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置顶 ] 前网络时代的意识没跟上后网络时代的现实

大概是一直以来都有种幻觉,觉得自己的博客从不对外宣传,只维持小圈子内流通,于是开心地写着各种八卦。但是,现实给我上了一课。又把我的毛给吓立了。这些八卦,如果是认识我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写的是什么,所以,我只能把现在所有的文章都隐藏掉,泡菜坛挂在主页上的链接也取消了。此前几次博客主机宕机,更换空间更换域名更换博客程序,倒是为这一次减少了不少工作量。以后我大概会采取这样的形式,也就是照常更新,但每次更新的时候,只保持有限的文章数量,比如只保留一个月内可见,就跟朋友圈三天可见...

一起出行的伙伴们

这一次的出行,去年疫情过了最严重的时候就纷纷在邀约。然而去年老爸身体不好,始终不敢出门。今年年初,一同去格聂的小伙伴就说夏天的时候还要再来一次带劲的旅行,我当然高高兴兴地答应下来。五月份,拉着艺术妹去见小伙伴,一起商量目的地和出发日期。本来我还是打算大家自驾去川西找个冷僻点的地方玩,但是户外小伙伴说,自己练crossfit时伤了腰,虽然已经休养蛮久了,自驾久坐似乎仍不大方便。她提议再多玩一些文化杂糅的地区,并说自己有个当年玩户外时认识的大哥,在贵州搞田野文化研究,黔东南...

学无止境

最近学习和训练都非常快乐,因为刚好碰上几个项目都“杠”够了时间,翻过了一个小平台。比如弹琴,经过老师数个月的精抠细钩,帮我把《童年的回忆》磕下来了。虽然说,这是个难度很低的流行钢琴小曲子,而且我在细节上还有大量的失误,比如小节与小节之间的衔接永远会有个微妙的时差,又比如左右手较为轻快地跑音阶那段,永远不够匀净。状态好的时候能够重复两次不出错,状态差的时候,手指头打架打得根本来不及管哪个键是哪个键。但是!每天弹琴半个小时的我,能这样了!我觉得阔以!又比如攀岩、有一天逮着一...

壁橱里藏着什么

俗话说的好,每家每户的壁橱里都藏着点小秘密。五一节里家族出游,我跟离婚后独立带小朋友的大表妹聊起“姨妈”的话题,表妹说,她去华西看了几次月经不调了,医生让她要么带环要么吃避孕药,通过药物内的雌激素,对身体周期进行调理。我因为这两年姨妈周期越缩越短,也很苦恼,就仔细听她讲。其间我对她说,你要是不想再婚,找可爱的男孩子多多date也是极好的,别的不说,心情愉快呀!结婚反而要慎重。你多参加点有年轻人的活动,比如城市徒步什么的,说着就翻出我关注的一些旅游徒步公众号给她看。大表妹...

建设队伍

很多年前,刘瑜说过一句话,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坦率地说,我觉得建设一个人,比建设一支队伍容易多了。在之前的这几年,单身的日子里,我把个人队伍建设工作做得,不说是活色生香,说是井井有条,当不为过。必然地,我生活的重心,全都放在自己身上,外加妈老汉儿。工作、弹琴、习武、看书,都是一个人快快活活享受的事;至于旅游,可以一个人搞定,搞不定的时候就约小伙伴们一起。艺术妹刚开始接触我的时候说,“我觉得和你在一起,有一种,特别舒心消停的感觉,就是……没有很多烦人的事儿。”她之前的pa...

天问

人有时候会因为种种原因,突然间触景伤情。有一天,我练完拳击,开开心心回家,拿出冰箱里的冰冻IPA,美滋滋儿地喝了一口,觉得很好喝就拿给艺术妹。结果她正好因为接的演出活动碰到不开心的事,喝了一口之后就,情绪失控了。她发出的天问包括:“为什么我们从小,四五岁,被藤条打着学乐器,每天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苦练。练到现在,接个什么鬼演出,还要被别人当成随叫随到卖身的鸡?你看你,还有你的朋友们,也没谁受过这样的苦,也就正常地学习考试上大学……”我……?!!胆战心惊不敢接话头。仔细想一...

只能专注半小时

简中网络这两年令人窒息。十多年前,大家上网,单为打发时间的话,可以有很多渠道的选择,天涯有无数个板块,网易有时评专区。信息的聚集趋势并不像如今这么单一和强烈。十多年后,经过了竞争,残留下来的文字信息出口几乎仅剩微博、知乎、豆瓣,没有哪一个地方的信息,不是让人越看越焦虑的。所以,为了让自己心情愉悦,最好的办法,还是多把时间投入线下的真实世界吧。我现在发现,弹吉他的爬格子基本功,真是一种减压良方。因为它把脑子的资源正好用完,既需要保持专注,又不必太过紧张:开启慢悠悠的节拍器...

开工大吉

艺术妹离开她先前不靠谱的团队之后,勤劳地到处跑动,没多久带着几个四五流专科院校的毕业生小姑娘们,自己搭起草台班子开始承办活动。亏得年前疫情控制得力,她拉到两台马路边的表演活动,尽管筹备期满打满算也只有三天,竟然也被她连轴转着搞定了。整个过年期间,我就旁观看她鸡飞狗跳地磨合团队,训练小姑娘们。有一点我从前很少想到,那就是,我自己一直以来接触的人,基本都在平均水平线之上。在我有限的记忆里,似乎没听说过有谁说自己对某件工作上的事难于上手,哪怕是跨专业,也都还好。做过草台生意、...

在那遥远的地方

(题图是丁真家乡高原上的海子。)这两天一位前著名女记者被家暴的遭遇刷爆了我几乎所有社交软件的屏。由于当事者的身份有一些特殊,这件事在“后现代”的语境下变得有了非常多的解读角度。关于事件本身,我不想多说些什么,我的基本点只有一个:如果她写的自己被丈夫打得鼻青脸肿的情况是真的,那么这件事就无论如何是不对的。至于她为什么当时做出了那样的婚姻选择,这里面又有什么经济利害的牵扯、不同文化的冲撞、话语权的有无,都属于旁枝末节。

大衣、凝视和油爆(并不)

答应美莎的大衣和凝视的故事来了。俊友有个规模很小的群,人不多,十来个,常年邀约耍得开的小伙伴。难逢难遇的浪局,往往便出自这个群里这位或者那位姬友的邀请。大家都比较喜欢结交的人,是那种耍得开、不苦逼但也并不油腻的。在现实中,这种人实在不多,只能通过一路一带渐渐地认识。这小群里人人都有许多故事,大意是,只要耍得高兴,总能吃到糖果果。艺术妹知道有这个群之后,大概是因为之前很久没有结交圈中友人,立刻让俊友把她拉进了群。(我没有进群,是因为一来大部分人我都见过,二来群里还有之前的...

中年妇女的体面要靠什么来捍卫

本来应该继续写上一篇的后续,但是这件事还没结束。整个过程让人意想不到的恶心。一天晚上甚至需要召集伙伴们请教商量。因为事情缠夹不清,为了换个心情,大家看起了韩国中年妇女同志片《致允熙》。(前半截还行,后半截实在太缓慢了。所有人全部看来闷起……)但是!但是!在这部电影里,我终于,无比,深刻地意识到,美莎以前说的冬天哪怕冻得打哆嗦也不穿大棉袄的道理!实在的,标准的体型+挺拔的身姿+大衣!完美地撑住中年妇女的体面!几位中年妇女,包括老年妇女,只要出门走路,宁可冻死也不穿大棉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