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置顶 ] 前网络时代的意识没跟上后网络时代的现实

大概是一直以来都有种幻觉,觉得自己的博客从不对外宣传,只维持小圈子内流通,于是开心地写着各种八卦。但是,现实给我上了一课。又把我的毛给吓立了。这些八卦,如果是认识我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写的是什么,所以,我只能把现在所有的文章都隐藏掉,泡菜坛挂在主页上的链接也取消了。此前几次博客主机宕机,更换空间更换域名更换博客程序,倒是为这一次减少了不少工作量。以后我大概会采取这样的形式,也就是照常更新,但每次更新的时候,只保持有限的文章数量,比如只保留一个月内可见,就跟朋友圈三天可见...

大佬就是大佬

大佬就是大佬,我直接被吓尿了。话说青花小妹最近过生日。好些日子之前,她就向艺术妹发出了生日趴体的邀约,但是并没有特意邀请我。我心眼大,猜她可能以为艺术妹自然会转告我,也没往心里去。“很自然”地,她也并未邀约俊友和领口小姐。唔,我有点疑惑,但,唔……毕竟这几个月发生了这么多事,好吧。快到这一天前,艺术妹惊乍乍地从青花小妹的围脖上发现,这是一场大佬为小妹召开的盛大趴体,将有双方好友30多号人参加!青花小妹自己都发问,这是当婚礼的规格在办吗?大佬说:啥?在我们东北那嘎达,婚礼...

共情与自省

一直以来不太愿意追热点,因为网络环境已经这样了不想多说话。这一回是热点自己追了上来。我的一位直女老友(以前写过她,放过艺术的洋,回来之后搞过文艺活动也卖过游艇,现在成了律师)打电话来给我倾诉苦闷:“我有个多年的闺蜜,最近因为艺人吴某某事件,搞得我想要跟她绝交。”我内心说:哈?纳尼?这不是高中时代的苦恼吗?且听她说下去。老友说,警方批捕吴姓艺人后,她的闺蜜就数次对她说:“都姓少女甚是可恶,好好的帅哥就这么被毁了。”老友大惊,心里想,“我这闺蜜这么多年也没有少吃过男性的亏,...

纳尼?捞?女?

最近艺术妹跟青花小妹在工作中接触比较多。艺术妹是个随时随地风风火火想把事情做起来的人,一天的时间恨不得全部塞满各种各样的事情。她跟青花小妹接触之下,忍不住抱怨说,“这妹妹一天到晚在干嘛呀?做二休五?怪不得之前职业姐姐要生气。”青花小妹从事的是最近狠吃政策亏的教培行业,而且是线下开大课的那种。之前疫情中没工作就有大半年时间,之后逐渐恢复,可因为再也没有挂靠固定的机构,所以的确生计是有一搭没一搭。她也说过,职业姐姐就经常抱怨她休息太多不工作。但之前也没这么熟,我看到她平常发...

以貌取人是不对的

青花亮色小妹在跟姐姐分手之后,有一两个月玩得很嗨。艺术妹因为一些事情跟她接触较多,常常说起她的新绞绞儿,“有点,一言难尽。”隔两天,又碰到一个,“呃,特别一言难尽。”我、俊友和领口小姐这时候已经根本不敢开腔,都切入“假装不知道状态”。有一天,青花小妹说她耍朋友了。艺术妹看到了这位新朋友,心下惊骇,也不敢开腔。回来给我形容了一番,这个新朋友是如此如此的大,这样这样的高,态度像是个老干部,云云。我说,“难道因为别个年纪大、体型大,就不能耍朋友了吗!——这也不对是不是!——唔...

“消费降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就成了一个很“铿吝”的人。倒不是说舍不得给自己买东西,而是,不怎么舍得给自己买“顶配”,比较推崇“平价替代品”。比如衣服,基础款到,连看到优衣库的价签,都会觉得,“耶,有点贵有点贵。”至于苹果手机及其配件,更是觉得贵到离谱,多年前就切换到小米的怀抱。(当然近年小米手机的基础能用款,也从1800左右涨到了2800左右。)以前玩单反玩镜头玩电脑,动辄几千数万元,现在就觉得,当年怎么下去手的。没有了苹果手机后,我一直靠一台一代ipadmini度日,201...

一起出行的伙伴们

这一次的出行,去年疫情过了最严重的时候就纷纷在邀约。然而去年老爸身体不好,始终不敢出门。今年年初,一同去格聂的小伙伴就说夏天的时候还要再来一次带劲的旅行,我当然高高兴兴地答应下来。五月份,拉着艺术妹去见小伙伴,一起商量目的地和出发日期。本来我还是打算大家自驾去川西找个冷僻点的地方玩,但是户外小伙伴说,自己练crossfit时伤了腰,虽然已经休养蛮久了,自驾久坐似乎仍不大方便。她提议再多玩一些文化杂糅的地区,并说自己有个当年玩户外时认识的大哥,在贵州搞田野文化研究,黔东南...

学无止境

最近学习和训练都非常快乐,因为刚好碰上几个项目都“杠”够了时间,翻过了一个小平台。比如弹琴,经过老师数个月的精抠细钩,帮我把《童年的回忆》磕下来了。虽然说,这是个难度很低的流行钢琴小曲子,而且我在细节上还有大量的失误,比如小节与小节之间的衔接永远会有个微妙的时差,又比如左右手较为轻快地跑音阶那段,永远不够匀净。状态好的时候能够重复两次不出错,状态差的时候,手指头打架打得根本来不及管哪个键是哪个键。但是!每天弹琴半个小时的我,能这样了!我觉得阔以!又比如攀岩、有一天逮着一...

壁橱里藏着什么

俗话说的好,每家每户的壁橱里都藏着点小秘密。五一节里家族出游,我跟离婚后独立带小朋友的大表妹聊起“姨妈”的话题,表妹说,她去华西看了几次月经不调了,医生让她要么带环要么吃避孕药,通过药物内的雌激素,对身体周期进行调理。我因为这两年姨妈周期越缩越短,也很苦恼,就仔细听她讲。其间我对她说,你要是不想再婚,找可爱的男孩子多多date也是极好的,别的不说,心情愉快呀!结婚反而要慎重。你多参加点有年轻人的活动,比如城市徒步什么的,说着就翻出我关注的一些旅游徒步公众号给她看。大表妹...

建设队伍

很多年前,刘瑜说过一句话,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坦率地说,我觉得建设一个人,比建设一支队伍容易多了。在之前的这几年,单身的日子里,我把个人队伍建设工作做得,不说是活色生香,说是井井有条,当不为过。必然地,我生活的重心,全都放在自己身上,外加妈老汉儿。工作、弹琴、习武、看书,都是一个人快快活活享受的事;至于旅游,可以一个人搞定,搞不定的时候就约小伙伴们一起。艺术妹刚开始接触我的时候说,“我觉得和你在一起,有一种,特别舒心消停的感觉,就是……没有很多烦人的事儿。”她之前的pa...

天问

人有时候会因为种种原因,突然间触景伤情。有一天,我练完拳击,开开心心回家,拿出冰箱里的冰冻IPA,美滋滋儿地喝了一口,觉得很好喝就拿给艺术妹。结果她正好因为接的演出活动碰到不开心的事,喝了一口之后就,情绪失控了。她发出的天问包括:“为什么我们从小,四五岁,被藤条打着学乐器,每天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苦练。练到现在,接个什么鬼演出,还要被别人当成随叫随到卖身的鸡?你看你,还有你的朋友们,也没谁受过这样的苦,也就正常地学习考试上大学……”我……?!!胆战心惊不敢接话头。仔细想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