照去“惊吓”我的化妆师。用我塑料姐妹花的话来说,“挣你这几百块钱真的太不容易了……现场教完还要包课后辅导。”化妆师也很震惊。她说:“我听说你要学化妆,最开始还以为你心血来潮说着玩的,所以也没放在心上。然而!你的行动力真的很强!”从理论上说,我应该至少把画眉毛的技能搞定了。其他部分还需要再打磨。因为眼睛近视偏敏...

力量是件好事情

疫情完全封闭期间关在家里无处可去,天天在家里练引体。刚开始练的那天,是5,4,3,2,3五组这么做,做了快一个月的时候,能做十组:6,6,7,6,10,9,6,5,6,6。后来管得没那么严了,天气也转暖,又找到一个操场上有单杠,就跑去用弹力带辅助拉摆荡双力臂,最后一次做是3月20日,能做八组:4,3,8,4,7,5,5,5。现在还没有完全拉成不靠弹力带辅助的双力臂,估计还得练一阵去了。本地体育场馆可开放之后,我练了几场柔术。心肺耐力是真的降低很多。比如之前一次训练能打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