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置顶 ] 前网络时代的意识没跟上后网络时代的现实

大概是一直以来都有种幻觉,觉得自己的博客从不对外宣传,只维持小圈子内流通,于是开心地写着各种八卦。但是,现实给我上了一课。又把我的毛给吓立了。这些八卦,如果是认识我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写的是什么,所以,我只能把现在所有的文章都隐藏掉,泡菜坛挂在主页上的链接也取消了。此前几次博客主机宕机,更换空间更换域名更换博客程序,倒是为这一次减少了不少工作量。以后我大概会采取这样的形式,也就是照常更新,但每次更新的时候,只保持有限的文章数量,比如只保留一个月内可见,就跟朋友圈三天可见...

彩虹之都的体贴

最近馆里又在做推广,大力向新人做宣传。有一天,我去上课,前台老板娘正在接待两个新人,似乎是一对情侣,一胖一瘦。我也没仔细看,就进了更衣室换衣服去了。换完出来,两人还在继续咨询。我就跟小伙伴聊天热身去了。隔了一会儿,新人拿着道服,双双朝更衣室走去。女生先进去,另一个矮壮的胖娃儿,似乎是她的伴侣,也跟着进去了。我瞥见之后,眼睛都瞪圆了!我赶忙跟老板娘说,“那个男的为什么跟着他女朋友进女更衣室啊!这样还是不好吧!”另一个在热身的女学员也看到了,也大感不妥,我这边在说,她那边直...

借口!全都是借口!

最近更新很慢,实属无奈。老爸病情发得频繁,生理心理互相往不好的方向影响;老妈也受累,压力巨大。我经常脑壳精痛。连带搞得我也像美莎一样,从周更变成双周更甚至月更。当然,一切都是借口!还是应该努力更新才是!我最近碰到的比较梗的事情是这样:艺术小妹是从小学乐器的人,科班出身。我它猫的一个音盲和节奏盲,学了三年琴仍然弹得鬼哭狼嚎(用我老师的话来说,那就是“从来没听你把每一个和弦顺畅地一气呵成地连起来”),实在没脸在这样的人面前班门弄斧。然而由于家里摆着琴,人家怎么着也想要听一下...

斯巴达式的生活

这里的“斯巴达式”是真正的斯巴达式,就是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几近自虐式的战斗生活。这个梗最初出现我的词典,是有一回我姬友们来喝酒,喝完了晕乎乎到我床上一躺,然后蹬地跳起来说,“你的床怎么这样硬!”有一说一,因为平时久坐,我睡的是硬板床,但铺了三层厚垫子打底,我自己觉得还蛮舒适的。但对睡惯了软床垫的人,可能是不太友好。在我到访过的友人家里,女性无论如何都会把自己的房间(或者至少是床)弄得十分舒适,藉此在劳累的一天之后躺上床时获得一种“啊……这是我温暖的窝”的宽慰感。作为一个两...

淦!

我本来好好滴跟艺术妹吃着火锅儿唱着歌,突然!我爸就又!发病了!好了,忙里忙慌的日子又又又开始了!啊啊啊啊!!

累趴

这真是累趴了的一个星期,然而!特别!好玩!被一个,在我感兴趣的好几个领域都有过直接从业经验的艺术小妹儿带到黑耍!一句话就是,除了精力跟不上,别的都好有意思!有意思的经历包括但不限于:第二次被拖着逛夜公园,逛完了唱歌给我听:她觉得自己的声音像莫文蔚(受过训练的准专业级水平,我觉得更像陈粒)。半夜拉着我去了一家黑咕隆咚的电子音乐迪吧,绕了几转绕到一个更加黑咕隆咚暂时被废弃的储物空间,打着手电指给我看几年前一群artist留在那里的涂鸦墙绘。(我深刻地感觉到了“成姆斯特丹”的...

傲娇

之前讲过,对于建立亲密关系,我是“锦上添花”派(点这里)。这两天发生了另一个小故事,突然让我意识到另一点:我自己对建立亲密关系靠“雪中送炭”的行为,是,很,瞧不上眼的。随着岁月的流逝,我获得了一种“莫名其妙地会成为小妹儿们的‘老娘舅’”的能力。但仔细分析起来,倒也不算是莫名其妙,而是时代(或年龄)赋予人在性格(或认识)上的落差。前几天水木丁有篇公号文也讲到类似的话题(见这篇:点此):我最近在复习《恋爱世纪》,松隆子坦坦荡荡的对木村拓哉说,晚上来我家吧,工作那么累,我可以...

另一种大打出手

好了,这回讲另一种“大打出手”。我跟我师姐最近都很郁闷。我们现在跟的柔术教练是技术流,这半年来,他正在很系统地帮大家梳理所有位置的技术。而且他比较强调不要用太大力量去揉以免受伤。这边的男学员也都比较斯文,很少有人是出重手的。所以我跟师姐现在养成的习惯就是跟男生揉,用七到八成力量,争取多用技术多思考。跟女生打就是五成力,最多六成,点到为止,多换位置多用新技术。后来有几天,我们跑去别家馆练了下,碰到几个女生都是刚练没多久的力量流选手,一时之间居然搞得我俩非常狼狈!对方也没有...

大打出手

小妹和姐姐的故事又来了!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前文请看上一篇:小妹的心理需求和中年妇女的性需求写完上一篇之后,我想着也就是吵吵架吧。然而,事情并不像我想得这么简单。有几个星期,小妹隔三岔五来跟我汇报一下心情的低落和跟姐姐的冲突,各种哭啊,摔东西啊,打冷战,半夜冲出门啊,等等,反正还在我接受范围内。小妹之前讲过她和前任“小哥”在街上打过一次架,据说有过互铲耳屎的壮举,我虽然扶额抹汗,但觉得,妈的,这才是年轻人的爱好不好!Well,管它的,就是干!跑题:我自己虽然练这练...

善良,but mean

讲个好玩的故事,本心非常善良,但其实又贱嗖嗖的。2019年春天的时候,我跟一名妇女(因为当时是看《爱,死亡和机器人》勾搭上的,我叫她“艾斯基”小姐),勾搭成奸,但无疾而终,一别两宽。因为艾斯基是俊友的朋友,所以后来还听得见她的下文。但也许是俊友怕惹我难过(其实并不会),每回只汇报一些在我的耳朵里听起来很美的消息,比如,“她们长胖了”,或者,“她们又长胖了。”长胖了说明别个日子过得还是宽心稳定的,同时又暗示颜值要减分,总之,在各式各样的回答里,算是个稳妥偏上的好回答。艾斯...

再说柔术的战斗力

前几天在某乎上看到一位走搞笑路线的巴西柔术女紫带,身高体重大概是167/120这个范畴,同时也会做力量训练。疫情期间手头有点拮据,就想出一个噱头叫“比武招亲”,网络约男性叉架。对男性对手的体重级别什么都没要求,甚至练过其他项目的都可以,只要柔术是小白并且叉架按巴西柔术规则即可。对方输了就给钱,女紫带输了就输个人。女紫带说,一开始想到要输人,还是很紧张的,可是打了几次之后,对对手的能力也有谱了,越到后来越放松,甚至自己有些伤痛都可以带伤打,只要对方真没练过柔术,按柔术的“...