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置顶 ] 前网络时代的意识没跟上后网络时代的现实

大概是一直以来都有种幻觉,觉得自己的博客从不对外宣传,只维持小圈子内流通,于是开心地写着各种八卦。但是,现实给我上了一课。又把我的毛给吓立了。这些八卦,如果是认识我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写的是什么,所以,我只能把现在所有的文章都隐藏掉,...

入乡随俗weirdo

亲爱的美莎带着她的男人回国来探亲。我们开心地碰了头。碰头之前,美莎说,我们去找地方喝酒啊!我说,好,喝什么酒?美莎说,喝啤酒。于是我就找了个喝精酿的地方。美莎看了看,觉得不够满意,“外国友人来,能不能不走这种高端路线?人家是外国友人呢...

战斗力

每回滑铁卢事件结束后,都有一个百无聊赖的过渡期。倒不是说是真正的百无聊赖,实际上整个日常生活都是照旧的,但心理上总有一种“唔,好无聊”感。类似过山车没得坐了而略感失落。所以这一阵,只要有人约我去锻炼,我都踊跃参与,连续一个星期就没消停...

摔揉一体

先讲个笑话。我的拳击教练有时会给我们示范讲解“怎样将拳击的道理用到其他格斗术上”。对此我毫无疑问是认同的,毕竟格斗术的大道理确实都是通的。他知道我和我师姐也练柔术,比较起来呢,我脑子转得快又好玩一些,所以常爱让我配合他做示范。但我每次...

这也不能写,那也不能写

唉,家国大事不能谈,私人八卦没法谈,虽然手里有米,还是巧妇难为。 只有写哈妈老汉儿。 上一代的中老年,政治立场大约分为两种,一种是革命的,一种是很不革命的。我妈当了一辈子又红又专的先进分子,虽然也吃过社会的亏,但对上一代人...

话多的批人们到底是有多讨厌

由于通了动车,从一个网红城市前往另一个网红城市的时间大为缩短,又加上有朋友正好在彼方出差出得精疲力竭,急需伙伴们前往安慰,我和另一个好友决定去送温暖,并吃吃水盆羊肉啊,逛逛博物馆什么的。前一个朋友,姑且称为领口小姐;后一个朋友,暂时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