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置顶 ] 前网络时代的意识没跟上后网络时代的现实

大概是一直以来都有种幻觉,觉得自己的博客从不对外宣传,只维持小圈子内流通,于是开心地写着各种八卦。但是,现实给我上了一课。又把我的毛给吓立了。这些八卦,如果是认识我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写的是什么,所以,我只能把现在所有的文章都隐藏掉,泡菜坛挂在主页上的链接也取消了。此前几次博客主机宕机,更换空间更换域名更换博客程序,倒是为这一次减少了不少工作量。以后我大概会采取这样的形式,也就是照常更新,但每次更新的时候,只保持有限的文章数量,比如只保留一个月内可见,就跟朋友圈三天可见...

开工大吉

艺术妹离开她先前不靠谱的团队之后,勤劳地到处跑动,没多久带着几个四五流专科院校的毕业生小姑娘们,自己搭起草台班子开始承办活动。亏得年前疫情控制得力,她拉到两台马路边的表演活动,尽管筹备期满打满算也只有三天,竟然也被她连轴转着搞定了。整个过年期间,我就旁观看她鸡飞狗跳地磨合团队,训练小姑娘们。有一点我从前很少想到,那就是,我自己一直以来接触的人,基本都在平均水平线之上。在我有限的记忆里,似乎没听说过有谁说自己对某件工作上的事难于上手,哪怕是跨专业,也都还好。做过草台生意、...

在那遥远的地方

(题图是丁真家乡高原上的海子。)这两天一位前著名女记者被家暴的遭遇刷爆了我几乎所有社交软件的屏。由于当事者的身份有一些特殊,这件事在“后现代”的语境下变得有了非常多的解读角度。关于事件本身,我不想多说些什么,我的基本点只有一个:如果她写的自己被丈夫打得鼻青脸肿的情况是真的,那么这件事就无论如何是不对的。至于她为什么当时做出了那样的婚姻选择,这里面又有什么经济利害的牵扯、不同文化的冲撞、话语权的有无,都属于旁枝末节。

大衣、凝视和油爆(并不)

答应美莎的大衣和凝视的故事来了。俊友有个规模很小的群,人不多,十来个,常年邀约耍得开的小伙伴。难逢难遇的浪局,往往便出自这个群里这位或者那位姬友的邀请。大家都比较喜欢结交的人,是那种耍得开、不苦逼但也并不油腻的。在现实中,这种人实在不多,只能通过一路一带渐渐地认识。这小群里人人都有许多故事,大意是,只要耍得高兴,总能吃到糖果果。艺术妹知道有这个群之后,大概是因为之前很久没有结交圈中友人,立刻让俊友把她拉进了群。(我没有进群,是因为一来大部分人我都见过,二来群里还有之前的...

“与人斗”·下篇

我点了艺术妹一句之后,她回味了一下,说起之前小头目有一些账目不清不楚的操作,比如该给别人的报酬没及时给啊一类。我听得眉头大皱,越发肯定是他账目不清,想假手此次审计做点手脚。艺术妹觉得有道理,便坚持说,“要不还是等审计完成后一并按规定修改?有什么问题我负责就是了。”这一下可算是引发了火药桶,对方不停地打电话,在微信里反复斥责她(而且话也说得十分难听),倘若不按照他说的修改就一定过不了审计,会有怎样怎样严重的后果,等等等等,沟通长达数小时。考虑到这种行为实在超过了常情,我们...

中年妇女的体面要靠什么来捍卫

本来应该继续写上一篇的后续,但是这件事还没结束。整个过程让人意想不到的恶心。一天晚上甚至需要召集伙伴们请教商量。因为事情缠夹不清,为了换个心情,大家看起了韩国中年妇女同志片《致允熙》。(前半截还行,后半截实在太缓慢了。所有人全部看来闷起……)但是!但是!在这部电影里,我终于,无比,深刻地意识到,美莎以前说的冬天哪怕冻得打哆嗦也不穿大棉袄的道理!实在的,标准的体型+挺拔的身姿+大衣!完美地撑住中年妇女的体面!几位中年妇女,包括老年妇女,只要出门走路,宁可冻死也不穿大棉袄!...

“与人斗,其乐无穷”

新年第一更来了!昨天在岩馆攀岩的时候,美莎发来“愤怒”的质疑:“难道你耍了朋友就不更新了嘛?!!”我说,“要啊!可是!耍了朋友不就更新时间少了吗!”美莎还继续表达了其他的“愤怒”,但是我当时小臂都爬得充血了,就没有理她……——另外,美莎你自己的更新呢!!闲话休提,转回主题。我自己从小就很讨厌“与人斗其乐无穷”这档事,学校里是散仙,工作后基本没混过正规职场,人际关系十分简单,满足于小打小闹地卖点技能过活。什么宫斗戏官场戏,从来都不要看的,还常跟朋友之间打趣说,真要是穿越到...

2020年小结,以及学乐器这件事

2020年是躺平的一年,不过就我个人而言,整体还行。虽然一整年都没有休假出门玩耍,老爹的病情反反复复,多有波澜(辛苦了妈妈),不过工作很顺利,学习有心得,柔术升了紫,交到女朋友。今年因为疫情放弃了跳钢管,柔术练得很多,肉眼可见地变强。今年学弹琴都学了三年了!弹得嘛,还是完全不像话。唔……但是,慢慢地真的还是感受到了一定的乐趣。按我自己的感觉,似乎、好像、仿佛,如果给我一套循序渐进、有音频有视频的教程,我也可以慢慢地啃下去了(之前就啃不动)。另外吹口琴,天啦噜,我终于把蓝...

生活的重锤

趁着这两天疫情反复,所有健身项目都暂停,我趁着空闲时间嚯嚯地看起书来。年初疫情的时候狠狠看了不少书,而到了中间的几个月,几乎就没翻过几页纸。转眼到了年底,我一看家里满满堆了几个小箱子当当京东上买的书,碰都还没碰,不禁惊慌起来。结果最先看完的书无非是混时间的《头等舱》。因为跟黄佟佟的时代相去不远,很多内容很熟悉,也容易共情。看完之后到豆瓣上瞟了一眼,看到有人说,妈呀,这太凡尔赛了。唔……怎么讲呢? 确实是时代不同了,如今生活的重锤似乎捶打得更重了一些。如果没经历过黄佟佟所...

更新来了

果然聚会之后是有八卦的。之前讲到的小姑娘和姐姐的故事有下文了。前几个月的相关日志点这里:小妹的心理需求和中年妇女的性需求大打出手继大打出手那一回之后,小姑娘和姐姐并没有分手,而是大家互相做了检讨,下了矮桩,总之又相处如常。好的时候就看她们发朋友圈秀恩爱,不太好的时候就删朋友圈跟朋友们吐槽。在小姑娘吐槽的过程中,我,还有俊友,隐约感到,从小姑娘口中描述出来的姐姐,常常暴露出隐约的“爹”味。但是姐姐真人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好了,我们纷纷告诉自己说,不,应该是我们只听了小...

双周更?

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紧到没能更新博客,非常捉急,但是又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写的主题,脑壳很痛。不过今晚姬友们又要来摆玄龙门阵,应该能获得一些八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